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02 次
2013 年 10 月 20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十 屆 大 會   歷 史 對 話

 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進 一 步 分 享 了 在 世 界 佛 教 青 年 協 會 第 十 屆 大 會 中   金 剛 弘 浩 長 老 和   金 剛 禪 耀 長 老 為 Theravadayana 上 座 部 佛 教 和 Tantrayana 無 相 密 乘 佛 教 靈 性 對 話 法 會 所 撰 寫 的 文 章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 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3 年 11 月 3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306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上 一 次 聖 密 龍 講 , 最 後 開 始 朗 誦 在 聖 密 宗 、 聖 密 乘 Tantrayana 與 上 座 部 Theravadayana 第 三 次 歷 史 性 對 話 。 這 個 歷 史 性 對 話 , 發 生 在 WBSY 第 十 次 年 度 大 會 上 , 在 洛 杉 磯 大 會 的 第 三 個 議 程 、 第 三 天 的 議 程 , 也 就 是 去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美 國 分 院 的 洛 杉 磯 Palos Verdes 這 一 個 慈 悲 寺 、 慈 悲 temple 。 第 三 次 歷 史 性 的 靈 性 對 話 , 由 於 雙 方 都 比 較 準 備 的 充 份 , 因 此 都 發 表 了 有 質 量 的 論 文 。

金 剛 禪 耀 的 發 言 稿 是 《 聖 密 無 相 密 乘 普 修 法 中 的 陀 羅 尼 道 歌 》 。 我 們 重 唸 祂 開 頭 的 一 段 話 。

聖 密 乘 佛 教 自 從 上 個 世 紀 末 在 隱 蔽 流 傳 長 達 一 千 多 年 後 , 重 新 出 現 在 各 界 面 前 。 作 為 一 名 聖 密 弟 子 , 我 有 聖 緣 追 隨 我 的 導 師 : 第 二 十 八 代 的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, 從 南 到 北 弘 法 聖 行 , 當 中 拜 謁 了 四 乘 佛 教 哲 學 的 大 德 、 善 知 識 , 也 結 交 了 許 多 朋 友 。

其 中 最 投 契 、 最 投 緣 的 , 就 是 上 座 部 佛 教 的 各 位 高 僧 、 各 位 大 德 , 在 看 見 各 位 高 僧 、 各 位 大 德 , 與 各 位 高 僧 、 各 位 大 德 交 流 時 , 每 一 次 都 會 昇 起 無 上 的 敬 意 和 無 上 的 親 切 感 。
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在 解 密 、 解 譯 《 聖 祖 經 》 ( 即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) 的 時 候 , 曾 經 聖 示 :

“ 釋 迦 族 ” ( Sakya ) 和 “ 離 車 族 ” ( Licchavi ) , 在 古 天 竺 是 兄 弟 族 ;

在 天 上 實 際 上 更 是 一 族 , “ 釋 迦 族 ” 即 “ 離 車 族 ” , “ 離 車 族 ” 即 “ 釋 迦 族 ” 。

我 恍 然 大 悟 。

因 此 , 每 一 次 與 Theravadayana 上 座 高 僧 大 德 各 位 在 一 起 , 我 都 法 喜 充 滿 , 亦 對 這 次 和 各 位 長 老 、 兄 弟 對 話 期 待 已 久 , 這 是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遺 留 下 給 祂 親 自 創 建 的 原 始 佛 教 僧 團 與 佛 梵 持 明 僧 團 的 一 個 優 秀 傳 統 。 這 在 《 維 摩 詰 經 · 弟 子 品 第 三 》 就 有 具 體 記 載 第 一 次 的 歷 史 性 對 話 , 當 時 是 在 毗 耶 離 城 發 生 的 。

這 個 《 弟 子 品 第 三 》 記 載 的   維 摩 聖 祖 和   佛 祖 的 十 大 弟 子 進 行 對 話 , 對 每 一 位 弟 子 都 很 坦 率 地 、 很 親 切 地 提 出 了 自 己 關 於 修 行 的 種 種 看 法 。 這 《 弟 子 品 》 在 過 去 的 解 讀 中 —— 過 去 我 們 見 到 其 他 宗 的 解 讀 中 , 都 認 為 這 是   維 摩 聖 祖 在 教 育 那 些 十 大 弟 子 。 其 實 , 並 非 是 教 育 。 因 為 這 一 個 教 育 , 本 身 就 不 是 教 育 —— “ 是 教 育 , 非 教 育 , 非 非 教 育 , 是 名 教 育 ” 。

比 如 , 祂 和 “ 智 慧 第 一 ” 的   舍 利 弗 尊 者 討 論 如 何 修 行 的 問 題 —— 如 何 是 宴 坐 。 這 一 個 討 論 , 維 摩 聖 祖 提 出 了   舍 利 弗 尊 者 祂 的 宴 坐 是 有 需 要 進 一 步 改 進 的 必 要 。 維 摩 聖 祖 還 在 這 個 dialogue 中 諄 諄 地 教 導 說 : “ 宴 坐 ” , 實 際 上 有 十 大 方 面 , 並 非 是 單 純 的 “ 枯 坐 ” , 枯 坐 無 益 。 這 僅 僅 是 一 個 例 子 。 具 體 的 , 可 以 參 考 我 們 過 去 的 解 密 和 未 來 將 更 進 一 步 的 解 密 。

我 們 繼 續 朗 誦 、 學 習   金 剛 禪 耀 長 老 的 文 章 。

第 二 次 對 話 是 在 二 千 多 年 後 的 德 國 巴 伐 利 亞 進 行 的 , 第 三 次 就 是 今 天 , 在 美 國 加 利 福 尼 亞 州 的 洛 杉 磯 。

這 個 洛 杉 磯 我 們 剛 才 已 經 講 過 了 , 是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院 美 國 分 院 —— 洛 杉 磯 分 院 , 是 Palos Verdes 的 一 個 慈 悲 寺 。

那 麼 我 想 要 跟 各 位 分 享 的 是 , 什 麼 是 佛 梵 持 明 教 法 呢 ?

可 能 大 家 首 先 會 感 興 趣 的 是 , 什 麼 是 佛 梵 持 明 ?

可 能 要 從 持 明 講 起 。

什 麼 是 持 明 ? 持 是 執 持 、 修 持 、 總 持 的 意 思 , 明 就 是 陀 羅 尼 。

陀 羅 尼 大 家 應 該 不 陌 生 , 陀 羅 尼 一 般 的 認 識 是 咒 語 , 但 咒 語 這 講 法 並 不 全 面 , 因 為 咒 語 是 格 義 的 說 法 , 通 常 會 混 雜 當 地 的 巫 術 、 黑 法 , 但 陀 羅 尼 絕 對 是 清 淨 和 神 聖 的 、 用 作 於 解 脫 眾 生 的 痛 苦 的 工 具 。

這 個   金 剛 禪 耀 長 老 就 在 這 解 讀 了 陀 羅 尼 。 這 個 陀 羅 尼 的 性 質 是 絕 對 清 淨 的 、 是 神 聖 的 。 陀 羅 尼 就 是 持 明 。 持 明 , 所 謂 的 陀 羅 尼 就 顧 名 思 義 , 陀 羅 尼 就 是 光 明 , 持 陀 羅 尼 , 就 是 持 光 明 , 明 就 是 宇 宙 能 量 , 因 此 , 作 用 於 解 脫 眾 生 的 痛 苦 的 工 具 , 是 清 淨 的 和 神 聖 的 。

下 面 我 們 看   金 剛 禪 耀 長 老 的 進 一 步 解 密 。

陀 羅 尼 又 稱 為 三 密 陀 羅 尼 , 即 身 陀 羅 尼 、 口 陀 羅 尼 、 意 陀 羅 尼 。

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弘 法 初 期 , 為 了 破 斥 外 道 , 並 不 允 許 原 始 佛 教 行 者 持 咒 ; 因 此 , 相 似 咒 語 的 陀 羅 尼 也 只 在 機 教 相 合 、 根 性 相 宜 的 密 教 根 器 的 眾 生 中 傳 授 。

那 麼 , 陀 羅 尼 有 什 麼 功 用 呢 ? 陀 羅 尼 有 增 、 益 、 懷 、 誅 等 等 功 用 , 召 請 諸 天 諸 佛 、 調 動 天 龍 八 部 非 人 入 壇 護 法 , 在 隱 態 世 界 作 出 調 度 , 為 渡 眾 生 時 提 供 一 些 “ 方 便 ” 。

這 ,   金 剛 禪 耀 就 初 步 解 密 了 陀 羅 尼 有 增 、 益 、 懷 、 誅 的 四 大 類 的 功 能 。 同 時 , 天 上 的 功 能 召 請 諸 天 諸 佛 , 調 動 天 龍 八 部 非 人 ( 非 人 , 就 是 一 些 精 靈 之 類 的 東 西 ) , 進 入 曼 荼 羅 場 護 法 。 陀 羅 尼 祂 還 可 以 調 動 隱 態 世 界 的 一 些 生 命 , 進 行 為 我 們 所 用 、 為 渡 眾 生 而 提 供 一 些 “ 方 便 ” 。

我 們 繼 續 學 習 祂 的 文 章 。

那 麼 這 麼 說 , 是 否 原 始 佛 教 行 者 便 不 可 以 行 持 陀 羅 尼 了 呢 ?

非 也 , 非 也 。

宗 下 有 〝 十 臻 持 明 〞 的 教 法 , 無 論 你 是 屬 於 哪 一 種 乘 次 , 都 有 持 明 教 法 相 對 應 。

佛 祖 座 下 已 證 阿 羅 漢 果 位 的 弟 子 , 比 如 十 大 弟 子 、 五 百 羅 漢 等 等 , 都 有 相 應 的 顯 示 神 通 的 聖 跡 ; 神 通 是 一 個 顯 示 , 但 祂 的 起 因 、 背 後 的 具 體 操 作 就 是 因 為 行 持 陀 羅 尼 。

啊 , 這 就 是   金 剛 禪 耀 長 老 大 解 密 了 。 也 就 是 , 所 謂 的 “ 神 通 力 ” , 實 際 上 , 當 祂 具 體 實 施 的 時 候 , 進 行 的 過 程 中 的 時 候 , 就 是 操 縱 、 通 達 、 運 行 、 運 作 這 些 陀 羅 尼 , 在 不 同 的 時 空 條 件 下 運 用 不 同 的 陀 羅 尼 , 調 動 不 同 時 空 條 件 中 的 靈 性 生 命 。

這 個 猶 如 我 們 每 天 早 上 起 來 所 進 行 動 禪 陀 羅 尼 一 樣 , 是 一 種 隱 態 世 界 的 操 作 。 我 們 早 上 的 訓 練 , 看 起 來 是 顯 態 世 界 操 作 , 但 是 在 顯 態 世 界 操 作 中 也 有 隱 態 世 界 那 一 部 份 的 操 作 ; 在 隱 態 世 界 部 份 的 操 作 中 , 也 有 顯 態 世 界 部 份 的 操 作 。 所 以 , 隱 顯 世 界 , 相 輔 相 成 啊 。

所 以 這 個 陀 羅 尼 , 並 非 是 三 言 兩 語 能 夠 解 釋 得 清 楚 的 東 西 , 但 是   禪 耀 長 老 已 經 從 根 本 上 作 了 毫 不 保 守 的 解 密 , 就 是 說 , “ 宗 下 有 ‘ 十 臻 持 明 ’ 的 教 法 ” 。

這 個 “ 十 臻 持 明 ” , 我 相 信 ,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聽 了 聖 密 龍 講 , 在 前 面 已 經 初 步 地 解 密 了 , 師 父 在 兩 百 餘 次 聖 密 龍 講 中 講 到 “ 十 臻 持 明 ” 這 一 塊 的 時 候 , 已 經 展 開 了 “ 十 臻 持 明 ” 的 初 步 的 解 密 。 大 家 可 以 參 考 以 前 的 聖 密 龍 講 。

而   金 剛 禪 耀 長 老 在 這 , 非 常 精 煉 地 就 講 : “ 佛 祖 座 下 已 證 阿 羅 漢 果 位 的 弟 子 , 比 如 十 大 弟 子 、 五 百 羅 漢 等 等 , 都 有 相 應 的 顯 示 神 通 的 聖 跡 ; 神 通 是 一 個 顯 示 , 但 祂 的 起 因 、 背 後 的 具 體 操 作 就 是 因 為 行 持 陀 羅 尼 。 ”

現 在 我 們 繼 續 學 習   禪 耀 長 老 的 文 章 。

即 便 是 在 部 派 佛 教 時 期 , 也 有 記 載 , 說 一 切 有 部 () 的 比 丘 把 《 阿 毗 達 磨 俱 舍 論 》 ( Abhidharma-kosa ) 禁 錮 在 罽 賓 國 ( Kingdom of Ghandara ) 時 , 國 王 不 但 派 了 士 兵 把 守 城 門 , 阿 羅 漢 還 運 用 陀 羅 尼 請 夜 叉 協 助 把 守 , 因 為 肉 眼 易 遮 , 法 眼 難 逃 啊 ; 世 親 菩 薩( Vasubhandu ) 後 來 盜 法 成 功 離 開 罽 賓 國 , 也 並 非 夜 叉 的 失 誤 , 而 是 人 為 的 疏 忽 。

這 講 了 一 個 典 故 , 在 部 派 佛 教 時 期 的 一 個 典 故 。

我 們 繼 續 學 習 祂 的 文 章 。

那 麼 , 我 說 了 這 麼 多 , 也 只 是 說 明 , 三 密 陀 羅 尼 是 可 以 為 四 乘 佛 教 哲 學 所 共 修 共 學 的 , 雖 然 , 大 多 數 的 密 法 是 需 要 灌 頂 ( Abisecana ) 授 權 方 可 以 修 習 , 但 也 有 一 些 例 外 , 有 一 些 普 修 法 , 在 不 需 要 灌 頂 的 情 況 下 可 以 修 習 , 同 時 也 很 有 力 量 的 。

比 如 , 我 們 每 天 都 要 藥 石 、 過 堂 , 無 論 應 供 的 是 葷 菜 素 菜 , 有 情 無 情 ( Sattva and non-sattva ) , 作 為 一 名 佛 教 僧 伽 的 責 任 , 其 實 就 是 要 提 昇 這 些 生 命 的 生 命 層 次 , 也 即 是 超 渡 。

佛 祖 在 古 天 竺 時 期 已 聖 示 過 : “ 一 滴 水 有 十 萬 八 千 蟲 。 ”

眾 生 平 等 , 應 渡 皆 渡 , 不 應 該 對 境 起 迷 , 去 分 別 、 執 著 、 選 擇 什 麼 是 葷 、 什 麼 是 素 ; 一 有 分 別 、 執 著 、 選 擇 就 沒 有 平 等 心 了 。

佛 祖 對 我 們 的 教 導 就 是 對 眾 生 有 平 等 心 , 隨 緣 應 供 , 不 應 分 別 、 執 著 、 選 擇 。 犯 下 五 逆 罪 ( Anantarika-karma ) 的 提 婆 達 多 ( Devadatta ) 曾 經 就 提 出 似 是 而 非 的 理 論 , 說 : “ 悉 達 多 應 供 時 葷 菜 也 吃 , 這 是 殺 生 , 假 慈 悲 ! ”

也 有 五 百 愚 癡 比 丘 聽 信 了 提 婆 達 多 的 話 而 離 開 了   佛 祖 的 僧 團 的 。

其 實 , 關 鍵 並 不 在 於 吃 什 麼 , 吃 什 麼 是 很 狹 窄 的 。 凡 事 站 在 自 己 的 立 場 , 就 不 能 立 體 地 看 事 情 , 就 不 能 觀 照 宇 宙 真 實 ; 關 鍵 在 於 作 為 一 名 佛 教 徒 , 我 們 的 所 作 所 為 能 不 能 度 一 切 苦 厄 。

有 一 些 所 謂 的 大 乘 佛 教 徒 , 攻 擊 上 座 部 的 行 者 , 說 小 乘 人 自 利 不 利 他 , 我 不 同 意 這 說 法 。

上 座 部 的 尊 者 們 今 天 到 了 美 國 開 會 , 就 是 利 他 的 聖 行 。

講 到 這 , 可 以 這 樣 講 , 上 座 部 的 聖 者 們 不 僅 是 今 天 到 美 國 開 會 , 而 是 今 天 我 們 全 世 界 的 WBSY 各 國 代 表 團 、 四 十 幾 個 國 家 的 代 表 團 , 都 到 了 美 國 加 利 福 尼 亞 , 就 在 上 座 部 的 temple 頭 。 因 為 祂 們 上 座 部 的 temple , 已 經 在 洛 杉 磯 成 立 了 三 十 餘 年 。 Temple 由 小 到 大 , 現 在 已 經 可 以 說 是 大 型 了 。 上 座 部 的 temple , 有 一 個 特 點 , 顯 出 特 別 清 淨 的 一 個 特 點 , 上 座 部 的 temple , 就 只 有 一 位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的 聖 像 , 而 法 身 寺 呢 , 又 有 一 個 法 身 佛 的 聖 像 。 上 座 部 的 temple , 在 洛 杉 磯 temple 法 身 寺 , 牆 壁 內 外 , temple 內 temple 外 , 都 是 白 的 油 漆 , 看 上 去 窗 淨 几 明 , 進 入 temple , 非 常 的 清 淨 、 自 在 。

我 們 現 在 繼 續 地 學 習   金 剛 禪 耀 長 老 的 文 章 。

過 去 上 座 部 聖 者 應 供 時 是 運 用 自 己 的 願 力 , 希 望 眾 生 離 苦 得 樂 ; 那 麼 除 了 願 力 之 外 , 我 們 還 希 望 跟 大 家 分 享 一 個 能 夠 希 望 超 渡 眾 生 , 把 眾 生 引 入 菩 提 道 的 一 個 簡 學 易 用 的 方 法 。

這 實 法 , 其 實 熟 悉 我 們 的 聖 者 們 多 少 都 已 經 歷 過 , 就 是 我 們 做 儀 規 時 的 《 宇 宙 光 明 曲 》 。 這 《 宇 宙 光 明 曲 》 是 有 六 個 宇 宙 母 音 組 成 , 所 以 又 稱 《 宇 宙 光 明 曲 》 , 是   觀 世 音 佛 的 心 咒 , 非 常 有 力 量 。

阿 彌 陀 佛 每 天 渡 眾 生 非 常 辛 苦 , 還 要 面 對 眾 生 的 種 種 無 明 、 不 覺 悟 和 反 覆 ;   觀 世 音 佛 看 到 這 個 情 況 , 就 請 示 :

“ 師 父 , 這 麼 辛 苦 , 可 否 讓 我 試 試 看 幫 助 渡 眾 生 , 分 擔 如 來 家 業 呢 ? ”

阿 彌 陀 佛 慈 悲 地 說 道 :

“ 可 以 的 , 但 孩 子 要 知 道 , 這 可 是 不 能 退 轉 的 哦 ! 要 立 下 誓 願 , 永 不 退 轉 , 否 則 會 腦 裂 千 片 的 ! ”

觀 世 音 佛 便 立 下 誓 願 說 : “ 沒 問 題 , 弟 子 不 會 退 轉 的 ! ”

如 是 者   觀 世 音 佛 渡 眾 生 果 然 不 遺 餘 力 , 經 歷 了 無 數 劫 , 救 渡 了 無 數 的 眾 生 , 但 被 救 渡 後 又 反 覆 回 到 無 明 的 眾 生 更 多 。

觀 世 音 佛 並 不 在 乎 自 己 的 辛 苦 或 勞 累 , 但 是 卻 為 眾 生 的 無 數 次 的 反 覆 而 感 到 失 望 。

有 許 多 眾 生 , 祂 幾 經 辛 苦 從 苦 海 中 把 他 們 超 拔 出 來 , 只 需 要 他 們 好 好 地 修 行 , 就 可 得 到 解 脫 ; 可 是 這 些 眾 生 卻 又 復 追 求 身 心 覺 受 , 自 行 重 投 魔 羅 的 懷 抱 ; 祂 也 不 計 較 , 又 重 新 花 更 多 的 力 氣 去 再 度 把 這 些 眾 生 救 渡 出 來 , 可 是 最 終 他 們 還 是 選 擇 回 到 苦 海 。

觀 世 音 佛 看 到 這 個 情 況 , 祂 在 心 中 起 了 個 小 小 的 歎 息 : “ 何 苦 如 此 ! ”

這 念 頭 一 昇 起 ,   阿 彌 陀 佛 就 知 道 了 , 想 : 糟 了 !

原 來 這 已 經 是 昇 起 退 轉 心 了 , 誓 願 是 不 能 破 的 。 果 然 ,   觀 世 音 佛 的 腦 袋 馬 上 裂 成 千 片 , 就 像 蓮 花 的 花 瓣 , 在 宇 宙 的 時 空 中 飄 浮 , 不 能 集 歸 一 起 處 。

幸 好 ,   觀 世 音 佛 有   阿 彌 陀 佛 這 位 師 父 , 導 師 對 顯 教 密 教 都 是 很 重 要 的 , 但 是 在 密 教 來 說 , 是 絕 對 不 可 或 缺 的 一 環 , 沒 有 導 師 的 時 常 庇 護 和 加 持 , 一 定 不 能 得 到 成 就 , 而 且 盲 修 瞎 煉 必 損 害 法 身 慧 命 , 也 就 是 我 們 常 講 的 靈 性 生 命 。

色 身 生 命 損 壞 了 , 這 個 臭 皮 囊 還 可 以 換 一 個 ; 但 是 靈 性 生 命 受 損 , 卻 不 是 那 麼 容 易 修 補 的 一 件 事 情 。

阿 彌 陀 佛 以 祂 的 神 力 把   觀 世 音 佛 的 千 片 腦 袋 召 回 祂 的 身 邊 , 慈 悲 地 對 祂 說 : “ 孩 子 , 早 已 告 誡 過 你 了 , 渡 眾 生 不 是 那 麼 容 易 的 一 件 事 呀 ! 那 是 需 要 多 麼 堅 固 的 道 心 啊 ! ”

“ 你 是 否 願 意 好 好 反 省 , 重 新 立 下 誓 願 , 並 且 決 不 退 轉 呢 ? ”

觀 世 音 佛 說 :

“ 師 父 , 弟 子 反 省 , 弟 子 立 誓 永 不 退 轉 , 渡 眾 生 粉 身 碎 骨 不 辭 難 了 ! ”

阿 彌 陀 佛 看 見   觀 世 音 佛 確 實 是 下 決 心 改 正 了 , 便 教 導 祂 :

“ 好 吧 , 我 就 傳 授 你 一 個 陀 羅 尼 : 唵 、 嘛 、 呢 、 唄 、 咪 、 吽 ! ”

阿 彌 陀 佛 又 傳 授 了 這 陀 羅 尼 的 蓮 花 身 印 和 蓮 花 手 印 。

觀 世 音 佛 一 持 這 陀 羅 尼 , 祂 的 千 片 腦 袋 又 恢 復 如 故 了 。

從 此 ,   觀 世 音 佛 就 聞 音 救 苦 , 誰 請 求 祂 的 幫 忙 , 祂 都 馬 上 會 去 , 特 別 是 持 誦 “ 唵 、 嘛 、 呢 、 唄 、 咪 、 吽 ” 度 一 切 苦 厄 的 大 心 行 者 , 這 便 是 著 名 的 《 六 字 大 明 》 。

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傳 承 這 首 《 六 字 大 明 》 的 道 歌 , 已 可 以 追 溯 到 古 天 竺 第 一 代 聖 祖   薄 伽 梵   至 極 維 摩 詰 。

經 過 三 業 轉 三 密 , 可 以 激 發 各 位 的 歷 世 修 行 積 累 下 來 的 功 德 、 善 心 , 今 生 越 是 戒 臘 精 嚴 , 所 能 激 發 的 宿 習 的 效 果 越 是 不 可 思 議 。

這 是 可 以 實 實 在 在 渡 眾 生 的 一 個 法 門 。

等 一 下 我 們 諸 位 大 德 就 要 應 供 , 這 是 一 個 相 當 殊 勝 的 聖 緣 。

我 暫 時 分 享 我 的 學 法 體 會 到 這 。 祈 求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和 各 位 高 僧 大 德 善 知 識 教 正 。 歡 迎 各 位 提 問 。

金 剛 禪 耀 的 論 文 念 完 了 。 我 們 現 在 本 次 的 聖 密 龍 講 到 此 結 束 , 下 次 再 見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。 我 們 期 待 下 一 次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。 謝 謝   師 尊 ! 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