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04 次
2013 年 10 月 27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超 光 溝 通   大 智 本 行

 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進 一 步 分 享 了 在 世 界 佛 教 青 年 僧 伽 協 會 第 十 屆 大 會 中 Theravadayana 上 座 部 佛 教 和 Tantrayana 無 相 密 乘 佛 教 靈 性 對 話 法 會 的 盛 況 , 以 及   金 剛 弘 浩 長 老 所 撰 寫 的 一 篇 學 術 論 文 。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 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3 年 10 月 27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304 次 聖 密 龍 講 。 昨 天 , 我 們 回 顧 了 WBSY 第 十 屆 會 程 的 一 個 花 絮 , 就 講 到 了 美 國 總 道 場 受 到 了 Thertravada 泰 國 高 僧 法 身 寺 加 利 福 尼 亞 的 主 持 長 老 的 讚 歎 , 祂 說 : “ 真 是 一 個 美 麗 、 碩 大 、 清 淨 、 令 人 歡 喜 的 一 個 道 場 。 ”

我 們 也 回 顧 了   金 剛 弘 浩 長 老 所 撰 寫 的 一 篇 科 學 論 文 。 這 篇 科 學 論 文 , 祂 結 合 了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教 相 , 聯 繫 到 現 代 科 學 的 發 展 , 所 作 出 的 一 些 展 望 —— 通 過 祂 的 研 究 的 一 些 結 論 。

我 們 今 天 繼 續 來 朗 誦 祂 的 這 篇 文 章 , 為 了 便 於 昨 天 沒 聽 到 的 人 能 夠 有 一 個 承 上 啟 下 , 我 們 最 開 始 朗 誦 祂 前 面 一 段 話 :

“ 超 光 速 溝 通 ” 是 現 代 用 語 , 根 據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傳 統 話 語 境 界 , 所 謂 之 “ 超 光 速 溝 通 ” , 於 宗 下 不 同 層 次 的 修 持 法 門 各 有 自 己 獨 特 的 聖 密 名 相 、 聖 密 聖 義 、 聖 密 大 用 。

“ 拈 花 微 笑 ’ 、 “ 法 身 心 語 ” 、 “ 承 佛 威 神 ” 、 “ 大 智 本 行 ” 、 “ 神 變 加 持 ” 等 等 宗 內 宗 外 傳 統 經 典 名 相 , 無 不 是 所 謂 “ 超 光 速 溝 通 ” 在 不 同 修 持 層 次 上 、 修 持 時 空 境 界 中 的 各 種 顯 現 。

可 是 , 物 理 學 家 科 學 的 發 現 不 僅 僅 停 留 在 “ 超 光 速 ” 的 溝 通 。 Aspect 物 理 學 實 驗 的 結 果 , 還 有 更 深 、 更 廣 的 宇 宙 意 義 。

愛 因 斯 坦 在 1935 年 時 舉 行 的 思 想 實 驗 , 以 量 子 力 量 的 理 論 , 預 測 到 粒 子 之 間 的 即 時 溝 通 , 愛 因 斯 坦 稱 之 為 “ 超 距 之 鬼 魅 作 用 ( Spooky Action at a Distance ) ” 。 愛 因 斯 坦 作 為 當 時 卓 越 的 物 理 學 家 、 科 學 家 , 也 是 量 子 力 學 創 始 人 之 一 , 應 用 “ 鬼 魅 ” 一 詞 , 相 信 背 後 自 有 他 深 刻 的 弦 外 之 音 。 依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而 論 , “ 鬼 魅 ” 兩 字 , 顧 名 思 義 , 很 顯 然 指 的 是 “ 靈 性 ” 的 事 物 。

倫 敦 大 學 的 物 理 學 家 David Bohm ( 戴 維 . 玻 姆 ) 生 前 時 提 出 , Aspect 的 實 驗 結 果 有 可 能 意 味 著 兩 個 粒 子 本 身 就 不 是 兩 個 分 開 、 單 獨 存 在 的 個 體 。 或 許 我 們 人 把 粒 子 視 為 兩 個 不 同 的 物 體 , 粒 子 的 單 獨 性 、 分 隔 性 正 是 一 種 幻 象 。 Bohm 認 為 我 們 的 宇 宙 是 一 個 巨 大 而 細 節 豐 富 的 全 息 照 片 。

Bohm 物 理 學 家 的 “ 宇 宙 之 全 息 性 ” , 在 西 方 世 界 這 一 史 無 前 例 的 新 創 概 念 , 恰 恰 與 佛 教 密 宗 ,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獨 有 的 宇 宙 觀 、 世 界 觀 、 生 命 觀 , 幾 有 異 曲 同 工 之 妙 。

“ 幻 ” 一 詞 , 在 佛 教 教 相 之 中 並 不 罕 見 。 “ 幻 我 ” 、 “ 諸 法 如 幻 ” 、 “ 幻 化 ” 、 “ 借 幻 修 真 ” 、 “ 大 幻 化 天 ” 、 “ 夢 幻 空 花 ” 等 等 , 都 是 佛 教 密 學 教 相 體 系 、 事 相 體 系 、 戒 相 體 系 , 以 及 圓 相 體 系 之 中 重 要 的 一 部 份 。

下 面 緊 接 著 唸 祂 的 以 下 的 論 文 :

這 在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的 “ 兩 貼 聖 方 , 八 味 聖 藥 ” 之 陀 羅 尼 宗 教 過 程 之 中 尤 其 顯 然 。 每 一 位 聖 密 行 者 所 虔 修 之 度 身 訂 造 的 宗 教 過 程 , 都 充 份 地 應 用 宗 下 萬 法 如 幻 、 萬 法 性 空 之 理 , 使 行 者 在 日 常 生 活 之 中 , 通 過 “ 當 相 即 道 , 即 事 而 真 ” 之 “ 百 相 萬 行 ” 修 行 方 便 , 獲 得 殊 勝 的 成 就 , 靈 性 的 增 長 。

佛 教 對 “ 幻 ” 的 理 念 , 引 領 眾 生 由 世 間 法 之 “ 苦 、 集 ” 二 諦 之 流 轉 門 , 進 入 出 世 間 之 “ 滅 、 道 ” 聖 諦 之 還 滅 門 。 從 此 可 見 , 佛 教 對 “ 幻 ” 研 究 得 非 常 透 徹 、 非 常 徹 底 。 而 且 , 昇 起 大 用 於 祂 行 者 的 日 常 生 活 之 中 。

獲 得 “ 識 ” 的 提 昇 、 深 化 , 對 宇 宙 的 認 識 亦 相 應 地 提 高 。 “ 識 ” , 在 佛 教 名 言 之 中 是 借 用 的 名 相 , 實 乃 指 “ 智 ” 。 此 “ 智 ” 非 世 間 之 智 , 而 指 金 剛 般 若 之 智 。 所 以 , 十 三 層 識 不 斷 地 通 達 , 其 實 是 般 若 之 智 不 斷 地 深 化 、 昇 華 。

從 這 段 開 始 ,   金 剛 弘 浩 長 老 已 經 把 科 學 的 光 的 超 距 離 的 溝 通 , 通 過 愛 因 斯 坦 思 想 實 驗 的 轉 換 , 通 過 愛 因 斯 坦 “ 鬼 魅 ” 這 一 個 詞 的 運 用 , 奇 妙 地 、 慢 慢 地 引 領 到 我 們 的 認 識 進 入 宇 宙 全 息 的 這 個 科 學 理 論 和 我 們 宗 下 的 傳 統 理 論 。

同 時 , 又 從 教 相 —— 佛 教 教 相 最 常 用 的 詞 之 一 —— “ 幻 ” 一 詞 , 因 為 這 個 “ 幻 ” , 在 佛 教 教 相 之 中 並 不 罕 見 。 佛 教 教 相 頭 有 講 “ 幻 我 ” 。 許 多 人 把 “ 我 ” 當 作 是 一 個 真 實 的 東 西 , 所 以 , 世 界 上 很 多 問 題 解 決 不 了 , 就 在 這 個 “ 我 ” 字 上 他 沒 有 超 越 過 去 , 沒 有 把 它 看 作 一 個 “ 幻 我 ” ; 看 作 了 “ 幻 我 ” , 超 越 了 這 一 個 幻 我 , 許 多 問 題 都 可 以 迎 刃 而 解 。

“ 諸 法 如 幻 ” 、 “ 幻 化 ” 、 “ 借 幻 修 真 ” , 因 為 現 在 我 們 所 處 的 “ 幻 ” 是 “ 幻 我 ” , 所 處 的 世 界 、 面 對 的 世 界 是 一 個 “ 幻 ” 的 世 界 , 所 以 我 們 稱 之 為 “ 借 幻 修 真 ” , 即 借 了 這 個 主 觀 的 色 身 , 也 借 了 這 個 客 觀 的 世 界 , 都 是 “ 幻 ” 。

同 時 , 也 把 它 進 一 步 引 申 到 “ 大 幻 化 天 ” , “ 幻 化 天 ” 更 是 “ 幻 ” 。 究 竟 言 , 就 是 ” 夢 幻 空 花 ” 。

這 一 系 列 的 “ 幻 ” , 都 是 佛 教 密 教 教 相 的 體 系 、 事 相 的 體 系 和 戒 相 的 體 系 , 也 就 是 說 , 我 們 的 所 謂 的 密 學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都 是 “ 幻 ” , 都 是 圓 相 體 系 之 中 重 要 的 一 個 組 成 部 份 。

在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的 ‘ 兩 貼 聖 方 , 八 味 聖 藥 ’ 的 陀 羅 尼 宗 教 過 程 之 中 尤 其 顯 然 , 這 個 “ 兩 貼 聖 方 , 八 味 聖 藥 ” 就 是 “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” 。 每 一 位 聖 密 行 者 所 虔 修 的 度 身 訂 造 的 宗 教 過 程 , 都 充 份 地 應 用 宗 下 的 萬 法 如 幻 的 、 萬 法 性 空 的 道 理 , 使 我 們 的 行 者 在 日 常 生 活 中 , 通 過 “ 當 相 即 道 , 即 事 而 真 ” 的 “ 百 相 萬 行 ” 的 修 行 方 便 , 而 獲 得 了 種 種 的 殊 勝 的 成 就 , 獲 得 了 靈 性 的 增 長 。

佛 教 對 “ 幻 ” 的 理 念 , 引 領 眾 生 由 世 間 法 的 “ 苦 、 集 ” 二 諦 的 流 轉 門 , 進 入 出 世 間 “ 滅 、 道 ” 聖 諦 的 還 滅 門 。 從 此 可 見 , 佛 教 對 “ 幻 ” 研 究 得 非 常 的 徹 底 、 非 常 的 徹 底 。 而 且 , 昇 起 大 用 , 尤 其 是 在 我 們 的 聖 密 行 者 中 , 昇 起 在 我 們 的 日 常 生 活 之 中 。

在 我 們 的 日 常 生 活 之 中 , 令 我 們 能 夠 獲 得 “ 識 ” 的 提 昇 、 深 化 , 對 宇 宙 的 認 識 也 相 應 地 深 、 透 、 廣 、 高 。 這 個 佛 教 的 “ 識 ” , 在 佛 教 的 名 相 之 中 , 是 一 個 借 用 的 名 相 。 我 們 講 的 “ 十 三 層 識 ” , 但 實 際 上 , 這 個 借 用 的 名 相 進 入 了 第 七 識 、 第 八 識 之 後 , 這 頭 實 際 上 是 指 “ 智 ” ( “ 智 慧 ” 的 “ 智 ” ) 。 因 此 , “ 智 ” 在 第 七 識 、 第 八 識 之 中 , 就 不 是 世 間 的 智 , 如 果 世 間 法 名 相 的 智 慧 , 那 就 不 是 般 若 。

在 這 , 我 們 就 把 祂 的 本 質 揭 露 出 來 , 也 就 是 說 , 佛 教 所 指 的 “ 智 ” , 我 們 宗 下 所 指 的 “ 智 ” , 是 金 剛 般 若 之 “ 智 ” , 所 以 , 十 三 層 識 不 斷 地 通 達 , 其 實 是 般 若 之 智 不 斷 地 深 化 和 昇 華 。

金 剛 弘 浩 長 老 這 一 整 段 話 , 從 現 代 科 學 的 語 言 , 轉 換 成 為 我 們 宗 下 的 語 言 , 我 們 宗 下 的 語 言 反 過 去 , 再 轉 換 成 現 代 科 學 的 語 言 , 運 用 得 非 常 巧 妙 , 結 合 得 非 常 緊 密 , 同 時 , 切 合 我 們 每 一 位 行 者 的 修 行 。

我 們 下 面 繼 續 學 習 祂 的 論 文 :

宇 宙 之 靈 性 , 以 宗 下 話 語 境 論 之 , 即 是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。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遍 佈 、 貫 穿 整 個 宇 宙 , 無 論 是 物 理 性 的 宇 宙 , 或 是 靈 性 的 宇 宙 的 一 切 事 物 。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是 宇 宙 萬 物 之 最 根 本 本 源 。 究 竟 而 言 , 宇 宙 一 切 都 是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的 延 伸 。

這 句 話 也 寫 得 夠 精 煉 了 。 我 們 講 , 我 們 人 的 靈 性 , 我 們 講 , 宇 宙 的 靈 性 , 以 我 們 宗 下 的 話 語 境 界 討 論 起 來 , 就 是 指 我 們 經 常 在 引 用 的 “ 肇 源 法 性 ” 。 而 肇 源 法 性 , 我 們 還 借 用 一 個 名 相 , 就 是 “ 阿 絲 律 耶 ” 。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遍 佈 、 貫 穿 了 整 個 宇 宙 , 無 論 是 物 理 性 的 宇 宙 , 無 論 是 靈 性 的 宇 宙 , 這 一 切 的 事 物 。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, 宇 宙 萬 物 之 最 根 本 本 源 , 都 是 這 個 肇 源 法 性 。 究 竟 而 言 , 宇 宙 的 一 切 都 是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的 延 伸 。

這 “ 延 伸 ” 兩 個 字 用 得 非 常 好 。 也 就 是 說 , 我 們 眼 睛 所 見 的 , 我 們 眼 睛 所 不 能 見 的 , 見 不 到 的 , 我 們 思 想 所 想 的 , 我 們 思 想 所 想 也 想 不 到 的 , 這 一 切 的 一 切 , 都 是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的 延 伸 。

我 們 繼 續 朗 誦 、 學 習 祂 的 文 章 :
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之 “ 量 子 ” , 無 不 是 把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之 傳 統 話 語 境 界 以 現 代 科 學 語 言 詮 釋 。 “ 量 子 ” 是 某 一 事 物 的 最 小 一 單 位 。 “ 量 子 ” 把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, 以 及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之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力 宇 宙 化 、 物 理 化 、 科 學 化 、 現 代 化 。

現 在 , 金 剛 弘 浩 長 老 祂 把 “ 量 子 ” 的 概 念 加 以 界 定 , 祂 說 : “ ‘ 量 子 ’ 把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, 以 及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之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力 物 理 化 、 科 學 化 、 現 代 化 。 ”

因 為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力 , 很 困 難 用 現 代 科 學 的 語 言 來 加 以 表 述 , 所 以 金 剛 弘 浩 認 為 , “ 量 子 ” , 這 個 就 是 我 們 宗 下 、 就 是 我 們 的   師 尊 把 祂 物 理 化 、 科 學 化 、 現 代 化 了 。

他 又 講 :

可 是 , 宇 宙 之 靈 性 , 靈 性 之 宇 宙 , 不 能 以 人 六 識 之 認 知 能 力 所 理 解 得 到 。 正 如 著 名 物 理 學 家 Werner Heisenberg ( 維 爾 納 . 海 森 堡 ) 提 出 之 “ 測 不 准 原 理 ” ( 這 個 “ 測 不 准 原 理 ” 世 界 上 非 常 著 名 , 所 以 它 又 稱 “ 海 森 堡 不 確 定 性 原 理 ” 。 ) 物 理 學 家 對 量 子 層 面 的 事 件 的 描 繪 , 正 與 佛 家 論 述 “ 法 性 ” 之 “ 說 一 物 即 不 中 ” 之 理 相 彷 彿 。

這 文 章 中 提 到 正 與 佛 家 論 述 法 性 “ 說 一 物 即 不 中 ” 的 道 理 相 彷 彿 。 因 為 禪 宗 的 著 名 的 公 案 就 是 , 你 說 任 何 一 個 東 西 , 你 只 說 , 就 是 不 對 , “ 說 一 物 , 即 不 中 ” , 這 個 道 理 。 但 是 , 事 實 上 ,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力 宇 宙 化 、 物 理 化 、 科 學 化 、 現 代 化 , 這 個 “ 量 子 ” , 說 任 何 一 物 , 即 中 , 也 說 是 說 , 你 說 任 何 一 個 事 物 , 都 是 , 都 是 宇 宙 靈 性 , 兩 者 是 相 輔 相 成 的 。

但 是 , 金 剛 弘 浩 長 老 已 經 把 話 鋒 一 轉 , 祂 在 這 , 祂 就 講 到 :

上 述 之 一 切 , 看 來 僅 是 理 論 性 的 討 論 , 似 乎 並 沒 有 實 際 性 意 義 。 可 是 , 當 以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的 立 場 觀 照 宇 宙 , 以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的 研 究 方 針 考 量 顯 學 科 學 的 研 究 成 果 , 則 能 夠 發 現 , 現 代 科 學 開 始 進 入 靈 性 之 領 域 , 而 可 能 還 不 自 知 。

這 句 話 講 得 很 妙 。 現 代 科 學 實 際 上 就 已 經 進 入 了 靈 性 領 域 。 愛 因 斯 坦 他 講 到 “ 超 距 之 鬼 魅 作 用 ” 。 這 個 “ 鬼 魅 作 用 ” , 所 謂 的 “ 鬼 魅 ” , 實 際 上 就 是 指 人 的 思 維 、 意 識 的 思 維 、 精 神 的 思 維 、 靈 性 的 思 維 , 還 不 能 夠 解 讀 它 的 時 候 , 所 以 只 能 把 它 歸 結 成 為 “ 鬼 魅 作 用 ” 。

但 是 , 正 是 在 這 些 探 索 之 中 , 科 學 實 際 上 已 經 進 入 了 靈 性 的 境 界 。 很 多 有 識 的 科 學 家 可 能 已 經 發 現 到 :

身 ( 身 體 ) 、
心 ( 我 們 的 心 : 肉 團 心 和 思 維 的 心 ) 、
靈 、

這 三 者 完 全 不 可 分 。 身 、 心 、 靈 、 物 , 所 謂 的 “ 物 ” , 也 就 是 說 , 我 們 主 觀 的 身 心 和 客 觀 的 事 物 都 不 可 以 分 , 都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。

因 此 , 金 剛 弘 浩 長 老 就 在 這 , 得 出 了 一 個 預 測 性 的 結 論 :

以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的 研 究 方 針 考 量 顯 學 科 學 的 研 究 成 果 , 則 能 夠 發 現 , 現 代 科 學 開 始 進 入 靈 性 之 領 域 , 而 可 能 還 不 自 知 。

科 學 踏 入 靈 性 領 域 的 重 大 意 義 在 於 總 體 上 能 夠 提 昇 人 類 靈 性 的 發 掘 , 精 神 生 命 、 靈 性 生 命 的 發 展 與 提 昇 。 這 是 因 為 現 代 人 類 所 相 信 的 就 是 科 學 , 以 科 學 的 研 究 所 獲 得 的 反 覆 驗 證 , 證 實 宇 宙 所 產 生 的 現 象 。 這 是 人 類 會 相 信 、 會 依 賴 的 事 情 來 對 待 、 處 理 日 常 生 活 的 事 物 。

金 剛 弘 浩 長 老 祂 提 到 了 , 科 學 , 一 旦 踏 入 了 這 個 靈 性 領 域 , 它 的 重 大 意 義 就 在 於 總 體 上 能 夠 提 昇 人 類 靈 性 的 發 掘 , 精 神 生 命 、 靈 性 生 命 的 發 展 與 提 昇 。 這 是 一 個 非 常 重 大 的 事 件 。 這 是 因 為 現 代 的 人 所 能 夠 相 信 的 就 是 科 學 , 以 科 學 的 研 究 所 獲 得 的 反 覆 的 證 明 , 來 證 實 宇 宙 所 產 生 的 大 幻 之 中 的 種 種 的 現 象 。 但 是 人 類 會 相 信 、 會 依 賴 的 事 情 來 對 待 、 處 理 日 常 生 活 的 事 物 , 也 就 是 說 , 以 靈 性 來 處 理 日 常 的 生 活 。

我 們 下 面 繼 續 學 習 祂 的 文 章 。

自 古 以 來 , 宗 教 信 仰 、 宗 教 修 行 , 在 普 通 百 姓 的 眼 光 之 中 , 處 於 近 似 於 迷 信 的 狀 態 , 這 是 因 為 宗 教 的 修 行 是 靈 性 的 修 行 , 所 獲 得 的 成 果 、 成 就 也 是 靈 性 層 面 的 成 就 , 不 能 夠 以 六 識 的 認 知 能 力 來 直 接 定 量 定 性 的 , 只 能 夠 間 接 地 衡 量 這 些 靈 性 成 就 所 引 起 的 種 種 副 產 品 , 靈 性 成 就 的 本 身 , 則 是 言 語 道 斷 , 心 行 路 絕 , 只 有 行 者 自 己 才 能 領 悟 , 無 法 以 物 質 性 的 尺 度 來 測 量 。

我 們 繼 續 學 習 祂 的 文 章 。

因 此 , 人 難 以 掌 握 、 難 以 控 制 、 難 以 進 行 靈 性 的 修 行 。 從 而 , 難 以 如 科 學 實 驗 一 樣 地 反 覆 地 重 驗 過 去 聖 者 們 所 獲 得 的 成 就 。 可 是 , 於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而 言 , 由 於 宗 下 獨 有 之 聖 密 虹 轉 法 門 、 聖 密 捨 壽 法 門 、 聖 密 曼 荼 羅 、 聖 密 陀 羅 尼 等 法 門 , 由 於 這 種 種 法 門 之 殊 勝 法 性 傳 承 , 流 傳 至 今 , 從 無 止 息 , 從 未 失 去 祂 無 量 億 劫 所 集 之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聖 法 之 原 汁 原 味 , 繼 承 與 保 存 了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之 靈 性 原 則 , 以 及 真 精 神 。

這 個 結 論 下 得 非 常 好 。 祂 一 方 面 指 出 了 , 人 難 以 控 制 靈 性 的 實 驗 , 人 難 以 掌 握 靈 性 的 實 驗 , 也 難 以 進 行 靈 性 的 修 行 , 所 以 就 很 困 難 像 科 學 實 驗 一 樣 , 能 夠 獲 得 多 次 的 重 複 , 而 不 能 夠 反 覆 地 重 驗 過 去 的 聖 者 們 所 獲 得 的 法 性 成 就 。 這 個 對 現 代 人 而 言 , 就 是 如 此 , 就 是 現 在 人 們 所 遇 到 的 靈 性 修 行 中 的 一 個 瓶 頸 , 不 能 夠 去 的 地 方 。

但 是 事 實 上 , 我 們 所 講 的 無 量 的 佛 教 的 經 典 , 實 際 上 都 是 過 去 聖 者 們 修 行 的 全 記 錄 。 我 們 的 《 聖 祖 經 》 ——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, 從 《 佛 國 品 第 一 》 一 直 到 最 後 第 十 四 《 囑 累 品 》 這 個 簡 化 本 , 一 直 到 各 種 各 樣 的 足 本 經 所 記 載 的 , 都 是 過 去 靈 性 修 行 的 全 記 錄 。

我 們 現 在 正 在 解 讀 的 《 楞 嚴 經 》 , 是 “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經 ” 是 姐 妹 篇 , 都 是 深 刻 地 描 述 了 過 去 聖 者 們 的 修 行 的 經 驗 。 這 些 修 行 的 經 驗 , 通 過 適 當 的 解 密 , 通 過 正 確 的 指 導 和 引 導 , 都 是 可 以 重 複 的 。 只 不 過 是 , 我 們 現 代 的 人 有 沒 有 這 個 興 趣 , 有 沒 有 真 正 地 認 識 到 跟 自 己 的 生 活 休 戚 相 關 , 過 去 和 自 己 的 生 命 過 程 是 不 是 緊 密 地 聯 繫 在 一 起 , 跟 自 己 的 生 命 是 不 是 發 生 非 常 直 接 而 巨 大 的 作 用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我 們 以 後 將 會 進 一 步 討 論   金 剛 弘 浩 長 老 的 這 一 篇 科 學 論 文 。 謝 謝 大 家 的 收 聽 , 再 見 。 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。 我 們 期 待 下 一 次 能 夠 再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。 謝 謝   師 尊 ! 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