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287 次
2013 年 8 月 31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十 界 一 心   遍 融 含 攝

 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我 們 今 天 很 有 聖 緣 ,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來 到 我 們 電 臺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那 麼 今 天 ,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將 與 我 們 介 紹 最 近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的 一 項 百 相 萬 行 , 以 及 跟 我 們 聽 眾 的 一 篇 感 想 作 相 關 的 解 密 。 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!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3 年 8 月 31 號 星 期 六 , 第 287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最 近 , 我 們 去 悉 尼 〝 百 相 萬 行 〞 , 組 成 了 一 個 小 分 隊 , 由 6 位 成 員 組 成 , 其 主 要 的 角 色 就 是 金 剛 聖 源 小 活 佛 。 祂 在 悉 尼 所 舉 辦 的 澳 洲 華 僑 華 人 悉 尼 達 人 金 杯 賽 上 , 獲 得 了 好 的 成 績 。 因 此 , 不 少 的 聽 眾 寫 來 了 感 想 。 我 們 現 在 抽 取 其 中 一 篇 感 想 來 學 習 , 作 者 是 金 剛 慈 華 。 頂 禮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頂 禮   歷 代 聖 祖 師 佛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慈 悲 恩 賜 弟 子 積 功 德 , 弟 子 願 把 所 有 功 德 迴 向 所 有 眾 生

敬 愛 的   師 尊

您 好 !

弟 子 千 萬 分 感 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聖 賜 分 享 金 剛 聖 源 小 活 佛 參 加 2013 年 澳 洲 達 人 金 杯 賽 頒 獎 儀 式 的 視 頻 。 當 弟 子 最 後 看 到 了 聖 源 小 活 佛 被 大 會 評 委 推 薦 為 第 一 名 時 , 弟 子 真 的 是 法 喜 融 融 。 作 為 聖 密 行 者 而 言 , 是 非 常 的 清 楚 , 聖 源 小 活 佛 所 彈 的 鋼 琴 而 發 出 的 琴 聲 , 給 眾 生 所 產 生 的 心 靈 的 洗 滌 。 弟 子 似 乎 能 感 受 到 在 現 場 所 產 生 的 靈 性 的 震 撼 。 正 是 在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加 持 下 , 以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之 靈 性 光 輝 照 亮 著 眾 生 , 也 照 亮 著 評 委 們 。 這 個 第 一 , 真 是 當 之 無 愧 。

主 辦 方 最 後 還 給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頒 發 了 一 個 感 謝 支 持 水 晶 紀 念 座 , 以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無 私 的 奉 獻 和 支 持 。 弟 子 注 意 到 , 當 主 持 人 講 到 對 於 第 一 名 還 有 2000 元 的 獎 金 時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就 向 主 持 人 說 明 了 一 個 請 求 , 將 這 2000 元 獎 金 轉 送 給 亞 洲 福 利 中 心 。 這 正 如 《 聖 祖 經 》 所 講 的 “ 眾 所 知 識 、 大 智 本 行 ” 佛 梵 持 明 密 教 所 具 有 的 傳 統 的 靈 性 救 度 —— “ 眾 人 不 請 , 友 而 安 之 ” 、 經 濟 救 助 的 內 容 。 在 這 個 無 聲 弘 法 之 路 上 , 默 默 地 為 眾 生 加 持 、 遮 止 , 以 踐 行 “ 紹 隆 三 寶 , 能 使 不 絕 ” , 在 這 21 世 紀 的 澳 大 利 亞 實 踐 世 界 大 弘 。

弟 子 感 覺 到 , 如 何 與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思 維 波 同 步 , 關 鍵 是 要 把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教 法 學 好 , 把 過 去 世 、 現 在 世 的 染 污 去 除 , 淨 化 九 識 乃 至 十 三 層 識 , 才 是 學 佛 的 終 極 意 義 。

世 間 的 一 切 , 都 是 沒 有 永 恆 性 的 , 但 是 因 為 染 的 太 深 , 把 這 個 幻 化 不 實 的 世 界 當 作 真 有 , 無 常 觀 沒 有 從 理 論 變 為 親 修 實 證 , 因 此 產 生 不 了 親 切 的 覺 受 。 這 就 容 易 被 外 塵 所 染 , 不 能 夠 抓 住 此 聖 緣 , 實 踐 虹 轉 法 門 。

人 人 都 知 道 , 這 個 世 間 上 無 論 多 麼 的 榮 華 富 貴 , 最 終 都 會 因 此 期 肉 體 生 命 的 消 亡 而 消 失 。 但 是 , 很 少 有 人 會 在 意 這 些 , 只 是 當 死 亡 瀕 臨 的 時 候 , 也 只 有 此 身 才 會 感 到 恐 懼 。 而 周 圍 所 有 的 人 , 無 論 是 父 母 、 親 朋 好 友 , 甚 至 在 這 個 時 候 , 在 世 間 請 人 做 “ 超 度 ” , 但 是 已 經 沒 有 什 麼 意 義 了 。 因 為 大 部 份 做 超 度 的 人 自 己 還 沒 有 辦 法 超 度 自 己 , 怎 麼 可 能 去 超 度 他 人 呢 ? !

聖 密 宗 金 剛 禪 佛 教 是 把 佛 法 推 向 了 宇 宙 的 終 極 , 闡 述 和 實 踐 宇 宙 的 法 則 , 只 要 眾 生 具 備 信 心 力 , 就 可 以 說 是 無 不 成 就 的 。 雖 然 , 中 國 是 大 乘 佛 法 的 主 要 信 奉 地 和 發 祥 地 之 一 , 佛 法 在 中 國 大 地 弘 傳 千 年 , 其 中 與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的 相 互 蕩 磨 、 相 互 切 磋 、 相 互 融 合 的 過 程 中 , 漸 漸 地 佛 教 也 就 形 成 了 民 俗 佛 教 、 精 英 佛 教 和 精 華 佛 教 。 而 這 也 體 現 了 宇 宙 的 規 律 。

大 聖 佛 祖 教 化 眾 生 , 因 機 施 教 , 當 然 也 是 不 會 放 棄 民 俗 佛 教 根 器 的 眾 生 , 更 為 廣 大 的 是 被 稱 之 為 “ 外 道 ” 的 並 不 信 奉 佛 教 的 眾 生 , 他 們 也 是 在   大 聖   佛 祖 的 教 化 之 列 , 而 這 樣 的 教 法 正 是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重 要 內 容 之 一 。

世 間 無 論 精 彩 與 否 , 都 不 是 弟 子 所 需 要 的 , 真 正 的 是 如 何 地 與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瑜 伽 好 , 把 握 當 下 時 輪 才 是 修 持 的 唯 一 的 正 確 的 道 路 。

以 上 是 弟 子 的 一 點 非 常 膚 淺 的 感 受 和 體 會 。 祈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慈 悲 聖 正 、 加 持 、 遮 止 和 考 察 !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敬 頌
  聖 安

                  弟 子 : 金 剛 慈 華   叩 呈
                    2013 年 8 月 28 日 10:21

 
剛 才 , 念 完 了 金 剛 慈 華 的 一 篇 學 習 感 受 。 這 篇 學 習 感 受 寫 得 短 小 精 悍 , 發 人 深 省 。 其 實 , 得 獎 算 不 上 什 麼 , 得 獎 只 不 過 是 過 眼 煙 雲 、 夢 幻 空 花 , 但 是 通 過 聖 源 小 活 佛 的 琴 聲 , 令 全 場 的 觀 眾 都 有 靈 性 的 感 受 、 靈 性 的 震 盪 , 從 而 與 眾 生 、 與 全 場 的 眾 生 結 下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聖 緣 , 與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結 成 聖 緣 , 這 是 最 最 重 要 的 , 就 是 “ 眾 人 不 請 , 友 而 安 之 。 紹 隆 三 寶 , 能 使 不 絕 ” , 是 我 們 “ 佛 梵 持 明 ” 這 一 密 教 血 脈 弘 傳 的 傳 統 風 格 之 所 在 。

在 這 幾 次 聖 密 龍 講 之 後 , 有 一 些 聽 眾 朋 友 來 信 、 來 電 話 , 他 們 非 常 希 望 能 夠 知 道 臺 灣 的 那 位 朋 友 他 問 了 什 麼 、 他 講 了 什 麼 , 也 非 常 希 望 知 道   師 尊 回 答 了 什 麼 。 他 們 的 希 望 , 主 要 是 能 夠 希 望 在 對 這 次 《 楞 嚴 經 》 密 義 解 譯 的 時 候 , 能 夠 把 一 些 爭 議 性 的 題 目 、 問 題 加 以 澄 清 , 以 便 於 今 後 他 們 也 碰 到 這 些 問 題 的 時 候 , 知 道 如 何 正 確 地 解 答 。

那 一 天 在 臺 北 , 這 位 學 者 他 來 到 了 我 的 房 間 。 他 侃 侃 而 談 , 他 說 , 近 世 紀 以 來 , 中 國 、 香 港 、 臺 灣 的 各 個 方 面 的 佛 教 學 者 , 對 《 楞 嚴 經 》 是 否 的 的 確 確 來 自 梵 本 的 翻 譯 提 出 了 疑 問 , 有 不 少 人 則 視 它 為 偽 作 —— 偽 造 而 成 的 。

在 幾 百 年 來 , 都 成 為 一 個 爭 議 的 問 題 。 有 的 人 就 說 , 六 朝 、 隋 唐 之 間 的 一 些 學 術 上 的 投 機 分 子 , 東 拼 西 湊 , 利 用 佛 家 的 術 語 , 混 雜 以 周 秦 諸 子 的 論 調 , 寫 成 了 《 楞 嚴 》 一 經 , 以 自 己 的 喜 好 耽 誤 了 、 誤 導 了 國 人 的 思 維 。

近 代 也 有 文 豪 如 梁 任 公 , 在 他 的 著 作 中 , 在 《 古 書 真 偽 及 其 年 代 》 的 第 二 章 中 也 曾 經 說 “ 《 楞 嚴 》 是 偽 作 ” 。 他 甚 至 批 判 說 , 《 楞 嚴 經 》 可 笑 的 思 想 很 多 , 充 滿 了 長 生 、 神 仙 的 荒 唐 的 話 頭 , 顯 然 是 受 了 道 教 的 理 論 暗 示 , 剽 竊 佛 教 的 皮 毛 , 東 拼 西 湊 而 成 。 而 真 正 的 佛 經 , 並 沒 有 《 楞 嚴 經 》 一 類 的 語 句 , 可 知 《 楞 嚴 經 》 是 偽 書 。

以 上 的 兩 種 看 法 是 典 型 的 , 其 源 頭 或 許 是 因 為 我 國 固 有 諸 子 思 想 的 延 續 , 與 《 楞 嚴 》 的 義 理 相 符 合 的 緣 故 , 據 此 發 生 這 樣 的 言 論 。

這 一 部 《 首 楞 嚴 經 》 , 在 唐 玄 宗 、 肅 宗 的 年 代 , 那 是 公 元 712 年 到 756 年 , 已 經 盛 行 於 世 。 當 時 , 並 沒 有 《 楞 嚴 經 》 的 問 世 、 被 翻 譯 進 中 土 而 有 懷 疑 的 。 可 是 到 了 近 代 , 才 出 現 了 “ 《 楞 嚴 》 是 偽 書 ” 這 樣 的 一 種 論 調 。

這 很 顯 然 , 《 楞 嚴 經 》 在 中 土 露 面 的 時 候 , 當 時 距 離 譯 書 的 、 譯 經 的 期 間 還 相 當 近 。 相 當 近 的 時 候 , 按 理 , 真 書 還 是 偽 書 、 真 經 還 是 偽 經 應 該 是 比 現 在 更 弄 得 清 楚 。

依   聖 宗 的 說 法 , 當 時 沒 有 高 明 豁 達 的 人 士 能 夠 辨 認 出 祂 的 真 偽 , 使 這 樣 的 一 部 《 楞 嚴 經 》 、 充 滿 一 些 與 佛 經 違 背 語 言 的 所 謂 的 《 楞 嚴 經 》 依 然 地 流 傳 下 來 呢 ?

聖 宗 認 為 , 在 《 宋 高 僧 傳 》 第 五 卷 頭 講 了 , 唐 朝 慧 琳 法 師 是 ( 737 ∼ 820 ) 唐 代 僧 。 疏 勒 國 人 , 俗 姓 裴 。 師 事 不 空 三 藏 , 內 持 密 藏 , 外 究 儒 學 , 精 通 印 度 之 聲 明 及 中 國 之 訓 詁 。 嘗 引 用 《 字 林 》 、 《 字 統 》 、 《 聲 類 》 、 《 三 倉 》 、 《 切 韻 》 、 《 玉 篇 》 , 及 諸 經 雜 史 等 , 精 通 梵 語 和 漢 語 , 舉 世 聞 名 , 遍 讀 三 藏 。 根 據 有 關 資 料 的 記 載 , 說 他 目 光 如 炬 , 善 能 分 別 真 偽 。 而 對 於 《 楞 嚴 》 絲 毫 沒 有 置 疑 , 撰 《 一 切 經 音 義 》 一 百 卷 ( 世 稱 《 慧 琳 音 義 》 ) 。 聖 宗 認 為 , 如 果 《 楞 嚴 經 》 是 偽 書 , 怎 麼 能 夠 逃 得 過   慧 琳 的 眼 光 ?

由 以 上 記 載 來 看 , 以 慧 琳 卓 絕 的 般 若 智 慧 , 銳 利 的 、 敏 銳 的 眼 光 , 能 夠 指 出 《 涅 槃 經 》 翻 譯 的 失 譯 , 而 竟 不 能 辨 別 《 楞 嚴 經 》 的 真 偽 嗎 ?

雖 然 唐 朝 的 人 , 對 《 楞 嚴 經 》 無 人 置 疑 、 無 人 議 論 , 但 也 未 必 即 是 屬 於 沒 有 之 處 。 所 以 , 判 定 真 偽 , 就 需 要 我 們 更 進 一 步 深 層 地 引 述 歷 代 的 大 德 對 於 《 楞 嚴 經 》 的 批 判 , 以 為 定 論 的 參 考 。

歷 代 大 德 對 《 楞 嚴 經 》 的 批 判 , 如 果 說 《 楞 嚴 經 》 是 運 用 了 佛 家 的 理 論 而 摻 雜 以 周 秦 諸 子 的 學 說 , 便 是 竊 取 我 國 固 有 思 想 的 偽 作 , 這 樣 一 來 , 這 就 是 與 《 楞 嚴 經 》 的 中 心 宗 旨 有 天 壤 之 別 , 差 別 很 大 。

其 實 , 《 楞 嚴 經 》“ 十 臻 持 明 ” 的 範 疇 之 內 的 內 容 。 從 《 楞 嚴 經 》 的 表 面 看 來 , 好 像 是 極 其 的 複 雜 , 但 是 如 果 真 正 地 耕 耘 其 內 , 其 實 不 然 。 《 楞 嚴 經 》

“ 昭 明 一 心 , 建 立 三 觀 。 密 修 三 觀 , 還 證 一 心 。 斷 惑 證 真 , 不 生 不 滅 。 至 極 因 果 , 成 就 聖 證 。 ”

聖 宗 這 一 個 偈 語 , 講 的 很 好 。 《 楞 嚴 經 》 實 際 上 照 亮 了 我 們 的 心 路 歷 程 , 讓 我 們 建 立 聖 密 的 三 觀 。 密 修 三 觀 , 最 終 還 是 證 得 自 己 的 一 心 。 斷 惑 證 真 , 實 際 上 就 是 一 切 疑 惑 都 將 了 斷 , 一 切 真 理 都 將 證 明 。 宇 宙 規 律 , 不 生 不 滅 , 至 極 的 因 果 就 成 就 了 聖 證 , 聖 證 就 是 實 證 實 滅 。

明 代 的   智 旭 蕅 益 大 師 , 祂 是 淨 土 宗 的 祖 師 。 祂 的 著 作 , 有 一 部 叫 《 楞 嚴 文 句 》 , 頭 祂 寫 到 :

“ 十 界 一 心 , 事 造 與 理 具 , 遍 攝 遍 含 。 一 境 三 觀 , 橫 辨 與 豎 歷 , 非 並 非 別 。 依 此 成 自 行 因 果 , …… 是 誠 一 代 時 教 之 精 髓 , 成 佛 作 祖 之 秘 要 。 無 上 圓 頓 之 旨 歸 , 三 根 普 被 之 方 便 。 超 權 小 之 殊 勝 法 門 , 摧 魔 外 之 實 相 寶 印 ” 。

蕅 益 大 師 《 楞 嚴 文 句 》 祂 就 講 , 十 法 界 實 際 上 都 是 一 心 而 造 , 而 事 相 上 造 就 了 而 理 論 上 具 備 了 , 所 以 就 含 攝 了 宇 宙 間 的 一 切 。 這 一 切 就 是 一 境 , 具 備 三 觀 , “ 橫 辨 與 豎 歷 , 非 並 非 別 。 依 此 成 自 行 因 果 , …… 是 誠 一 代 時 教 之 精 髓 , 成 佛 作 祖 之 秘 要 。 無 上 圓 頓 之 旨 歸 , 三 根 普 被 之 方 便 。 超 權 小 之 殊 勝 法 門 , 摧 魔 外 之 實 相 寶 印 ” 。

明 代   智 旭 蕅 益 大 師 所 著 作 的 《 楞 嚴 文 句 》 , 總 結 得 非 常 好 。 祂 的 總 結 是 講 , 大 聖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“ 一 代 時 教 ” 的 精 髓 就 在 於 此 , 如 果 要 即 身 成 佛 , 或 者 三 大 阿 僧 祇 劫 成 佛 , 總 之 , 要 “ 成 佛 作 祖 ” , 所 有 的 秘 要 都 在 《 楞 嚴 經 》 中 。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這 個 圓 相 的 無 相 “ 圓 頓 之 旨 歸 ” ,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所 有 的 宗 教 過 程 , 《 楞 嚴 經 》 指 出 了 祂 的 方 向 。 “ 三 根 普 被 之 方 便 ” , 也 就 是 渡 上 根 、 中 根 、 下 根 , 三 根 普 攝 , 所 有 的 方 便 都 在 《 楞 嚴 經 》 中 。 “ 超 權 小 之 殊 勝 ” , 就 是 《 法 華 經 》 所 講 的 “ 權 實 ” 的 問 題 , “ 權 ” 就 是 非 究 竟 , “ 實 ” 就 是 究 竟 , 但 是 超 過 了 “ 權 ” , 超 過 了 “ 小 ” , 因 而 進 入 了 那 個 殊 勝 之 地 。 要 摧 毀 魔 障 外 道 , 那 麼 《 楞 嚴 經 》 就 是 實 相 的 寶 印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明 天 再 見 , 各 位 聽 眾 ! 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聖 示 ,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。 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! 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