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286 次
2013 年 8 月 25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密 楞 嚴 經   包 羅 萬 象

 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有 關 如 來 密 因 、 究 竟 了 義 之 《 楞 嚴 經 》 的 聖 密 教 法 , 以 及 對 “ 楞 嚴 咒 ” 作 了 相 關 的 解 密 。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 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3 年 8 月 25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286 次 聖 密 龍 講 。 昨 天 , 我 們 討 論 到 《 楞 嚴 經 》 本 身 就 是 一 部 密 教 的 經 典 , 因 此 , 繼 昨 天 這 個 話 題 , 我 們 今 天 作 深 入 的 展 開 。

《 楞 嚴 經 》 翻 譯 進 中 國 以 後 , 被 收 入 在 《 大 藏 經 》 內 。

《 大 藏 經 》 , 在 宋 元 以 前 所 刊 行 在 各 種 各 樣 版 本 《 大 藏 經 》 之 中 的 《 楞 嚴 經 》 的 首 頁 , 在 《 楞 嚴 經 》 的 經 名 之 下 , 往 往 有 一 條 副 題 。 這 個 副 標 題 的 注 文 說 : “ 一 名 《 中 印 度 那 爛 陀 大 道 場 經 》 , 於 灌 頂 部 錄 出 別 行 ” 。 這 個 “ 別 行 ” 兩 字 , 說 明 《 楞 嚴 經 》 不 僅 是 密 教 的 經 , 而 且 是 闡 述 隱 態 世 界 的 密 教 經 典 。 這 在 經 文 的 開 頭 祂 就 這 樣 講 , 說 明 了 對 照 經 文 了 以 後 可 以 看 到 , 這 是 闡 述 隱 態 世 界 如 何 運 作 的 這 樣 的 一 部 經 。

我 們 再 把 祂 念 一 遍 :

《 楞 嚴 經 》 , 一 名 《 中 印 度 那 爛 陀 大 道 場 經 》 , 於 灌 頂 部 錄 出 別 行 。 ”

“ 灌 頂 部 ” 也 就 是 說 , 進 入 密 教 , 要 進 入 高 層 次 的 密 行 的 時 候 , 要 進 行 獨 特 的 灌 頂 , 而 且 在 這 個 獨 特 的 灌 頂 之 中 所 做 的 事 相 、 教 相 。

那 麼 這 個 “ 那 爛 陀 ” 又 是 怎 麼 一 回 事 呢 ?

我 們 知 道 這 個 那 爛 陀 是 一 個 了 不 起 的 寺 。 那 爛 陀 就 是 密 教 寺 , 講 到 密 教 就 是 指 那 爛 陀 寺 。   大 聖 寶   玄 奘 法 師 ——   玄 奘 三 藏 法 師 就 在 那 爛 陀 修 學 畢 業 的 。 所 以 這 個 那 爛 陀 寺 不 是 一 個 一 般 的 寺 。

根 據 古 印 度 的 傳 說 , 說 這 個 地 方 , 原 地 本 來 就 是 古 印 度 Vimalakirti 初 聖 祖 組 織 “ 佛 梵 持 明 僧 團 ” 、 訓 練 “ 眾 所 知 識 ” 的 一 個 大 本 營 。 因 為 這 個 那 爛 陀 寺 就 在 種 滿 庵 摩 羅 樹 的 這 個 庵 摩 羅 園 中 , 因 為 這 個 初 聖 祖 不 是 隱 居 在 山 林 的 , 祂 是 在 城 市 中 教 化 的 。

因 為 Vimalakirti 初 聖 祖 在 古 印 度 的 時 候 , 祂 是 也 渡 化 那 些 商 人 。 結 果 有 五 百 商 人 拼 起 來 , 買 下 了 這 個 庵 摩 羅 園 , 然 後 把 它 獻 給 了   佛 祖 。 那 麼   佛 祖 在 這 個 地 方 說 法 , 說 法 了 三 個 月 。 當 然 這 個 說 法 三 個 月 是 指 庵 摩 羅 園 。 從 這 個 情 況 看 呢 , 因 為 古 印 度 庵 摩 羅 樹 很 多 , 稱 為 “ 庵 摩 羅 園 ” 的 這 樣 的 位 址 也 很 多 , 由 此 看 呢 , 這 個 同 為 “ 庵 摩 羅 ” 之 稱 的 園 子 , 不 一 定 是 聖 祖 訓 練 “ 眾 所 知 識 ” 的 密 教 園 , 而 是 另 外 一 個 有 密 教 意 義 的 庵 摩 羅 樹 園 。 因 為 在 “ 眾 所 知 識 ” 、 “ 大 智 本 行 ” 的 這 個 庵 摩 羅 樹 園 , 是 初 聖 祖 供 養   佛 、 而   佛 在 這 個 地 方 住 了 大 概 有 八 九 年 之 久 。 那 麼 從 那 爛 陀 寺 的 記 載 和 傳 說 來 看 呢 , 這 正 是 “ 眾 所 知 識 ” 、 “ 大 智 本 行 ” 訓 練 密 教 的 築 基 地 的 一 個 分 部 。 庵 摩 羅 樹 園 成 為 古 印 度 密 教 的 庵 摩 羅 樹 園 總 部 之 外 的 一 個 分 部 。

後 來 , 摩 揭 陀 國 的 國 王 鑠 迦 羅 阿 迭 多 在 此 興 建 了 這 個 佛 寺 , 子 佛 陀 鞠 多 王 在 寺 的 南 邊 擴 建 , 呾 他 揭 多 鞠 多 王 在 東 邊 又 建 了 大 寺 , 因 此 , 庵 摩 羅 樹 的 密 教 寺 就 開 始 擴 大 起 來 了 。 這 個 是 一 直 作 為 皇 家 建 築 的 重 點 , 所 以 幼 日 王 在 東 北 建 了 寺 院 , 金 剛 王 又 是 在 西 邊 建 寺 , 中 印 度 王 在 庵 摩 羅 樹 園 的 北 邊 建 寺 , 帝 日 王 在 庵 摩 羅 樹 園 的 東 邊 建 寺 , 而 中 間 就 是 供 養 了 一 個 巨 大 的 佛 像 。 經 過 了 古 印 度 歷 代 君 王 的 建 築 , 古 印 密 教 中 心 的 那 爛 陀 寺 就 宏 偉 而 壯 觀 了 。

因 為 那 爛 陀 寺 本 身 , 祂 這 “ 那 爛 陀 ” 的 意 思 、 古 梵 文 的 意 思 就 是 “ 佈 施 眾 生 無 厭 ” 。 這 個 “ 佈 施 眾 生 無 厭 ” 包 括 法 佈 施 和 經 濟 的 佈 施 , 因 此 這 些 王 都 爭 先 恐 後 地 在 庵 摩 羅 樹 園 的 四 面 建 起 了 佛 廟 、 佛 寺 , 那 爛 陀 寺 就 變 成 是 非 常 的 具 有 規 模 、 雄 偉 而 壯 觀 了 。

可 以 這 樣 講 , 從   佛 祖 虹 化 之 後 , 那 爛 陀 寺 的 興 起 就 成 為 佛 教 的 一 個 標 誌 —— 密 教 興 起 的 標 誌 。 所 以 , 這 個 那 爛 陀 寺 實 際 上 , 可 以 最 早 最 早 地 追 溯 到 我 們 初 聖 祖 印 度 密 教 的 大 本 營 。 由 是 , 我 們 理 所 當 然 地 可 以 認 為 , 《 楞 嚴 經 》 被 那 爛 陀 寺 所 重 視 的 一 本 密 教 的 經 典 , 實 際 上 《 楞 嚴 經 》 跟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法 緣 深 厚 。

可 以 這 樣 講 , 中 國 有 許 許 多 多 的 學 者 , 包 括   大 聖 寶   玄 奘 大 師 跟   義 淨 大 師 的 一 些 記 載 , 都 知 道 這 個 那 爛 陀 寺 像 一 座 曼 荼 羅 的 一 個 方 陣 , 因 為 曼 荼 羅 是 方 的 嘛 , 方 中 有 圓 , 圓 中 有 方 。

那 爛 陀 寺 , 寺 高 三 到 四 丈 , 用 磚 建 造 的 。 每 一 層 高 一 丈 左 右 。 一 丈 多 , 大 概 是 按 照 現 在 的 計 算 方 法 , 三 公 尺 多 一 層 , 三 公 尺 多 高 一 層 。 總 的 寺 高 是 三 到 四 丈 , 那 麼 也 就 是 有 十 二 公 尺 多 高 。 但 是 古 印 度 的 高 度 的 計 算 方 法 , 是 不 是 跟 我 們 的 計 算 方 法 一 樣 , 就 不 是 很 清 楚 , 可 能 還 會 更 高 。 用 磚 建 造 的 , 橫 樑 是 用 用 磚 平 鋪 作 為 屋 頂 , 木 板 搭 起 來 的 。 每 一 寺 的 四 邊 , 每 一 座 大 寺 的 四 邊 , 又 各 有 九 間 寮 房 ( 寮 房 就 是 僧 伽 所 住 ) 。 每 一 個 寮 房 都 是 四 方 形 。 這 個 四 方 形 也 就 是 以 曼 荼 羅 場 規 制 的 , 每 一 間 寮 房 長 度 大 概 有 一 丈 多 , 就 是 寬 也 一 丈 多 、 高 也 一 丈 多 、 長 也 一 丈 多 。

我 們 在 這 可 以 複 習 一 下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, 這 部 經 的 《 囑 累 品 》 第 十 四 品 。 《 囑 累 品 》 說 :

於 是 , 佛 告 彌 勒 菩 薩 言 : 彌 勒 ! 我 今 以 是 無 量 億 阿 僧 祇 劫 所 集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, 付 囑 於 汝 。 如 是 輩 經 , 於 佛 滅 後 末 世 之 中 , 汝 等 當 以 神 力 , 廣 宣 流 佈 于 閻 浮 提 , 無 令 斷 絕 。 所 以 者 何 ? 未 來 世 中 , 當 有 善 男 子 善 女 人 , 及 天 龍 鬼 神 乾 闥 婆 羅 剎 等 , 發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心 , 樂 於 大 法 。

解 讀 這 段 , 就 知 道 , 從 善 男 子 善 女 人 之 後 , 就 叫 天 、 龍 、 鬼 、 神 、 乾 闥 婆 、 羅 剎 , 這 些 都 是 隱 態 世 界 中 所 活 動 的 生 物 。 這 些 生 物 , 在 隱 態 世 界 中 作 威 作 福 , 那 麼 就 要 有 相 應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加 以 規 範 。 那 麼 , 《 楞 嚴 經 》 這 部 經 就 是 描 述 隱 態 世 界 的 活 動 規 律 的 。 而 且 這 部 經 也 就 是 說 , 在 隱 態 世 界 中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的 神 聖 大 法 , 弘 法 要 能 夠 取 得 順 利 的 進 展 , 在 隱 態 世 界 中 取 得 弘 法 效 果 , 將 聖 密 宗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全 面 地 展 開 , 就 在 《 楞 嚴 經 》 之 中 體 現 。

何 以 見 得 呢 ? 那 麼 這 也 就 是 我 們 學 習 :

未 來 世 中 , 當 有 善 男 子 善 女 人 , 及 天 龍 鬼 神 乾 闥 婆 羅 剎 等 , 發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心 , 樂 於 大 法 。 若 使 不 聞 如 是 等 經 ……

“ 不 聞 如 是 等 經 ” , 這 個 “ 等 ” 字 表 示 , 就 是 這 不 是 《 聖 祖 經 》 一 部 經 , 有 一 系 列 的 經 、 一 系 列 的 經 典 , 這 一 系 列 的 經 典 就 是 十 三 部 根 本 經 典 , 那 麼 《 楞 嚴 經 》 就 是 十 三 部 根 本 經 典 之 一 。

若 使 不 聞 如 是 等 經 , 則 失 善 利 。 如 此 輩 人 , 聞 是 等 經 , 必 多 信 樂 , 發 稀 有 心 , 當 以 頂 受 。 隨 諸 眾 生 所 應 得 利 , 而 為 廣 說 。 彌 勒 當 知 , 菩 薩 有 二 相 。 何 謂 為 二 ? 一 者 好 於 雜 句 文 飾 之 事 ; 二 者 不 畏 深 義 如 實 能 入 。

佛 祖 對 彌 勒 菩 薩 諄 諄 地 指 引 和 教 導 , 就 是 告 訴 , 一 種 菩 薩 則 喜 歡 “ 雜 句 文 飾 ” , 也 就 是 說 , 喜 歡 文 字 相 ; 而 另 外 一 些 菩 薩 呢 , 他 是 不 畏 懼 佛 經 再 深 , 還 是 能 夠 按 照 佛 經 中 的 如 實 、 了 義 、 究 竟 、 圓 滿 的 教 法 , 一 門 深 入 , 這 兩 種 。 這 兩 種 頭 , 也 就 是 我 們 的 《 聖 祖 經 》 , 以 及 包 括 《 聖 祖 經 》 、 《 華 嚴 經 》 、 《 大 般 若 經 》 、 《 法 華 經 》 、 《 涅 槃 經 》 、 《 楞 嚴 經 》 、 在 內 的 所 有 的 我 們 根 本 經 典 , 這 個 根 本 經 典 群 都 是 很 深 的 。 都 是 很 深 的 , 需 要 我 們 很 努 力 地 學 習 , 需 要 我 們 努 力 地 去 學 習 我 們 深 刻 的 教 理 , 尤 其 是 這 本 《 楞 嚴 經 》

這 本 《 楞 嚴 經 》 , 因 為 祂 是 包 羅 萬 象 的 , 祂 能 夠 包 含 著 《 大 般 若 經 》 的 諸 法 性 空 的 事 情 , 祂 也 包 含 著 《 華 嚴 經 》 中 的 十 方 諸 天 諸 佛 的 事 情 、 萬 法 唯 心 的 事 情 , 祂 也 能 包 容 《 法 華 經 》 的 諸 法 實 相 、 權 實 相 應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, 祂 還 包 含 著 《 涅 槃 經 》 中 的 根 本 佛 性 的 說 法 , 所 以 , 無 論 是 《 涅 槃 經 》 、 《 法 華 經 》 、 《 華 嚴 經 》 、 《 般 若 經 》 , 這 些 事 相 , 以 及 《 大 日 經 》 、 《 金 剛 頂 經 》 的 密 教 教 相 理 念 , 祂 全 包 容 進 去 , 說 明 祂 是 一 部 和 諧 的 經 。 作 為 佛 教 徒 來 說 , 猶 似 基 督 教 一 樣 , 好 像 基 督 教 祂 六 十 六 卷 全 部 集 中 在 一 本 《 聖 經 》 頭 。 我 們 的 這 個 《 楞 嚴 經 》 , 也 就 是 說 , 把 佛 教 的 所 有 的 根 本 教 義 系 統 都 包 含 在 這 個 《 楞 嚴 經 》

這 樣 一 部 包 羅 萬 象 、 容 納 了 佛 教 所 有 根 本 教 義 的 這 樣 的 一 部 經 典 , 祂 完 全 地 補 償 和 跟 進 了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——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展 開 。 因 此 , 我 們 可 以 在 《 囑 累 品 》 頭 看 看   佛 祖 是 怎 麼 樣 交 待 彌 勒 菩 薩 的 , 因 為 彌 勒 菩 薩 是 未 來 佛 嘛 , 是 弘 法 的 嘛 。 因 此 , 祂 就 講 :

菩 薩 有 二 相 。 何 謂 為 二 ? 一 者 好 於 雜 句 文 飾 之 事 ; 二 者 不 畏 深 義 如 實 能 入 。 若 好 雜 句 文 飾 者 , 當 知 是 為 新 學 菩 薩 ; 若 於 如 是 無 染 無 著 甚 深 經 典 , 無 有 恐 畏 , 能 入 其 中 , 聞 已 心 淨 , 受 持 讀 誦 , 如 說 修 行 , 當 知 是 為 久 修 道 行 。

這 〝 新 、 舊 菩 薩 〞 的 判 釋 , 實 際 上 同 樣 適 用 於 《 楞 嚴 經 》 。   佛 祖 繼 續 解 繹 :

彌 勒 ! 復 有 二 法 , 名 新 學 者 , 不 能 決 定 於 甚 深 法 。 何 等 為 二 ? 一 者 所 未 聞 深 經 , 聞 之 驚 怖 生 疑 , 不 能 隨 順 , 譭 謗 不 信 , 而 作 是 言 : 我 初 不 聞 , 從 何 所 來 ?

祂 聖 示 , 有 一 些 新 修 菩 薩 就 懷 疑 這 部 經 的 存 在 。 他 說 , 我 最 初 從 來 沒 有 聽 見 過 , 這 部 經 是 從 哪 里 來 得 啊 ? 所 以 , 這 樣 的 人 聞 到 這 樣 深 妙 的 大 經 , 就 驚 怖 生 疑 了 , 就 驚 慌 了 , 感 覺 到 很 恐 怖 了 , 產 生 懷 疑 了 , 不 能 夠 隨 順 了 , 甚 至 譭 謗 了 , 甚 至 不 信 。 佛 祖 已 經 有 所 綬 紀 、 有 所 預 言 了 。 所 以 這 樣 的 人 , 他 往 往 就 是 很 我 慢 了 , 他 不 知 道 天 高 地 厚 , 繼 續 說 : 哎 呀 , 我 為 什 麼 最 初 都 是 沒 有 聽 到 這 本 經 典 ? 這 個 經 典 是 從 哪 里 來 的 ?

那 麼 當 然 , 還 有 另 外 一 批 人 說 :

二 者 若 有 護 持 解 說 如 是 深 經 者 , 不 肯 親 近 供 養 恭 敬 , 或 時 於 中 說 其 過 惡 。 有 此 二 法 , 當 知 是 新 學 菩 薩 , 為 自 毀 傷 。 不 能 於 深 法 中 , 調 伏 其 心 。

那 麼 , 對 《 楞 嚴 經 》 所 示 的 法 , 這 不 能 夠 隨 順 、 不 能 夠 相 信 , 甚 至 譭 謗 、 不 信 我 們 的 聖 教 、 跟 《 楞 嚴 經 》 所 教 授 的 大 法 、 隱 態 世 界 的 大 法 , 不 相 信 , 不 相 信 還 要 譭 謗 。

這 也 就 是 對 新 修 菩 薩 的 綬 紀 和 預 言 , 諄 諄 地 教 導 我 們 要 留 意 的 。 這 所 講 的 , 也 適 用 於 《 楞 嚴 經 》 。 雖 然 這 個 《 楞 嚴 經 》 跟 《 聖 祖 經 》 看 來 好 像 是 兩 本 經 , 實 際 上 是 承 上 啟 下 的 同 一 本 經 , 《 楞 嚴 經 》 是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進 一 步 的 展 開 。

在 《 囑 累 品 》 第 十 四 中 :

彌 勒 菩 薩 聞 說 是 已 , 白 佛 言 : “ 世 尊 ! 未 曾 有 也 。 如 佛 所 說 , 我 當 遠 離 如 斯 之 惡 , 奉 持 如 來 無 數 阿 僧 祇 劫 所 集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。 若 未 來 世 , 善 男 子 善 女 人 , 求 大 乘 者 , 當 令 手 得 如 是 等 經 , 與 其 念 力 , 使 受 持 讀 誦 , 為 他 廣 說 。 世 尊 ! 若 後 末 世 , 有 能 受 持 讀 誦 , 為 他 說 者 , 當 知 是 彌 勒 神 力 之 所 建 立 。 ” 佛 言 : “ 善 哉 ! 善 哉 ! 彌 勒 ! 如 汝 所 說 , 佛 助 爾 喜 。 ”

從 這 個 結 論 上 來 看 , 下 面 更 為 精 彩 :

於 是 一 切 菩 薩 , 合 掌 白 佛 : “ 我 等 亦 於 如 來 滅 後 , 十 方 國 土 , 廣 宣 流 佈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, 復 當 開 導 諸 說 法 者 , 令 得 是 經 。 ”

《 聖 祖 經 . 囑 累 品 》 所 聖 示 , 實 際 上 就 是 為 《 楞 嚴 經 》 的 出 世 已 經 做 好 了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的 準 備 。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這 部 《 聖 祖 經 》 , 經 過 我 們 的 解 密 以 後 , 可 以 看 到 , 已 經 昭 然 若 揭 了 , 義 理 非 常 的 清 楚 明 白 了 。 而 《 楞 嚴 經 》 , 真 是 我 們 的 讚 歎 之 經 , 這 樣 的 一 部 經 。 我 們 希 望 大 家 好 好 地 學 習 , 能 夠 得 到 現 實 的 受 益 , 獲 得 大 成 就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各 位 聽 眾 下 次 再 見 ! 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。 我 們 希 望 下 星 期 能 夠 再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繼 續 聖 示 。 謝 謝   師 尊 ! 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