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243 次
2013 年 3 月 30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信 仰 構 成   法 性 聖 用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我 們 今 天 很 有 聖 緣 ,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來 到 我 們 電 臺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,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最 近 中 國 發 生 了 一 些 令 人 鼓 舞 的 情 況 , 不 知 道 可 不 可 以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介 紹 一 下 呢 ?

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3330 日 , 第 243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    我 們 第 242 次 聖 密 龍 講 , 討 論 到 中 國 習 近 平 主 席 和 夫 人 彭 麗 媛 女 士 率 領 代 表 團 訪 問 四 個 國 家 。 訪 問 的 第 一 個 國 家 是 俄 羅 斯 , 這 按 照 預 定 的 時 間 表 , 一 天 半 的 時 間 內 , 有 二 十 場 的 正 式 的 外 交 活 動 。 根 據 最 近 的 報 導 , 習 近 平 主 席 他 說 , 訪 俄 的 成 果 遠 超 過 預 想 , 有 一 些 非 常 重 大 的 成 果 , 是 他 預 先 所 沒 有 安 排 的 , 是 由 俄 羅 斯 的 主 要 領 導 普 京 , 應 他 的 邀 請 而 作 出 的 , 就 是 邀 請 習 近 平 主 席 參 訪 俄 羅 斯 聯 邦 的 國 防 部 。

    這 個 國 防 部 最 高 作 戰 指 揮 中 心 是 從 來 沒 有 開 放 過 的 , 對 外 國 的 元 首 是 從 來 沒 有 開 放 過 的 , 而 現 在 俄 羅 斯 總 統 普 京 主 動 地 邀 請 習 近 平 主 席 去 參 訪 。 這 說 明 了 , 這 次 訪 問 俄 羅 斯 是 高 規 格 中 的 高 規 格 , 特 殊 中 的 特 殊 , 也 是 訪 問 俄 羅 斯 的 成 果 是 圓 滿 之 中 的 圓 滿 。

    同 時 , 中 國 的 第 一 夫 人 亮 相 , 引 發 了 中 國 國 內 以 及 世 界 整 體 的 反 響 、 熱 議 , 普 遍 地 給 予 好 評 。

    這 次 訪 問 中 , 彭 麗 媛 女 士 她 不 僅 是 以 夫 人 的 身 份 , 她 而 且 是 一 個 現 役 的 軍 人 , 是 一 位 將 軍 。 她 真 是 文 武 全 才 、 德 藝 雙 馨 的 人 物 , 她 甚 至 可 以 和 孫 中 山 先 生 的 夫 人 ── 國 母 宋 慶 齡 女 士 相 媲 美 。

    宋 慶 齡 女 士 , 是 近 代 中 國 最 受 尊 敬 的 人 。 宋 慶 齡 女 士 以 國 母 的 身 份 , 一 起 處 於 在 令 人 敬 佩 的 地 位 , 無 論 是 國 民 黨 還 是 共 產 黨 , 都 把 宋 慶 齡 女 士 置 於 最 高 的 位 置 。 因 此 , 她 被 歷 史 地 尊 稱 為 中 華 民 國 第 一 夫 人 、 〝 國 母 〞 , 在 中 國 的 近 代 史 上 似 乎 沒 有 任 何 女 性 可 以 和 她 想 比 擬 。 她 那 慈 悲 高 雅 的 儀 容 , 仁 愛 人 性 的 胸 懷 , 令 她 在 中 國 近 代 史 上 激 烈 的 政 治 衝 突 、 激 烈 的 政 治 變 化 中 , 世 事 起 伏 不 定 , 但 是 她 始 終 保 持 沉 默 , 終 日 沉 浸 於 書 畫 山 水 之 中 , 逍 遙 地 度 過 自 己 的 晚 年 。 作 為 一 名 年 青 時 代 一 直 到 中 年 時 代 到 老 年 時 代 , 都 是 一 位 熱 心 於 中 華 民 族 的 事 務 的 一 位 女 性 政 治 家 , 她 這 樣 豁 達 解 脫 的 作 為 , 無 不 讓 人 感 慨 , 這 應 該 是 飽 經 世 事 、 世 事 洞 明 以 後 的 精 神 凝 練 。

    但 是 , 宋 慶 齡 女 士 的 時 代 已 經 過 去 , 她 在 上 一 世 紀 80 年 代 初 就 已 經 成 為 古 人 。

    世 界 進 入 了 現 代 。 作 為 偉 大 的 中 華 民 族 , 偉 大 的 大 好 山 河 。 〝 江 山 如 此 多 嬌 〞 , 當 世 界 進 入 現 代 的 時 候 , 從 近 代 進 入 現 代 的 時 候 , 每 代 都 有 治 國 安 邦 、 才 華 橫 溢 的 偉 人 顯 現 , 他 們 的 政 治 家 的 作 為 , 政 治 家 的 大 手 筆 , 妙 成 詩 篇 和 文 章 , 他 們 那 些 膾 炙 人 口 的 佳 話 , 都 會 歷 史 地 被 流 傳 數 百 年 。

    在 現 代 為 人 所 稱 道 的 所 謂 的 〝 軟 實 力 〞 , 在 夫 人 彭 麗 媛 女 士 的 端 莊 的 儀 態 , 沉 穩 、 含 蓄 、 大 氣 , 眉 宇 中 不 失 一 位 軍 人 的 英 姿 , 將 軍 的 颯 爽 之 態 , 表 露 無 遺 。 而 這 次 隨 著 習 近 平 主 席 訪 問 四 國 , 取 得 圓 滿 的 成 功 , 這 還 是 她 政 治 道 路 上 作 為 高 端 的 第 一 夫 人 的 地 位 , 她 的 歷 史 作 用 和 卓 越 貢 獻 , 在 往 後 的 日 子 還 大 有 作 為 。 從 絕 對 意 義 上 講 , 有 可 能 超 過 中 國 近 代 史 上 國 母 ── 孫 中 山 先 生 的 夫 人 宋 慶 齡 女 士 。 宋 慶 齡 女 士 對 中 華 民 族 作 出 了 卓 越 的 不 可 磨 滅 的 貢 獻 。 但 是 , 彭 麗 媛 女 士 她 將 所 發 生 的 歷 史 作 用 和 可 以 預 見 和 不 能 預 見 的 , 為 中 華 民 族 所 作 出 來 的 卓 越 貢 獻 , 為 世 界 和 平 事 業 所 作 出 的 貢 獻 , 為 世 界 、 全 世 界 人 民 衛 生 以 及 健 康 的 事 業 , 都 將 作 出 前 無 古 人 的 新 的 貢 獻 。

    彭 麗 媛 女 士 的 印 象 深 刻 。 她 的 舉 止 儀 態 沉 穩 含 蓄 於 內 , 女 將 英 姿 颯 爽 於 外 , 但 是 , 她 這 次 是 作 為 國 家 主 席 的 夫 人 , 從 容 地 和 我 們 的 習 主 席 一 起 參 訪 世 界 四 個 國 家 。

    習 主 席 的 神 聖 莊 嚴 , 帶 動 了 國 母 的 神 聖 的 端 莊 。 兩 人 的 互 動 瑜 伽 , 非 常 默 契 。 中 華 民 族 —— 神 聖 的 中 華 民 族 , 神 聖 的 祖 國 , 令 她 的 兒 子 也 無 比 神 聖 、 無 比 莊 嚴 。 習 主 席 和 夫 人 彭 麗 媛 女 士 到 了 每 一 個 國 家 , 散 發 他 〝 中 國 夢 〞 的 靈 性 的 光 輝 , 令 神 聖 的 〝 中 國 夢 〞 的 靈 性 思 想 撒 落 在 全 世 界 。

    因 此 , 習 主 席 猶 如 一 位 靈 性 導 師 , 在 他 的 演 說 中 , 非 常 契 合 密 教 的 理 念 和 佛 教 的 理 念 。 他 的 睿 智 大 度 , 他 的 運 籌 帷 幄 , 他 的 穿 越 古 今 , 他 的 獨 領 風 騷 , 他 所 提 出 的 〝 中 國 夢 〞 是 中 華 民 族 振 興 、 國 家 富 強 、 令 人 民 幸 福 , 播 灑 靈 性 的 〝 大 愛 無 疆 〞 的 理 念 , 他 高 舉 〝 和 平 、 發 展 、 合 作 、 共 贏 的 旗 幟 〞 , 從 而 加 強 了 全 世 界 的 正 能 量 。

    習 近 平 作 為 一 位 國 家 的 主 席 , 他 處 理 日 本 問 題 也 是 非 常 和 平 。 在 1 月 份 , 習 近 平 還 接 見 了 日 本 的 特 使 , 親 自 跟 日 本 的 特 使 說 , 希 望 雙 方 要 理 智 地 處 理 邊 界 問 題 , 不 要 戰 爭 ; 希 望 日 本 方 面 要 明 確 , 這 是 一 個 歷 史 性 的 主 權 , 釣 魚 島 是 在 中 國 方 面 。 這 個 態 度 , 非 常 明 確 地 向 全 世 界 表 明 了 中 國 方 面 的 和 平 姿 態 , 所 謂 在 打 仗 之 前 首 先 〝 退 避 三 舍 〞 , 禮 讓 對 方 , 希 望 對 方 也 退 避 三 舍 吧 , 不 要 再 來 挑 釁 。 這 是 符 合 中 國 傳 統 的 兵 法 。

    所 以 , 習 主 席 這 次 訪 問 之 前 , 在 1 月 份 、 2 月 份 的 時 候 , 就 已 經 安 頓 好 了 日 本 的 問 題 , 非 常 理 智 地 、 非 常 大 氣 地 、 非 常 豁 達 地 、 非 常 智 慧 地 向 全 世 界 宣 告 祖 國 的 和 平 姿 態 。

    因 為 我 們 主 要 是 討 論 宗 教 問 題 。 宗 教 問 題 , 在 這 個 之 前 , 我 們 曾 經 念 過 卓 新 平 先 生 在 〝 兩 代 會 〞 的 時 候 接 受 《 宗 教 週 刊 》 的 訪 問 , 卓 新 平 先 生 有 一 篇 長 篇 的 報 導 。 這 個 是 刊 登 於 《 中 國 民 族 報 》 上 的 。 從 篇 幅 看 來 是 全 文 刊 登 , 我 們 在 以 前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, 沒 有 能 夠 有 足 夠 的 時 間 來 將 它 學 習 完 , 我 們 今 天 繼 續 學 習 。

    繼 上 一 次 《 宗 教 週 刊 》 所 提 的 問 題 , 那 個 問 題 是 , 《 宗 教 週 刊 》 記 者 說 :

    那 麼 , 請 您 談 談 對 信 仰 、 宗 教 的 理 解 , 以 及 其 在 當 代 中 國 有 什 麼 意 義 ?

    卓 新 平 先 生 說 :

    這 是 當 代 中 國 社 會 及 其 理 論 界 、 學 術 界 頗 為 糾 結 的 一 個 問 題 。 人 們 究 竟 有 沒 有 信 仰 、 需 不 需 要 信 仰 , 這 也 是 在 公 眾 討 論 中 認 識 不 清 、 爭 議 很 多 的 一 個 焦 點 。 其 實 , 信 仰 是 人 類 本 性 的 內 在 構 成 , 與 人 類 從 古 到 今 的 發 展 密 切 交 織 。 信 仰 之 所 以 成 了 問 題 , 乃 是 是 中 國 近 現 代 發 展 中 出 現 的 社 會 及 認 識 問 題 , 是 中 國 人 在 其 精 神 生 活 中 顯 出 的 某 種 識 別 迷 惘 和 方 向 感 的 迷 失 。 不 可 否 認 , 信 仰 問 題 已 經 成 了 制 約 當 前 中 國 可 持 續 發 展 的 關 鍵 問 題 之 一 , 信 仰 缺 失 或 扭 曲 在 當 今 公 眾 社 會 生 活 中 也 是 一 個 不 爭 的 事 實 。 這 已 經 在 很 大 程 度 上 影 響 到 中 國 人 的 精 神 家 園 的 構 建 和 其 人 格 心 性 的 塑 造 , 因 此 , 對 這 一 問 題 的 探 討 具 有 現 實 意 義 和 思 想 意 義 , 很 有 必 要 對 之 加 以 認 真 梳 理 和 透 徹 澄 清 。 有 些 人 只 是 從 負 面 來 看 信 仰 , 然 而 , 中 華 民 族 的 振 興 , 是 需 要 信 仰 的 指 導 和 支 持 的 。

    同 樣 , 宗 教 是 什 麼 ? 中 國 人 有 沒 有 宗 教 、 需 不 需 要 宗 教 ? 這 也 是 人 們 仍 在 爭 論 、 難 達 統 一 的 問 題 。 尤 其 是 對 社 會 主 義 社 會 的 宗 教 應 該 怎 樣 看 , 對 當 今 中 國 社 會 主 義 社 會 的 宗 教 應 該 如 何 定 位 , 都 是 目 前 在 理 論 上 和 實 踐 上 都 沒 有 解 決 的 問 題 。 由 於 對 宗 教 的 理 解 涉 及 到 對 其 政 治 及 社 會 評 價 , 非 常 敏 感 , 故 人 們 也 極 少 或 難 以 從 文 化 層 面 對 宗 教 加 以 較 為 透 徹 地 評 說 。 這 , 除 了 對 宗 教 的 價 值 判 斷 及 社 會 定 位 之 外 , 人 們 至 少 在 兩 個 問 題 上 還 存 在 著 明 顯 分 歧 , 一 是 當 今 世 界 的 宗 教 發 展 究 竟 是 〝 復 興 〞 還 是 〝 衰 落 〞 , 二 是 當 前 中 國 的 宗 教 存 在 究 竟 是 較 為 普 遍 的 現 象 還 是 個 別 地 區 、 少 數 人 群 的 現 象 , 中 國 的 宗 教 是 否 因 〝 恢 復 〞 而 出 現 迅 猛 發 展 的 〝 復 興 〞 。 這 種 對 國 際 國 內 宗 教 現 狀 的 判 斷 , 在 很 大 程 度 上 也 涉 及 到 對 宗 教 的 理 解 問 題 。 其 實 , 對 宗 教 如 何 理 解 , 已 直 接 影 響 到 我 們 文 化 戰 略 的 思 考 和 制 定 。 由 於 目 前 我 們 的 文 化 戰 略 中 尚 沒 有 宗 教 文 化 的 地 位 , 我 們 的 文 化 〝 軟 實 力 〞 構 成 中 沒 有 考 慮 宗 教 的 因 素 , 在 世 界 範 圍 的 文 化 戰 略 、 文 化 博 弈 、 文 化 浸 潤 中 , 我 們 的 文 化 〝 走 出 去 〞 仍 處 於 弱 勢 , 我 們 的 宗 教 文 化 所 發 揮 的 作 用 也 仍 然 微 乎 其 微 。 而 中 外 關 係 上 〝 黃 金 紐 帶 〞 的 維 繫 、 〝 絲 綢 之 路 〞 的 開 拓 , 都 與 宗 教 相 關 。 所 以 說 , 我 們 必 須 從 世 界 範 圍 、 特 別 是 從 中 西 交 往 與 對 峙 、 周 邊 國 家 與 中 國 的 關 係 及 對 中 國 的 影 響 等 方 面 來 認 真 考 慮 宗 教 與 文 化 戰 略 的 關 係 問 題 , 並 把 重 點 放 在 中 國 宗 教 與 文 化 戰 略 的 基 本 構 思 和 實 施 上 。

    這 一 段 , 其 實 我 們 在 前 前 次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已 經 學 習 過 了 , 但 是 我 們 沒 有 展 開 來 討 論 。

    我 們 展 開 來 討 論 , 主 要 付 之 於 實 踐 , 尤 其 是 對 我 們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解 密 和 深 入 地 探 索 , 有 重 要 的 現 實 意 義 , 有 法 性 的 意 義 。

    大 家 知 道 , 卓 新 平 先 生 他 的 主 要 研 究 重 點 是 基 督 教 , 但 是 , 他 也 融 入 了 佛 教 的 思 想 和 理 念 。 這 講 : 「 人 們 究 竟 有 沒 有 信 仰 、 需 不 需 要 信 仰 , 這 也 是 在 公 眾 討 論 中 認 識 不 清 、 爭 議 很 多 的 一 個 焦 點 。 」 他 說 : 「 其 實 , 信 仰 是 人 類 本 性 的 內 在 構 成 , 與 人 類 從 古 到 今 的 發 展 密 切 交 織 。 」 他 這 句 話 , 實 際 上 , 〝 本 性 的 內 在 構 成 〞 , 也 就 是 說 是 人 們 法 性 的 一 個 組 成 部 份 。 而 我 們 《 足 本 經 》 的 展 開 , 也 真 實 地 揭 露 更 深 層 次 的 法 性 層 面 如 何 昇 起 大 用 , 因 此 , 跟 我 們 目 前 《 足 本 經 》 的 展 開 , 深 入 地 討 論 , 付 之 於 修 行 實 踐 、 渡 眾 實 踐 , 具 有 重 要 的 意 義 。

    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到 此 結 束 , 明 天 繼 續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    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    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的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龍 講 聖 示 。 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