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211 次
2012 年 12 月 8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 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清 淨 小 鸞   無 我 反 省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我 們 今 天 很 有 聖 緣 ,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來 到 我 們 電 臺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最 近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聖 密 龍 講 之 中 , 開 始 接 近 聖 密 宗 宗 下 的 核 心 理 念 “ 聖 密 菩 提 心 ” , 從 而 引 致 很 多 聽 眾 朋 友 的 來 信 。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就 這 一 個 主 題 , 繼 續 地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宗 下 的 理 念 。

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示 。

 
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最 近 由 於 聖 密 龍 講 越 來 越 接 近 於 我 們 的 核 心 理 念 “ 聖 密 菩 提 心 ” , 討 論 了 聖 密 菩 提 心 的 價 值 , 和 討 論 了 聖 密 菩 提 心 在 整 個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-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核 心 問 題 , 所 以 , 就 是 引 致 了 世 界 許 多 聽 眾 的 回 信 , 這 些 回 信 非 常 非 常 的 好 , 有 些 回 信 很 令 人 發 人 深 省 , 令 我 們 思 索 , 令 我 們 改 善 如 何 做 好 聖 密 龍 講 。 有 新 修 的 , 也 有 老 修 的 , 有 的 是 原 來 是 佛 教 的 其 他 學 派 的 學 生 , 有 的 是 其 他 學 派 的 法 師 , 他 們 寫 來 的 問 題 都 非 常 好 。 我 注 意 到 在 很 多 來 信 中 間 , 其 中 有 一 封 來 信 , 他 說 : 聖 密 菩 提 心 確 實 是 非 常 好 , 令 我 們 有 茅 塞 頓 開 的 感 覺 , 但 是 我 們 就 是 有 一 點 擔 憂 , 因 為 聖 密 宗 太 難 。

聖 密 宗 太 難 嗎 ? 可 能 由 於 我 們 某 一 些 聖 密 龍 講 引 起 聽 眾 的 擔 憂 , 聖 密 宗 有 那 麼 多 的 修 法 , 因 為 中 國 人 都 是 崇 尚 簡 明 的 , 希 望 能 夠 最 直 接 、 最 簡 明 地 學 一 些 法 , 而 且 學 了 以 後 呢 , 馬 上 就 能 夠 用 ── 學 以 致 用 。

事 實 上 , 說 難 也 不 難 , 當 然 並 不 容 易 , 說 容 易 也 並 不 容 易 。

我 們 學 法 雖 然 叫 古 梵 密 , 雖 然 叫 聖 密 宗 , 雖 然 叫 金 剛 禪 , 但 是 , 跟 普 通 的 禪 法 、 跟 佛 教 其 他 的 流 派 所 教 導 的 基 本 原 則 是 一 樣 的 , 我 們 所 講 的 佛 法 是 一 味 的 嘛 。

我 們 現 在 雖 然 學 了 《 異 部 宗 輪 論 》 , 但 是 實 際 上 還 沒 有 展 開 這 部 《 異 部 宗 輪 論 》 的 討 論 , 只 不 過 是 提 了 一 個 頭 , 我 們 也 提 了 《 阿 毗 達 磨 大 毗 婆 娑 論 》 , 這 部 論 幾 十 萬 字 , 我 們 也 沒 有 開 始 展 開 地 討 論 , 我 們 就 是 從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-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相 關 的 經 典 擷 取 其 摘 要 , 同 時 , 和 我 們 足 本 經 有 機 地 結 合 , 融 和 地 加 以 討 論 起 。

為 什 麼 要 如 此 討 論 ?

究 其 原 因 也 是 蠻 清 楚 明 白 的 , 我 們 講 佛 法 一 味 。 十 二 乘 教 判 實 際 上 形 成 一 個 圓 滿 、 究 竟 、 了 義 的 聖 密 剎 末 利 磋 , 圓 滿 、 究 竟 、 了 義 的 無 相 法 輪 , 就 是 猶 如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- 聖 密 宗 金 剛 禪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那 樣 , 這 個 會 徽 那 樣 , 會 徽 所 表 示 的 , 就 是 我 們 現 在 正 在 做 的 。

在 許 多 來 信 中 , 有 的 法 師 來 信 說 , 我 們 是 學 淨 土 的 , 有 的 說 我 們 是 修 禪 宗 的 , 更 有 的 說 , 我 們 是 學 天 台 的 。 我 們 修 淨 土 、 修 禪 宗 、 修 天 台 , 那 我 們 怎 麼 樣 學 修 聖 密 宗 呢 ?

我 們 說 , 你 們 修 習 淨 土 、 修 習 禪 宗 、 修 習 天 台 , 其 實 跟 修 習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一 個 樣 , 無 二 無 別 , 所 以 你 們 修 其 他 流 派 的 佛 教 法 門 跟 修 聖 密 宗 一 樣 , 只 要 符 合 你 們 根 器 的 都 是 好 法 。

我 們 舉 一 個 例 子 。 在 明 朝 末 年 , 有 一 位 居 士 姓 葉 , 叫 葉 紹 袁 , 他 是 1589 年 生 的 人 , 是 1648 年 圓 寂 的 , 也 就 是 17 世 紀 中 葉 涅 槃 的 。 後 來 的 人 把 他 歸 類 為 文 學 家 , 他 是 虔 誠 的 佛 教 徒 。 他 晚 年 自 己 號 稱 天 寥 道 人 , 是 江 蘇 吳 江 分 湖 人 。 天 啟 五 年 , 中 了 進 士 , 官 拜 工 部 主 事 , 由 於 他 性 好 清 淨 , 不 喜 歡 做 很 多 衙 門 官 吏 的 職 責 , 所 以 用 一 個 藉 口 說 母 親 老 了 , 所 以 他 告 老 還 鄉 , 要 照 顧 母 親 。 因 為 他 是 文 學 家 啦 , 所 以 做 詩 、 寫 文 章 是 他 的 專 長 。 但 是 更 好 的 專 長 就 是 學 佛 。

他 的 妻 子 , 跟 他 是 修 持 道 路 上 的 好 朋 友 , 妻 子 的 名 字 , 姓 沈 , 叫 宜 修 , 宜 , 是 適 宜 的 宜 , 修 , 就 是 修 煉 的 修 , 她 的 名 字 詮 釋 似 乎 就 是 適 宜 去 修 煉 。

他 生 就 了 八 個 兒 子 , 五 個 女 兒 , 當 然 這 是 在 現 代 來 看 是 很 不 可 思 議 的 事 情 , 因 為 我 們 現 在 都 是 獨 生 子 女 , 沒 有 可 能 生 八 個 兒 子 、 五 個 女 兒 的 , 但 是 他 最 終 出 家 為 僧 了 , 而 且 他 八 個 兒 子 之 中 , 帶 了 三 子 出 家 為 僧 , 當 然 , 這 三 子 出 家 為 僧 有 他 自 己 的 人 生 背 景 在 頭 。 他 賦 詩 譜 詞 是 好 手 , 尤 其 這 五 個 女 兒 中 間 的 第 三 個 女 兒 非 常 有 文 藻 。

那 麼 他 自 己 本 人 因 為 喜 歡 清 淨 , 所 以 在 明 代 失 敗 、 清 代 興 起 之 際 , 他 帶 了 三 子 出 家 為 僧 入 空 門 。 他 自 己 法 名 稱 為 木 弗 , 號 栗 庵 。 所 謂 的 木 弗 就 是 樹 木 的 木 , 弗 就 是 用 來 做 法 事 的 拂 , 古 代 稱 為 麈 , 手 上 提 著 的 那 個 麈 , 這 個 麈 就 是 我 們 維 摩 聖 祖 坐 在 維 摩 精 舍 頭 手 拿 的 那 個 麈 , 召 請 諸 天 諸 佛 來 曼 荼 羅 場 的 法 器 , 當 然 唐 代 的 時 候 , 這 個 拂 的 名 字 就 稱 為 麈 , 所 謂 的 “ 經 麈 手 中 持 ” , 就 是 這 個 麈 。 但 是 到 明 朝 的 時 候 就 比 較 通 俗 了 , 就 稱 為 拂 。 一 般 人 是 把 這 個 拂 當 了 用 來 撣 灰 塵 的 , 但 其 實 不 是 , 它 是 用 來 做 曼 荼 羅 場 法 事 的 法 器 。

他 的 女 兒 也 是 很 有 名 、 很 有 名 。 所 謂 的 很 有 名 , 不 僅 是 文 采 有 名 , 而 且 生 活 的 經 歷 也 非 常 有 名 , 他 的 女 兒 十 七 歲 的 時 候 就 已 經 圓 寂 了 。 他 女 兒 的 身 世 , 作 為 後 人 而 言 , 有 專 門 研 究 他 女 兒 的 一 些 學 術 團 體 , 來 對 她 進 行 追 思 , 其 中 有 佛 學 的 原 因 , 也 有 是 文 學 的 原 因 。

拿 佛 學 而 講 , 就 我 們 經 常 討 論 的 反 省 。 因 為 很 多 的 來 信 中 間 , 其 中 也 有 講 到 , 師 父 的 法 是 好 聽 , 師 父 的 法 也 非 常 吸 引 人 去 學 , 但 有 一 個 問 題 , 要 反 省 可 不 是 很 容 易 的 一 件 事 情 , 就 是 反 省 --- 我 不 能 反 省 。

我 反 省 不 好 , 我 們 希 望 師 父 能 夠 跟 我 們 講 一 講 反 省 , 怎 麼 樣 能 夠 反 省 好 , 因 為 如 果 我 們 反 省 不 好 , 我 們 聖 密 菩 提 心 是 絕 對 沒 有 可 能 達 到 的 , 我 們 反 省 不 好 的 話 呢 , 很 可 能 我 們 的 聖 密 家 庭 也 是 圓 成 不 了 的 。 其 實 啊 , 反 省 , 反 省 直 接 關 係 到 我 們 個 人 的 解 脫 , 你 反 省 得 好 , 你 解 脫 的 可 能 性 就 大 , 反 省 得 好 , 幫 助 眾 生 的 可 能 就 大 , 反 省 不 好 , 你 自 己 的 修 行 就 不 會 有 進 步 。

那 有 些 人 就 說 , 噢 , 我 一 生 都 沒 有 做 過 錯 事 , 我 除 了 我 從 小 的 時 候 不 聽 爸 爸 媽 媽 的 話 , 要 去 念 書 我 逃 課 ---- 我 不 上 課 , 我 要 去 玩 , 這 個 我 需 要 反 省 以 外 , 我 長 大 以 後 就 沒 有 做 過 錯 事 。 如 果 事 實 果 真 如 此 , 當 然 沒 有 什 麼 可 以 反 省 。

所 以 呢 , 我 們 今 天 來 借 用 傑 出 的 反 省 事 件 , 舉 這 一 位 葉 紹 袁 先 生 的 第 三 個 女 兒 的 反 省 。 因 為 第 三 個 女 兒 也 是 一 個 文 學 家 , 出 口 成 章 、 口 誦 立 詩 的 少 年 女 性 文 學 家 。

葉 小 鸞 , 字 瓊 章 。 我 們 看 看 她 的 反 省 是 怎 麼 樣 的 。

這 位 葉 小 鸞 她 作 為 居 士 皈 依 天 台 宗 的 一 個 高 僧 , 高 僧 在 皈 依 的 時 候 就 給 她 唱 戒 , 給 她 審 戒 。 審 戒 是 以 最 普 通 的 戒 法 開 始 審 起 。

當 導 師 坐 在 上 面 , 審 戒 木 在 桌 子 上 一 拍 的 時 候 , 就 問 她 “ 戒 子 , 你 曾 經 有 沒 有 犯 過 戒 殺 ? ”

這 個 葉 小 鸞 該 怎 麼 回 答 ?

她 說 : “ 曾 犯 。 ”

她 就 承 認 她 就 說 我 曾 經 犯 過 殺 戒 。

這 麼 一 個 小 孩 子 才 十 五 歲 的 時 候 , 十 五 歲 的 小 女 孩 她 怎 麼 有 可 能 去 犯 殺 戒 呢 ?

她 就 反 省 了 , 她 就 講 : “ 曾 呼 小 玉 除 花 虱 , 也 遣 輕 紈 壞 蜨 衣 。 ” 這 句 話 是 什 麼 意 思 呢 ?

她 說 , 我 曾 經 啊 , 叫 我 們 的 家 僮 啊 、 丫 鬟 啊 : 小 玉 , 曾 經 去 花 園 中 消 滅 那 些 小 蟲 子 , 她 做 過 了 。 所 以 這 就 是 犯 了 殺 戒 了 。

她 反 省 兩 條 , 第 一 條 , 她 就 說 我 讓 我 們 家 的 家 僮 丫 鬟 啊 , 去 除 殺 花 葉 上 的 小 蟲 ── 花 虱 。 這 個 虱 就 是 跳 蚤 、 蝨 子 的 虱 。 “ 也 遣 輕 紈 壞 蜨 衣 ” 。 她 也 曾 拿 了 自 己 身 上 所 穿 的 衣 服 , 脫 下 來 , 為 了 什 麼 呢 ? 為 了 去 追 尋 花 園 的 蝴 蝶 , 就 是 把 蝴 蝶 翅 膀 都 弄 壞 了 , 蝴 蝶 是 抓 到 了 , 但 是 蝴 蝶 都 死 了 , 因 此 她 就 犯 了 殺 戒 。

可 以 見 到 , 她 對 自 己 的 反 省 也 是 非 常 深 刻 、 實 在 和 全 面 的 , 因 為 所 謂 的 反 省 , 實 際 上 就 是 指 起 心 動 念 , 有 沒 有 做 過 這 些 戒 律 所 不 允 許 的 事 情 , 如 果 做 過 了 , 那 麼 就 要 老 老 實 實 地 承 認 。

大 師 父 、 戒 和 尚 又 把 這 個 審 戒 木 在 桌 上 一 拍 , 說 : “ 有 曾 經 犯 過 偷 盜 的 事 情 沒 有 啊 ? ”

這 個 葉 小 鸞 怎 麼 說 呢 ? 她 說 也 曾 經 犯 過 了 。

她 為 什 麼 說 呢 ? 她 說 :

“ 不 知 新 綠 誰 家 樹 , 怪 底 清 簫 何 處 聲 。 ”

她 說 春 天 來 臨 了 , 看 見 院 子 的 花 草 樹 木 , 隨 著 春 天 的 來 臨 都 泛 出 了 美 麗 的 綠 顏 色 。 那 麼 , 這 個 綠 顏 色 呢 ? 院 子 它 自 己 長 出 來 的 , 她 就 把 那 些 美 麗 的 樹 枝 , 摘 下 來 插 在 自 己 的 衣 襟 上 。 這 本 來 應 該 是 沒 有 什 麼 事 情 的 , 但 是 她 反 省 到 , 因 為 她 侵 犯 了 這 個 樹 , 樹 也 是 生 命 , 侵 犯 了 這 個 樹 的 生 命 。 另 外 , 她 在 園 子 欣 賞 春 天 的 時 候 , 聽 見 了 遠 處 吹 簫 的 聲 音 , 那 個 簫 吹 得 非 常 的 清 悠 和 高 昂 , 她 聽 啊 聽 啊 , 都 聽 得 入 神 了 , 不 知 道 哪 里 飄 過 來 的 聲 音 。 但 是 她 感 覺 她 沒 有 征 得 別 人 的 同 意 , 她 不 應 該 聽 這 個 聲 音 , 因 為 是 要 征 得 人 家 的 同 意 , 她 才 可 以 聽 這 個 聲 音 , 她 才 可 以 去 欣 賞 這 個 聲 音 , 沒 有 征 得 別 人 的 同 意 她 是 不 可 以 去 欣 賞 的 。 因 為 古 代 人 他 是 “ 非 禮 莫 思 , 非 禮 莫 聞 , 非 禮 莫 言 ” , 她 屬 於 沒 有 禮 貌 了 。 沒 有 征 得 人 家 同 意 不 可 以 去 看 , 沒 有 禮 貌 的 事 情 不 可 以 去 做 , 非 禮 莫 聞 , 也 就 是 說 不 該 聽 到 的 聲 音 你 不 要 去 聽 , 你 去 聽 就 是 失 去 禮 貌 了 。 她 在 這 她 反 省 , 這 她 是 犯 了 偷 盜 的 罪 。

大 師 父 又 問 她 了 : “ 你 曾 經 有 沒 有 犯 過 淫 欲 之 罪 ? ”

她 說 : “ 我 犯 過 了 。 ”

那 麼 她 十 五 歲 的 一 個 女 孩 子 , 古 代 十 五 歲 的 女 孩 子 並 非 像 現 在 十 五 歲 的 女 孩 子 , 古 代 十 五 歲 的 女 孩 子 是 不 去 想 這 些 東 西 的 。 尤 其 是 這 個 葉 小 鸞 她 是 非 常 奇 妙 的 , 她 就 是 她 的 父 親 讓 她 要 結 婚 了 , 十 七 歲 啊 , 給 她 許 了 其 他 人 , 要 讓 她 結 婚 的 時 候 , 她 就 是 不 要 結 婚 , 而 且 , 她 的 不 要 結 婚 態 度 非 常 的 堅 決 , 而 產 生 了 一 件 非 常 不 可 思 議 的 事 情 , 所 以 她 是 沒 有 可 能 犯 淫 欲 的 , 沒 有 可 能 犯 淫 欲 之 罪 的 , 那 麼 她 為 什 麼 承 認 犯 淫 欲 之 罪 呢 ?

她 說 了 , 她 說 :

“ 晚 鏡 偷 窺 眉 曲 曲 , ”

所 謂 的 晚 鏡 , 她 說 晚 上 啊 , 她 對 著 這 個 鏡 子 悄 悄 地 看 著 自 己 自 己 彎 彎 的 , 美 麗 的 眉 毛 , 看 著 自 己 美 麗 的 臉 , 她 這 樣 看 , 看 來 看 去 , 無 非 就 是 欣 賞 自 己 , 這 個 就 是 一 個 淫 念 , 所 以 她 就 承 認 她 是 犯 了 淫 罪 , 這 是 上 面 一 句 , 下 面 還 有 一 句 叫 “ 春 裙 親 繡 鳥 雙 雙 ” 。 她 說 ,  她 在 自 己 的 裙 子 上 , 繡 上 了 兩 隻 鳥 , 為 什 麼 不 繡 一 隻 鳥 , 而 是 繡 兩 隻 鳥 ? 她 說 繡 兩 隻 鳥 這 就 是 淫 欲 之 罪 , 所 以 她 也 犯 了 。 這 頭 一 個 心 戒 啦 。 所 以 要 說 反 省 啊 , 這 個 反 省 , 真 正 地 從 內 心 深 處 的 反 省 , 莫 過 於 這 位 葉 小 鸞 。

大 師 父 又 問 了 : “ 你 曾 經 有 沒 有 犯 過 這 個 妄 語 罪 啊 ? 妄 語 有 沒 有 啊 ? ”

她 也 說 了 : “ 有 啊 , 曾 經 做 過 了 。 ”

妄 語 罪 是 什 麼 呢 ? 她 說 : “ 自 謂 前 生 歡 喜 地 ” 。 她 說 我 自 己 曾 經 標 榜 過 自 己 , 說 她 的 修 行 已 經 達 到 了 歡 喜 地 。 歡 喜 地 是 十 地 之 一 , 就 是 進 入 了 菩 薩 的 果 位 。 她 後 面 一 句 話 透 露 了 真 消 息 , 她 後 面 這 句 話 是 什 麼 真 消 息 呢 ? 她 說 : “ 詭 云 今 坐 辯 才 天 。 ” 她 說 , 我 曾 經 妄 語 吹 牛 告 訴 人 家 , 她 實 際 上 ……

辯 才 天 是 什 麼 ? 這 個 辯 才 天 , 實 際 上 要 進 入 密 宗 境 界 才 會 知 道 的 , 才 十 五 歲 的 小 女 孩 , 如 果 ── 我 們 問 一 下 ── 她 沒 有 密 宗 導 師 的 教 導 , 她 哪 里 會 有 “ 辯 才 天 ” 這 個 知 識 呢 ? 如 果 她 不 是 前 世 帶 來 的 、 世 外 帶 來 的 宿 世 道 法 成 就 歡 喜 地 呢 ? 要 知 道 她 的 父 親 母 親 雖 然 是 佛 教 徒 , 她 的 父 親 雖 然 後 來 晚 年 去 出 家 了 做 了 和 尚 , 但 是 她 的 父 親 絕 不 是 學 密 教 的 。 那 麼 在 這 實 際 上 就 引 出 葉 小 鸞 修 學 密 教 的 故 事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明 天 繼 續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, 阿 彌 陀 佛 !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教 法 聖 示 。

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