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2012 年 9 月 16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 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不 聞 是 經   則 失 善 利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有 關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古 印 聖 初 祖   薄 伽 梵   至 極 維 摩 詰 和 《 維 摩 詰 經 》 的 教 相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聖 示 。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昨 天 我 們 學 習 了 《 聖 祖 經 . 佛 國 品 》 的 前 半 部 份 , 還 有 後 半 部 份 。 停 止 在 這 主 要 原 因 , 第 一 是 時 間 不 夠 , 時 間 夠 的 話 , 會 將 《 佛 國 品 》 念 完 。 第 二 個 原 因 呢 , 因 為 文 章 到 了 這 , 已 經 把 說 理 的 部 份 告 一 個 最 初 的 段 落 。

說 理 部 份 主 要 就 是 已 經 把 中 國 漢 傳 密 教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也 就 是 古 印 度 的 薄 伽 梵 密 教 的 所 作 、 所 為 、 方 向 、 目 的 全 都 講 清 楚 了 ,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要 解 密 , 以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的 立 場 解 密 。

這 部 經 在 古 印 度 、 在 中 國 大 陸 、 在 香 港 、 在 臺 灣 …… 非 常 流 行 。

《 聖 祖 經 》 其 他 流 派 不 稱 為 《 聖 祖 經 》 , 但 是 其 他 流 派 , 對 於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這 本 經 , 是 承 認 的 。 從 印 度 、 中 國 ( 含 西 藏 、 臺 灣 ) 、 日 本 等 國 家 、 東 亞 地 區 的 廣 大 面 積 的 所 引 起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的 信 , 是 不 可 動 搖 的 , 是 可 以 確 信 的 。

從 研 究 的 人 數 的 比 例 看 , 《 聖 祖 經 》 在 中 國 , 專 門 研 究 的 世 出 世 法 的 學 者 歷 代 都 有 。 尤 其 學 者 大 菩 薩 , 有 很 透 徹 的 瞭 解 。 為 什 麼 中 國 人 特 別 喜 歡 這 本 經 ? 因 為 中 華 民 族 的 民 族 性 , 從 古 到 今 , 都 是 崇 尚 簡 易 、 直 接 , 不 喜 歡 複 雜 的 推 理 。 這 與 民 族 性 有 關 。

所 以 啊 , 從 今 天 看 來 ,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所 討 論 的 《 聖 祖 經 》 , 祂 不 同 於 古 人 們 、 前 人 們 的 , 不 同 於 世 間 法 的 研 究 立 場 , 而 是 不 落 窠 臼 的 新 說 , 但 這 些 新 說 實 際 上 是 深 層 的 解 密 , 但 以 宗 下 而 論 , 以 簡 本 經 為 基 礎 , 則 沒 有 深 到 哪 裡 去 。 而 足 本 經 作 為 解 密 的 方 向 。 所 以 在 現 代 的 世 界 , 是 比 較 重 理 性 , 重 思 維 , 有 非 常 強 的 邏 輯 性 和 思 辨 性 ,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有 非 常 強 的 理 論 性 和 修 持 的 實 踐 性 。

作 為 一 種 知 識 ,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解 密 , 開 拓 了 學 者 們 的 視 野 。 在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研 究 中 , 無 論 從 歷 史 的 角 度 , 或 者 是 從 佛 教 的 角 度 , 或 者 從 佛 學 的 角 度 , 從 佛 學 、 哲 學 、 詮 釋 學 、 歷 史 學 等 數 個 方 面 來 看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金 剛 禪 古 梵 密 佛 教 , 這 一 薄 伽 梵 的 古 梵 的 佛 梵 持 明 , 這 些 密 教 的 理 論 , 是 大 有 研 究 的 餘 地 , 有 研 究 的 空 間 , 供 人 們 去 品 嚐 、 去 分 享 。

作 為 聖 密 行 者 , 怎 樣 學 習 好 、 弘 揚 好 這 部 經 ? 就 要 看 我 們 初 祖 的 綬 紀 。 《 聖 祖 經 》 第 十 四 品 《 囑 累 品 》 , 實 際 上 就 是 綬 紀 , 我 們 不 妨 把 祂 講 成 是 《 綬 紀 品 》

《 聖 祖 經 . 綬 紀 品 》 經 文 開 始 , 就 給 《 聖 祖 經 》 下 了 一 個 總 結 性 的 發 言 , 非 常 精 煉 , 非 常 精 確 , 非 常 深 刻 , 非 常 廣 袤 。 經 文 說 :

 

佛 告 彌 勒 菩 薩 言 : 「 彌 勒 ! 我 今 以 是 無 量 億 阿 僧 祇 劫 所 集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, 付 囑 於 汝 。 如 是 輩 經 , 於 佛 滅 後 末 世 之 中 , 汝 等 當 以 神 力 , 廣 宣 流 佈 於 閻 浮 提 」 。

 
大 聖   佛 祖 的 告 誡 出 現 於 《 囑 累 品 》《 囑 累 品 》 是   佛 說 法 以 後 , 初 聖 祖 Vimalakirti   薄 伽 梵 所 說 。 所 以 呢 , 祂 總 結 性 地 講 出 了 這 句 話 , 是 「 彌 勒 ! 我 今 以 是 無 量 億 阿 僧 祇 劫 所 集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, 付 囑 於 汝 。 」 這 個 汝 呢 , 是 指 彌 勒 菩 薩 , 彌 勒 菩 薩 是 未 來 佛 。 這 也 就 是 說 , 如 彌 勒 菩 薩 的 清 淨 法 身 [ 高 層 意 識 ] 進 入 了 你 的 身 體 , 這 句 話 是 《 足 本 經 》 的 。 這 就 意 味 著 聖 密 行 者 們 學 好 法 了 以 後 , 你 就 變 成 事 實 上 的 彌 勒 菩 薩 , 完 成 彌 勒 菩 薩 的 歷 史 使 命 , 依 傳 統 佛 梵 持 明 的 儀 規 、 授 權 、 授 受 , 而 這 必 須 區 別 於 〝 幻 覺 漸 深 未 除 〞 、 〝 我 執 我 慢 深 重 〞 、 〝 惡 業 心 語 不 清 〞 的 人 可 以 勝 任 的 , 那 是 要 救 治 偏 差 的 問 題 , 而 不 是 他 是 〝 彌 勒 佛 〞 的 問 題 。

所 以 , 佛 告 訴 彌 勒 菩 薩 , 祂 說 :

汝 等 當 以 神 力 , 廣 宣 流 佈 於 閻 浮 提 , 無 令 斷 絕 。 所 以 者 何 ?

祂 又 說 , 在 「 未 來 世 中 , 當 有 善 男 子 善 女 人 」 。 在 未 來 世 界 上 , 有 善 性 的 男 子 和 善 性 的 女 人 , 他 的 法 性 是 善 性 的 人 , 我 們 稱 他 為 「 善 知 識 」 。

這 三 類 人 覆 蓋 之 下 , 祂 下 面 具 體 地 在 經 文 中 講 到 了 :

「 天 」 , 天 就 是 六 道 當 中 的 天 , 太 陽 系 、 銀 河 系 , 指 宇 宙 中 的 生 命 —— 顯 態 世 界 生 命 、 隱 態 世 界 生 命 ;

「 龍 」 , 也 是 指 宇 宙 中 的 生 命 —— 顯 態 世 界 生 命 、 隱 態 世 界 生 命 ;

「 鬼 」 , 鬼 就 是 下 三 道 的 宇 宙 中 的 生 命 。 因 為 下 三 道 的 宇 宙 中 的 生 命 啊 , 他 整 天 都 是 煩 躁 不 定 , 內 心 非 常 的 不 安 定 、 非 常 的 煩 躁 , 內 心 經 常 生 起 惡 念 , 講 出 來 的 都 是 惡 口 。 那 麼 講 這 些 惡 口 , 我 們 就 稱 之 為 「 惡 口 眾 」 。 惡 口 , 就 是 暴 力 語 言 。

對 於 這 樣 的 人 , 我 們 怎 麼 樣 ? 遠 離 他 呢 ? 親 近 他 呢 ? 還 是 憐 憫 他 呢 ? 我 們 要 憐 憫 他 。 要 憐 憫 他 , 那 麼 這 就 講 到 , 讓 這 樣 的 〝 生 命 〞 也 要 發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心 。 甚 至 包 含 「 鬼 」 了 。

「 神 」 , 所 謂 的 神 , 就 是 宇 宙 中 的 不 負 不 正 的 能 量 。 如 果 說 神 , 使 用 他 的 神 力 做 好 事 、 做 善 事 的 時 候 , 他 就 是 宇 宙 中 的 正 能 量 。

「 乾 闥 婆 、 羅 剎 」 等 等 , 這 些 都 是 宇 宙 中 的 生 命 , 他 們 也 在 發 無 上 正 等 正 覺 , 也 在 發 菩 提 心 , 發 大 菩 提 心 。 我 們 要 引 導 他 們 發 聖 密 菩 提 心 , 使 他 們 能 夠 「 樂 於 大 法 」

如 果 說 他 們 離 開 了 大 法 , 要 爭 取 把 他 們 拉 回 來 。 因 為 這 些 宇 宙 中 的 負 能 量 , 如 果 ,

〝 若 使 不 聞 如 是 等 經 , 則 失 善 利 。 〞

如 果 這 一 類 的 人 、 宇 宙 生 命 …… , 不 聞 法 , 不 聞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, 那 麼 他 們 將 會 「 則 失 善 利 」 。 這 是 初 聖 祖 的 綬 紀 , 就 是 儘 管 這 些 人 , 有 的 根 器 好 , 有 的 根 器 差 , 就 是 根 器 差 , 只 要 能 夠 聽 聞 到 這 個 經 典 , 他 一 定 有 很 多 的 法 喜 生 起 , 所 以 這 就 稱 為 「 必 多 信 樂 , 發 希 有 心 , 當 以 頂 受 , 隨 諸 眾 生 所 應 得 利 , 而 為 廣 說 」 。

「 彌 勒 當 知 , 菩 薩 有 二 相 。 何 等 為 二 ? 一 者 好 於 雜 句 文 飾 之 事 。 二 者 不 畏 深 義 如 實 能 入 。 」

《 聖 祖 經 》 講 到 菩 薩 有 兩 種 相 , 一 種 呢 只 喜 歡 「 雜 句 文 飾 」 , 這 所 謂 的 雜 句 文 飾 , 就 是 只 能 夠 在 六 識 的 意 義 上 感 受 到 , 眼 耳 鼻 舌 身 意 這 個 六 根 能 夠 接 受 的 那 些 語 言 , 所 以 這 就 是 雜 句 文 飾 。 第 二 種 呢 「 不 畏 深 義 如 實 能 入 」 。 「 不 畏 深 義 」 是 什 麼 呢 ? , 就 是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了 , 我 們 的 《 聖 祖 經 》 , 我 們 講 到 、 解 密 了 以 後 會 有 聖 密 十 法 界 曼 荼 羅 …… 這 聖 密 十 法 界 曼 荼 羅 就 是 要 深 入 ,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對 深 入 的 艱 難 不 懼 怕 , 勇 往 直 前 , 勇 猛 精 進 。

《 聖 祖 經 》 說 :

「 若 好 雜 句 文 飾 事 者 , 當 知 是 為 新 學 菩 薩 。 」

雜 句 文 飾 之 事 -- 人 , 在 〝 眼 耳 鼻 舌 身 意 〞 六 根 六 識 的 運 作 。 如 果 深 識 的 運 作 , 那 就 是 〝 七 識 、 八 識 〞 的 運 作 , 甚 至 九 識 …… 到 十 三 層 識 的 運 作 。

聖 密 行 者 是 「 無 染 無 著 甚 深 經 典 」 , 他 沒 有 六 識 、 七 識 、 八 識 染 分 的 染 , 也 不 執 著 〝 甚 深 〞 的 經 典 , 不 存 在 「 太 深 , 進 入 不 了 」 的 問 題 而 〝 任 運 自 然 〞 無 有 恐 懼 。

「 無 有 恐 畏 , 能 入 其 中 , 聞 已 心 淨 , 受 持 讀 誦 , 如 說 修 行 , 當 知 是 為 久 修 道 行 。 」

所 以 呢 , 就 知 道 , 〝 十 三 識 〞 , 並 非 是 此 生 所 作 為 … 所 謂 「 久 修 道 行 」 是 指 前 世 修 行 所 證 , 〝 師 乃 轉 世 , 渡 眾 而 來 〞 ( 詳 《 足 本 經 》 ) 。

《 綬 紀 品 》 講 :

「 復 有 二 法 , 名 新 學 者 , 不 能 決 定 於 甚 深 法 。 何 等 為 二 ? 一 者 所 未 聞 深 經 , 聞 之 驚 怖 生 疑 , 不 能 隨 順 , 譭 謗 不 信 , 而 作 是 言 」 。

佛 給 彌 勒 綬 紀 說 , 有 兩 個 法 可 以 救 渡 新 學 者 的 。 遇 到 了 「 不 能 決 定 於 甚 深 法 」 , 甚 深 法 太 深 , 不 能 抉 擇 , 不 可 以 聽 究 竟 法 , 只 能 夠 聽 方 便 法 。 聽 了 以 後 呢 , 而 且 「 聞 之 驚 怖 生 疑 」 , 害 怕 , 恐 怖 , 六 識 生 出 懷 疑 , 「 不 能 隨 順 」「 譭 謗 不 信 」

佛 祖 於 2500 年 前 已 經 預 言 , 告 訴 彌 勒 菩 薩 , 怎 麼 樣 來 救 渡 這 些 〝 一 者 所 未 聞 深 經 , 聞 之 驚 怖 生 疑 , 不 能 隨 順 , 譭 謗 不 信 〞 的 人 , 將 之 引 導 到 正 道 上 來 。 這 些 人 的 特 點 , 而 作 是 言 : 「 我 初 不 聞 , 從 何 所 來 ? 」

「 我 學 法 很 多 年 了 , 從 來 沒 有 聽 見 過 你 們 的 這 個 法 , 噢 , 你 們 這 個 法 哪 裡 來 的 ? 」 他 就 〝 驚 怖 、 生 疑   譭 謗 、 不 信 〞 了 。 六 識 中 的 雜 染 , 本 身 的 根 器 , 有 可 能 那 〝 天 啦 、 龍 啦 、 鬼 啦 、 神 啦 〞 「 我 初 不 聞 」 , 最 初 我 沒 聽 見 ? 最 初 新 修 菩 薩 一 般 先 學 〝 顯 教 或 外 密 〞 。 《 聖 祖 經 》 其 實 是 密 教 經 , 而 且 是 聖 密 經 , 所 以 他 提 出 來 , 你 們 這 個 經 、 這 個 派 、 這 個 法 、 這 個 流 是 哪 裡 來 的 ?

佛 又 告 訴 彌 勒 菩 薩 :

「 二 者 若 有 護 持 解 說 如 是 深 經 者 , 不 肯 親 近 、 供 養 、 恭 敬 , 或 時 於 中 說 其 過 惡 。 有 此 二 法 , 當 知 是 新 學 菩 薩 , 為 自 毀 傷 。 不 能 於 深 法 中 調 伏 其 心 。 」

有 這 兩 法 , 就 能 辨 別 , 當 知 是 新 學 菩 薩 , 「 若 有 護 持 解 說 , 如 是 深 經 者 , 不 肯 親 近 、 供 養 、 恭 敬 , 或 時 於 中 說 其 過 惡 。 」 他 就 是 不 落 因 果 了 , 他 「 是 新 學 菩 薩 , 為 自 毀 傷 。 不 能 於 深 法 中 調 伏 其 心 。 」

佛 祖 對 彌 勒 菩 薩 的 綬 紀 。 警 示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, 如 果 你 要 去 弘 法 , 就 會 碰 到 新 學 菩 薩 , 如 何 救 渡 ? 這 裡 , 《 綬 紀 品 》 裡 , 已 經 講 得 一 清 二 楚 。 我 們 要 好 好 地 學 習 《 綬 紀 品 》

經 文 中 說 :

「 彌 勒 ! 復 有 二 法 , 菩 薩 雖 信 解 深 法 , 猶 自 毀 傷 , 而 不 能 得 無 生 法 忍 。 何 等 為 二 ? 一 者 輕 慢 新 學 菩 薩 , 而 不 教 誨 ; 二 者 雖 信 解 深 法 , 而 取 相 分 別 。 是 為 二 法 。 」

〝 彌 勒 菩 薩 聞 說 是 已 , 白 佛 言 : 「 世 尊 ! 未 曾 有 也 。 〞

〝 如 佛 所 說 , 我 當 遠 離 如 斯 之 惡 , 奉 持 如 來 無 數 阿 僧 祇 劫 所 集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。 若 未 來 世 , 善 男 子 善 女 人 , 求 大 乘 者 , 當 令 手 得 如 是 等 經 , 與 其 念 力 , 使 受 持 讀 誦 , 為 他 廣 說 。 世 尊 ! 若 後 末 世 , 有 能 受 持 讀 誦 , 為 他 說 者 , 當 知 是 彌 勒 神 力 之 所 建 立 。 〞

佛 祖 說 「 彌 勒 神 力 之 所 建 立 」 , 也 就 是 說 , 你 要 運 用 一 切 方 法 , 有 的 時 候 , 不 妨 運 用 神 力 。 什 麼 神 力 ? 就 是 「 逮 諸 總 持 , 遊 戲 神 通 」 。 這 不 是 目 的 , 這 不 是 方 向 , 是 一 個 方 法 , 渡 眾 生 的 方 便 。

在 前 幾 講 中 , 提 到 在 中 國 大 陸 初 弘 時 期 , 80 年 代 所 使 用 的 所 謂 用 氣 功 名 相 拿 來 治 病 , 令 眾 生 廣 為 接 納 , 廣 為 接 受 , 令 眾 生 歎 為 奇 跡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我 們 還 是 需 要 有 這 個 方 便 。 當 然 , 現 在 我 個 人 而 言 , 因 為 年 齡 已 經 不 如 前 了 , 精 力 上 、 體 力 上 都 開 始 衰 退 , 所 以 根 據   聖 宗 的 綬 紀 : 為 〝 大 醫 王 法 治 病 〞 階 段 已 經 過 去 , 現 在 廣 弘 階 段 , 把 聖 宗 法 理 講 通 透 。

大 聖   佛 祖 開 示 :

「 善 哉 ! 善 哉 ! 彌 勒 ! 如 汝 所 說 , 佛 助 爾 喜 。 」

彌 勒 說 , 我 會 很 認 真 地 接 受   佛 祖 的 綬 紀 和 安 排 , 我 會 認 真 去 做 。

作 為 見 證 的 一 切 菩 薩 ,

合 掌 白 佛 : 「 我 等 亦 於 如 來 滅 後 , 十 方 國 土 , 廣 宣 流 布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, 復 當 開 導 諸 說 法 者 , 令 得 是 經 。 」

一 切 菩 薩 都 合 掌 恭 敬 地 對 佛 報 告 自 己 的 心 路 , 亦 等 如 來 虹 化 之 後 , 十 方 的 國 土 , 去 廣 宣 流 布 無 上 正 等 正 覺 的 菩 提 聖 法 , 並 且 以 無 上 正 等 正 覺 的 菩 提 聖 法 開 導 說 法 者 , 令 得 是 經 。

四 天 王 也 白 佛 言 :

「 世 尊 ! 在 在 處 處 , 城 邑 聚 落 , 山 林 曠 野 , 有 是 經 卷 , 讀 誦 解 說 者 , 我 當 率 諸 官 屬 , 為 聽 法 故 , 往 詣 其 所 , 擁 護 其 人 , 面 百 由 旬 , 令 無 伺 求 得 其 便 者 。 」

是 時 , 佛 告 阿 難 : 「 受 持 是 經 , 廣 宣 流 布 。 」 阿 難 言 : 「 唯 ! 我 已 受 持 要 者 。 世 尊 ! 當 何 名 斯 經 ? 」 佛 言 : 「 阿 難 ! 是 經 名 為 《 維 摩 詰 所 說 》 ( 也 就 是 Vimalakirti 所 說 ) , 亦 名 《 不 可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》 , 如 是 受 持 。 」

佛 綬 紀 欽 定 《 經 》 的 名 相 , 以 Vimalakirti 說 法 為 經 名 , 也 名 為 《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

佛 說 是 經 已 , 長 者 維 摩 詰 、 文 殊 師 利 、 舍 利 弗 、 阿 難 等 , 及 諸 天 、 人 、 阿 修 羅 , 一 切 大 眾 , 聞 佛 所 說 , 皆 大 歡 喜 , 信 受 奉 行 。

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 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。 我 們 希 望 下 星 期 能 夠 再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  為 我 們 聖 示 。 謝 謝   師 尊 ! 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