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2012 年 8 月 11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 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華 嚴 聖 緣   現 代 演 繹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, 上 次 的 聖 密 龍 講 , 主 要 是 介 紹   大 聖 寶   阿 達 爾 嘛 佛   金 剛 道 儂 長 老 的 虹 化 事 蹟 , 和 祂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的 捨 壽 實 驗 。

上 次 聖 密 龍 講 討 論 到 在 北 京 蒙 受 錢 老 、 張 老 的 慈 祥 、 親 切 的 接 待 , 是 多 因 素 促 成 的 因 緣 。

我 在 浙 江 杭 州 , 以 及 全 國 各 地 都 辦 了 金 剛 禪 班 , 尤 其 是 杭 州 , 我 一 天 同 時 開 六 個 班 , 由 學 生 開 車 載 我 從 一 個 班 到 另 一 個 班 傳 授 金 剛 禪 。 修 持 班 是 由 我 主 持 、 輔 導 員 協 助 。 當 時 一 大 批 輔 導 員 , 其 中 包 括 早 期 的 張 戈 利 [ 浙 江 省 省 委 當 時 老 幹 部 處 處 長 ] 、 李 老 奶 奶 , 季 航 、 李 賽 之 、 裘 亞 英 [ 教 授 ] 、 孫 小 麗 、 王 建 新 、 馮 沛 琪 、 潘 敏 慧 、 馮 錦 林 、 余 向 春 [ 教 授 ] 、 胡 雅 春 [ 教 授 ] 、 胡 赤 鷹 [ 教 授 ] …… 等 , 由 於 修 持 進 入 聖 佛 密 境 而 各 種 疾 病 獲 得 康 復 …… 進 而 妙 出 金 剛 禪 特 異 功 態 , 從 而 體 質 得 到 改 善 , 甚 至 是 全 面 改 善 , 至 今 三 十 餘 年 其 中 許 多 人 還 來 澳 洲 Hobart 朝 聖 。

當 然 那 時 不 是 現 在 講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。 當 時 是 以 金 剛 禪 氣 功 作 名 相 方 便 來 推 廣 。

當 時 六 個 班 , 第 一 班 是 省 級 機 關 班 , 辨 班 在 浙 江 中 醫 中 藥 研 究 所 , 現 在 的 浙 江 中 醫 中 藥 研 究 院 的 五 樓 大 廳 。

其 他 數 個 比 較 大 的 班 , 是 鐵 路 系 統 --- 上 海 鐵 路 局 杭 州 鐵 路 分 局 舉 辦 , 地 點 設 在 杭 州 東 面 的 鐵 路 局 電 影 院 , 那 邊 有 足 夠 的 場 地 進 行 訓 練 。

第 三 班 是 杭 州 的 拱 墅 區 。 杭 州 拱 墅 區 有 三 大 廠 : 浙 江 麻 紡 廠 , 大 河 造 船 廠 以 及 杭 州 絲 綢 聯 合 廠 , 這 些 工 廠 都 有 大 批 量 金 剛 禪 的 學 生 , 拱 墅 區 還 有 航 天 工 業 部 所 屬 的 兩 個 研 究 所 。 445 廠 , 825 廠 。 這 兩 個 〝 廠 〞 都 有 人 來 參 加 。

金 剛 禪 修 持 班 的 輔 導 員 乃 至 學 生 , 都 各 有 本 領 , 表 現 出 特 異 功 能 態 ……

當 時 八 二 五 廠 的 數 位 年 青 的 研 究 員 亦 是 輔 導 員 , 他 注 意 到 金 剛 禪 的 特 異 功 能 態 , 同 時 也 把 我 如 何 發 放 所 謂 的 外 氣 , 〝 宇 宙 能 量 〞 , 發 放 宇 宙 信 息 做 金 剛 禪 的 動 禪 陀 羅 尼 、 靜 禪 陀 羅 尼 , 進 入 聖 密 佛 境 和 聖 佛 密 境 的 種 種 異 象 , 向 航 天 工 業 部 高 層 匯 報 。

輔 導 員 的 幫 助 下 , 〝 近 水 樓 台 先 得 月 〞 , 通 過 各 大 學 的 資 料 庫 , 能 及 時 獲 得 關 於 人 體 科 學 、 錢 老 、 張 老 的 最 新 研 究 進 展 、 內 部 動 態 。 能 及 時 獲 得 倆 老 關 於 人 體 科 學 最 新 的 講 話 指 示 。 有 關 輔 導 員 , 每 月 還 最 早 地 給 我 送 來 新 出 版 的 《 自 然 雜 誌 》 …… 視 如 聖 寶 。

在 浙 江 麻 紡 廠 的 畢 業 典 禮 上 作 為 〝 留 念 〞 , 我 即 興 向 全 場 發 放 能 量 , 轉 化 成 為 各 種 香 味 ── 檀 香 味 。 全 場 都 聞 到 〝 香 味 〞 。 令 〝 825 、 445 〞 幾 位 熱 衷 於 人 體 科 學 的 工 程 師 尤 其 驚 異 , 所 以 他 特 地 為 此 事 向 當 時 航 天 工 業 部 的 最 高 領 導 , 以 及 向 科 學 家 錢 學 森 專 案 報 告 。

杭 州 的 六 所 高 等 院 校 , 眾 所 周 知 的 〝 六 大 之 一 〞 , 其 中 包 括 〝 浙 江 大 學 、 杭 州 大 學 、 浙 江 醫 科 大 學 、 浙 江 農 業 學 院 、 浙 江 美 術 學 院 、 浙 江 藝 術 學 院 〞 等 〝 三 大 三 院 〞 是 修 持 班 的 教 學 重 鎮 , 不 少 教 授 、 講 師 參 與 其 中 。 〝 發 放 能 量 、 香 味 〞 很 快 就 傳 遍 了 全 國 有 關 的 高 等 院 校 , 傳 到 了 廣 東 省 中 山 大 學 。 當 時 廣 東 省 中 山 大 學 歷 史 系 教 授 林 悟 殊 先 生 , 專 程 來 到 杭 州 , 對 我 採 訪 調 查 , 事 先 沒 有 通 知 , 突 然 來 臨 , 來 到 中 醫 中 藥 研 究 所 3 樓 找 到 了 我 , 兩 人 討 論 起 來 , 一 見 如 故 , 如 同 莫 逆 之 交 。

討 論 金 剛 禪 的 來 歷 、 傳 承 、 流 變 , 聖 宗 的 圓 寂 ( 當 時 還 未 解 密 〝 虹 化 〞 理 念 ) …… 一 直 到 言 皈 〝 正 題 〞 , 林 悟 殊 教 授 突 然 提 出 : 「 據 說 你 成 功 的 在 浙 江 麻 紡 廠 向 全 場 釋 放 香 味 , 這 是 不 是 事 實 ? 」

我 說 : 「 是 事 實 。 」

在 他 的 要 求 下 , 要 讓 我 當 場 給 他 釋 放 香 氣 , 當 時 我 有 〝 遲 疑 〞 。 所 謂 遲 疑 , 我 要 計 算 〝 因 緣 、 時 輪 〞 成 熟 與 否 …… 經 過 推 算 , 回 憶   聖 宗 的 綬 紀 , 認 定 這 是 無 量 劫 前 華 嚴 聖 緣 的 演 繹 , 所 以 當 場 就 給 他 實 驗 釋 放 了 〝 香 氣 〞 。

親 沐 事 實 , 他 不 露 聲 色 , 內 心 驚 奇 。 就 告 訴 我 : 「 我 現 在 要 到 浙 江 大 學 去 拜 訪 朋 友 。 」

浙 江 中 醫 中 藥 研 究 所 到 浙 江 大 學 , 如 果 說 要 乘 汽 車 的 話 , 可 能 要 等 很 久 , 因 為 公 路 它 是 繞 來 繞 去 繞 的 。 那 麼 如 果 走 小 路 , 是 可 以 用 自 行 車 。 我 推 薦 自 己 說 : 「 自 行 車 把 你 載 去 」 。

他 就 坐 在 我 的 單 車 後 面 , 我 們 兩 個 人 就 向 浙 江 大 學 行 去 。 他 的 朋 友 在 化 工 系 , 就 到 了 化 工 實 驗 室 。 到 了 浙 大 以 後 , 他 又 再 一 次 的 提 出 : 「 你 現 在 能 不 能 再 做 一 次 剛 才 的 實 驗 ? 」

我 說 : 「 成 。 」

再 給 他 做 了 一 次 。 第 二 次 做 , 當 時 化 工 系 的 幾 個 教 授 都 在 , 都 是 現 場 做 了 見 證 , 他 拿 出 筆 、 拿 出 紙 請 他 們 簽 名 , 現 證 實 驗 的 真 實 性 。

正 是 這 樣 , 幾 方 面 因 素 的 促 成 之 下 , 在 廣 東 省 有 一 《 氣 功 與 科 學 》 的 著 名 雜 誌 刊 登 了 一 篇 文 章 。 文 章 描 述 的 正 是 我 在 浙 江 省 麻 紡 廠 某 年 某 月 某 日 釋 放 香 味 的 現 場 的 實 驗 報 導 。 雖 然 這 篇 文 章 不 長 , 大 概 幾 百 字 , 它 字 印 得 很 小 , 而 且 在 雜 誌 最 後 一 頁 。 文 章 在 全 國 範 圍 內 , 引 起 了 震 撼 。

有 些 人 可 能 說 : 「 釋 放 香 味 有 甚 麼 稀 奇 , 全 國 有 個 〝 香 功 〞 , 香 功 的 老 師 教 導 他 所 有 的 學 生 都 來 放 香 味 。 」

當 然 這 是 幾 年 以 後 的 事 。 1984 年 之 前 〝 釋 香 〞 在 全 國 範 圍 內 我 是 首 次 , 見 於 刊 物 諸 傳 媒 的 第 一 例 報 導 。

佛 經 上 所 描 述 的 佛 , 在 祂 說 法 的 曼 荼 羅 場 都 是 要 釋 放 香 味 的 。 這 是 〝 大 智 本 行 〞 , 沒 有 甚 麼 稀 奇 。 我 對 林 悟 殊 先 生 也 是 如 實 而 告 。

「 釋 放 香 味 , 是 諸 佛 的 〝 基 本 功 〞 , 既 是 佛 家 金 剛 禪 , 一 定 會 釋 放 香 味 。 」

他 聽 了 非 常 感 興 趣 。 他 提 出 了 新 的 探 索 。 他 來 測 試 我 的 通 力 究 竟 到 達 程 度 。 他 問 : 「 為 甚 麼 見 你 就 好 像 一 見 如 故 , 你 那 麼 信 任 我 , 就 讓 我 體 驗 釋 放 香 味 。 」

我 說 : 「 這 就 是 無 量 劫 前 華 嚴 聖 緣 的 現 代 演 繹 。 相 信 在 無 量 劫 前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的 華 嚴 聖 座 之 前 , 我 們 都 是 坐 在 第 一 排 的 。 」

他 說 : 「 你 知 道 我 就 是 從 廣 州 來 到 這 , 你 能 說 出 我 到 杭 州 的 目 的 是 甚 麼 ? 」

我 就 講 四 個 字 : 「 虔 敬 晉 修 。 」

他 說 : 「 你 沒 有 回 答 我 的 問 題 。 虔 敬 晉 修 沒 有 具 體 的 說 出 我 來 杭 目 的 。 」

我 說 : 「 第 一 , 你 的 博 士 論 文 的 答 辯 是 在 杭 州 某 大 學 進 行 的 。 」

他 : 「 某 大 學 …… 」 ?

我 說 : 「 杭 州 大 學 。 」

「 哈 ! 」 當 時 候 , 他 真 的 吃 驚 。

我 說 : 「 這 一 次 看 我 〝 放 香 〞 , 僅 是 其 中 之 一 〝 副 產 品 〞 。 三 . 你 所 研 究 的 專 業 跟 金 剛 禪 有 關 , 華 嚴 聖 緣 , 漢 密 殊 勝 , 現 代 演 繹 。 」

這 下 子 給 說 中 了 : 「 正 是 遊 戲 神 通 ! 」 他 不 禁 讚 嘆 。

這 位 林 悟 殊 先 生 , 林 教 授 , 他 其 實 是 研 究 中 國 古 代 宗 教 的 專 家 , 尤 其 是 研 究 摩 尼 教 有 專 長 。 中 國 古 代 的 宗 教 〝 摩 尼 教 〞 和 古 代 的 金 剛 禪 , 曾 經 有 過 密 切 的 連 繫 。 相 關 專 家 認 為 , 摩 尼 教 本 身 就 是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的 分 支 , 一 個 支 流 。 但 是 我 建 議 , 必 需 提 供 進 階 宗 下 依 據 。

…… 由 是 , 我 倆 成 為 莫 逆 之 交 。

再 說 給 航 天 工 業 部 寫 信 的 輔 導 員 , 他 給 錢 老 寫 去 了 〝 放 香 〞 報 導 後 事 隔 不 久 , 收 到 一 封 信 , 此 信 正 是 科 學 家 錢 學 森 親 筆 所 寫 的 , 同 時 請 他 轉 交 給 我 的 。

這 封 信 是 錢 學 森 教 授 慈 悲 的 進 行 了 鼓 勵 。 信 的 內 容 大 致 上 是 講 :

這 些 古 代 文 化 的 結 晶 我 們 要 總 結 , 特 別 我 們 要 用 現 代 科 學 的 理 論 來 解 釋 他 , 對 釋 放 香 氣 的 原 理 我 們 要 把 把 他 搞 清 、 搞 懂 , 對 於 屹 立 事 實 、 揭 示 矛 盾 、 探 索 機 理 、 尋 求 應 用 、 有 重 要 的 價 值 和 意 義 。 理 論 要 連 繫 實 踐 , 爭 取 更 大 的 成 就 。

這 信 是 直 格 的 信 紙 , 是 宣 紙 造 的 信 紙 。 我 相 信 這 是 中 國 能 夠 找 得 到 的 最 好 的 信 箋 紙 。 這 信 籤 紙 是 以 〝 人 體 科 學 研 究 會 〞 的 信 箋 寫 的 , 下 面 署 名 是 〝 錢 學 森 〞 。 錢 老 寫 信 的 字 是 用 毛 筆 , 毛 筆 字 寫 得 相 當 工 整 。

所 以 我 把 這 具 有 無 限 價 值 的 一 封 信 , 珍 藏 在 我 的 工 作 室 : 望 江 新 村 四 幢 307 的 寫 字 檯 的 抽 屜 , 只 存 放 最 重 要 的 信 和 撰 寫 的 書 稿 。

可 惜 的 是 在 後 來 的 生 命 週 期 之 中 , 在 〝 成 就 閉 關 〞 近 三 年 中 , 錢 老 的 信 不 知 去 向 , 遺 失 了 , 真 是 不 無 遺 憾 。

我 相 信 , 如 果 被 當 時 的 工 作 人 員 取 走 的 話 , 這 封 信 現 在 一 定 還 存 在 。 我 相 信 他 們 懂 得 這 封 信 的 價 值 , 我 期 待 此 信 將 重 新 〝 飛 〞 回 到 我 的 手 上 。

信 --- 因 緣 , 後 來 張 老 再 一 次 來 杭 , 我 呈 上 他 老 審 閱 了 。 他 當 時 表 示 說 : 放 香 味 的 個 案 , 是 他 介 紹 給 錢 老 的 , 兩 老 討 論 的 放 香 個 案 。 張 老 知 道 錢 老 給 我 寫 了 信 。 錢 老 審 閱 了 放 香 報 導 以 後 , 指 示 應 該 作 進 一 步 的 調 查 , 核 實 事 件 的 真 實 性 , 弄 清 楚 背 後 的 科 學 原 理 , 要 保 護 人 材 、 培 養 人 材 。

我 也 進 一 步 的 給 張 老 審 查 了 李 老 奶 奶 的 〝 閉 關 呼 吸 道 〞 的 實 驗 。 張 老 他 也 是 希 望 修 持 金 剛 禪 古 梵 密 聖 密 宗 期 待 向 不 同 層 次 的 人 親 口 演 示 其 中 的 體 會 。 他 指 示 : 「 你 所 講 的 所 謂 的 教 相 , 所 謂 的 〝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〞 的 佛 法 宗 下 的 事 相 , 都 能 夠 理 解 , 我 作 為 〝 初 實 踐 者 〞 參 與 了 修 持 之 後 , 也 就 更 理 解 。 」

他 還 說 : 「 我 希 望 能 夠 像 這 位 李 老 奶 奶 那 樣 , 捨 壽 內 息 , 法 身 心 語 , 空 行 自 在 。 」 這 是 張 老 信 心 的 期 待 。

但 是 張 老 在 1984 年 , 那 一 年 一 直 沒 有 能 夠 空 行 起 來 , 雖 然 如 此 , 可 是 他 對 我 所 講 的 理 論 和 實 踐 , 對 我 所 講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深 信 不 疑 , 沒 有 任 何 的 分 別 。 根 本 的 源 由 , 就 是 他 親 眼 目 睹 了 李 老 奶 奶 的 無 我 調 伏 、 清 淨 捨 壽 , 靈 性 內 息 、 聖 密 佛 境 的 演 示 , 和 由 我 所 匯 報 的 關 於 教 相 的 究 竟 了 義 的 瀉 瓶 無 滯 的 理 據 。

正 因 為 此 , 他 在 1983 年 時 , 就 向 科 學 家 錢 學 森 教 授 , 錢 老 進 薦 , 請 錢 老 接 見 我 。 張 老 讓 我 向 錢 老 介 紹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──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的 有 關 理 論 。 他 又 鼓 勵 我 說 : 「 膽 子 要 大 一 點 , 你 的 七 大 功 能 態 的 理 論 , 也 不 妨 向 錢 老 如 實 報 告 , 匯 報 你 們 實 踐 的 宗 趣 和 收 穫 。 」

他 說 錢 老 聽 了 以 後 一 定 會 感 興 趣 的 , 他 特 別 對 人 體 的 各 種 功 能 態 感 興 趣 。 因 為 , 他 說 , 這 種 自 然 的 事 物 , 科 學 還 未 有 獲 得 解 釋 的 時 候 , 這 似 乎 是 很 神 秘 的 。 錢 老 已 經 提 出 了 〝 唯 象 學 〞 的 學 說 。

所 謂 的 〝 唯 象 學 〞 , 就 是 現 象 人 們 都 看 到 , 但 是 知 其 然 而 不 知 其 所 以 然 的 情 況 下 , 我 們 首 先 把 這 個 現 象 肯 定 下 來 , 不 要 否 定 它 。 這 就 稱 為 唯 象 學 。

他 說 李 老 奶 奶 的 捨 壽 、 內 息 , 李 老 奶 奶 的 無 我 調 伏 , 李 老 奶 奶 的 精 進 , 這 些 都 是 非 常 值 得 重 視 、 關 注 , 以 及 加 以 進 一 步 研 究 的 。

錢 老 早 於 1981 年 5 月 , 在 重 慶 全 國 第 二 屆 人 體 特 異 功 能 科 學 討 論 會 上 , 發 表 了 開 展 人 體 科 學 的 基 礎 研 究 的 論 文 , 這 篇 論 文 , 曾 經 刊 載 在 1981 年 第 七 期 的 《 自 然 雜 誌 》 上 。 提 出 了 人 體 五 種 功 能 態 , 對 在 全 中 國 各 地 所 湧 現 的 大 量 的 人 體 特 異 功 能 的 個 案 現 象 , 和 全 世 界 未 知 的 自 然 現 象 個 案 , 以 及 古 以 有 之 的 超 自 然 現 象 的 個 案 , 以 超 越 實 證 科 學 的 高 度 , 提 出 了 人 體 科 學 的 系 統 理 論 。

〝 系 統 科 學 的 觀 點 。 人 是 個 極 為 複 雜 的 、 物 質 的 巨 系 統 , 這 個 巨 系 統 又 是 開 放 的 , 與 周 圍 的 環 境 , 與 宇 宙 有 千 絲 萬 縷 的 關 係 , 有 物 質 和 能 量 的 交 換 , 因 此 可 以 說 , 人 與 環 境 , 人 與 宇 宙 形 成 一 個 超 級 巨 系 統 。 〞 [ 錢 學 森 語 ]

錢 老 的 論 文 對 於 人 體 特 異 功 能 , 對 未 知 自 然 現 象 的 機 理 、 機 制 , 進 行 了 科 學 探 索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討 論 暫 時 到 此 為 止 。

阿 彌 陀 佛 。 各 位 聽 眾 明 天 再 見 。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