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2012 年 7 月 29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供 養 諸 天   相 度 轉 換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  大 聖 寶   金 剛 道 儂 長 老 虹 化 的 消 息 , 以 及 有 關 大 聖 寶 長 老 當 年 跟 隨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  修 習 聖 密 法 的 行 持 事 蹟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。

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我 們 現 在 繼 續 昨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以 紀 念   阿 達 爾 嘛 佛   大 聖 寶   金 剛 道 儂 長 老 的 虹 化 。 作 為 當 時 的 李 愛 儂 女 士 , 祂 來 到 了 我 的 面 前 …… 最 後 , 我 和 祂 講 :

〝 我 所 使 用 的 方 法 , 我 所 介 紹 的 所 謂 的 宗 教 , 其 實 , 不 一 定 需 要 每 個 一 人 都 來 學 , 要 有 緣 的 人 才 來 。 沒 有 緣 的 人 , 即 使 對 面 對 走 過 、 碰 見 , 碰 了 頭 , 談 了 話 , 也 走 過 了 〞 。

〝 沒 有 緣 , 就 是 這 樣 的 沒 有 緣 〞 。 〝 如 果 有 緣 , 我 在 天 臺 , 你 在 浙 江 其 他 地 方 , 但 你 跑 來 了 , 你 就 認 識 了 , 我 們 就 開 始 談 論 了 〞 。

〝 討 論 了 這 一 些 內 容 , 討 論 了 生 命 〞 。

〝 你 要 獲 得 你 的 疾 病 好 , 那 麼 , 首 先 需 要 你 的 信 心 力 , 你 的 虔 誠 , 將 會 拯 救 你 〞 !

這 個 老 太 太 , 祂 真 的 是 很 誠 心 , 祂 是 誠 心 來 見 我 的 。 祂 說 :

〝 想 不 到 …… 你 是 一 位 想 不 到 的 誠 懇 、 想 不 到 的 坦 率 、 想 不 到 的 誠 實 〞 。

祂 講 了 三 個 「 想 不 到 」 。

我 說 :〝 你 有 這 樣 的 感 受 很 好 , 我 希 望 你 以 後 會 有 想 不 到 的 效 果 , 生 命 將 屬 於 你 的 〞 。

我 們 就 這 樣 分 手 了 , 約 了 時 間 以 後 再 來 …… 那 就 是 在 寶 石 山 上 , 每 天 開 始 讓 祂 修 煉 。 修 煉 什 麼 動 作 呢 ? 就 是 修 煉 〝 法 身 心 語 〞 。

祂 接 收 到 法 身 心 語 的 〝 指 令 〞 的 時 候 , 這 位 當 時 的 李 愛 儂 女 士 , 祂 就 從 站 立 的 姿 勢 , 轉 一 個 圈 就 躺 在 了 地 上 , 很 快 兩 個 腳 提 起 來 , 形 成 一 個 倒 立 。 這 個 倒 立 不 是 用 手 倒 立 , 而 是 用 祂 的 〝 脖 子   倒 立 。

用 祂 的 脖 子 倒 立 , 倒 立 並 授 紀 咒 語 和 儀 規 , 即 相 度 轉 換 。 在 我 們 宗 下 稱 為 〝 五 穴 饗 天 〞 。 什 麼 五 穴 呢 ? 兩 手 勞 宮 穴 饗 天 , 兩 腳 湧 泉 穴 饗 天 , 臉 部 兩 眉 之 中 的 印 堂 穴 饗 天 。 這 個 五 穴 饗 天 , 饗 天 即 供 養 諸 天 。 相 度 轉 換 , 支 撐 點 是 在 自 己 的 脖 子 上 , 自 己 的 脖 子 作 為 色 身 重 量 的 支 撐 點 , 脖 子 彎 折 , 成 九 十 度 的 直 角 。

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我 們 稱 為 〝 關 閉 呼 吸 〞 道 [ 靈 性 內 息 ] 。 為 什 麼 要 關 閉 呼 吸 道 ? 因 為 根 據 聖 教 的 教 相 , 根 據 聖 宗 的 教 導 , 當 人 開 始 〝 禁 語 〞 [ 靈 性 內 語 ] , 禁 語 是 〝 關 閉 語 言 〞 的 交 流 , 就 是 〝 口 密 〞 ; 當 人 保 持 身 密 的 時 候 , 就 是 身 作 印 [ 靈 性 萬 印 ] , 身 體 作 一 個 印 , 稱 之 為 〝 萬 能 印 〞 。 當 作 萬 能 印 , 關 閉 脈 道 , 拒 絕 負 能 量 進 入 [ 靈 性 十 穴 ] , 讓 正 能 量 從 五 穴 , 進 入 身 體 內 進 行 調 整 。

所 謂 關 閉 呼 吸 道 , 不 是 不 需 要 呼 吸 , 入 是 需 要 呼 吸 的 , 而 是 終 止 負 能 量 借 助 於 呼 吸 進 入 體 內 , 修 持 者 只 接 受 正 能 量 。 〝 修 持 者 人 體 完 全 進 入 虛 空 藏 的 靈 性 境 界 , 全 身 進 行 了 最 能 動 的 身 心 調 整 , 有 什 麼 病 治 什 麼 病 。 這 是 聖 宗 的 如 如 教 導 。

當 然 , 作 為 沒 有 接 受 過 法 身 心 語 訓 練 的 , 自 己 人 為 地 站 起 來 的 , 人 為 地 去 倒 立 的 , 這 就 是 可 能 會 有 很 大 的 危 險 , 這 個 隨 時 可 能 真 的 會 , 不 是 這 個 脖 子 受 傷 , 或 者 是 身 體 的 其 他 部 位 受 傷 , 甚 至 頃 刻 發 生 重 大 的 事 故 。 這 是 一 個 不 能 夠 自 己 用 自 己 的 思 想 , 去 輕 易 嘗 試 的 動 作 。

而 當 時 的 李 愛 儂 女 士 , 祂 非 常 的 清 淨 、 非 常 的 無 我 , 我 和 祂 講 的 捨 壽 , 祂 也 完 全 能 夠 接 受 。 我 說 : 〝 你 拜 了 我 作 老 師 , 那 麼 你 就 要 把 你 生 命 中 所 有 的 一 切 交 給 師 父 , 這 是 我 的 老 師 這 樣 對 我 講 的 , 我 也 把 我 生 命 中 所 有 的 一 切 交 給 了 祂 。 這 個 時 候 , 你 所 有 做 的 , 都 和 你 的 個 人 無 關 , 和 你 的 家 庭 無 關 , 和 你 的 子 女 無 關 ; 只 和 聖 教 有 關 , 只 和 永 恆 生 命 有 關 , 你 是 屬 於 永 恆 生 命 的 〞 ……

阿 達 爾 嘛 佛   大 聖 寶   金 剛 道 儂 長 老 的 捨 壽 年 齡 , 是 從 1981 年 開 始 算 起 , 如 此 加 起 來 , 祂 的 捨 壽 年 齡 和 世 間 法 的 年 齡 加 起 來 是 122 歲 。 所 以 這 個 〝 捨 壽 〞 是 非 常 奇 妙 的 , 當 你 捨 棄 自 己 一 切 的 時 候 , 當 捨 棄 你 最 寶 貴 的 世 間 法 的 壽 命 的 時 候 , 你 卻 獲 得 了 永 恆 生 命 。

〝 捨 壽 〞 是 一 個 非 常 不 可 思 議 的 理 論 和 非 常 有 效 的 生 命 實 踐 。 這 在 李 愛 儂 女 士 的 身 上 , 立 竿 見 影 地 起 到 了 效 果 。 祂 在 1980 年 8 月 份 第 一 次 見 面 開 始 , 以 後 每 天 到 寶 石 山 接 受 師 父 的 訓 練 , 祂 的 身 體 迅 速 地 好 轉 , 滿 頭 白 髮 慢 慢 地 、 慢 慢 地 減 少 了 , 滿 臉 的 皺 紋 沒 有 了 , 身 體 健 康 了 , 尤 其 是 祂 的 心 率 從 每 分 鐘 五 十 、 六 十 幾 次 、 一 直 到 七 十 二 次 , 完 全 符 合 西 醫 的 心 率 標 準 , 很 正 常 。 祂 的 胃 也 再 也 不 痛 , 而 且 晚 上 的 睡 眠 很 好 …… 身 體 全 面 地 改 善 。

這 是 什 麼 樣 的 成 就 ? 真 的 是 一 個 了 不 起 的 成 就 ! 祂 確 確 實 實 是 不 藥 而 癒 , 祂 甚 至 把 自 己 所 有 身 邊 帶 的 藥 , 家 裡 藏 的 藥 , 後 來 全 部 都 扔 了 , 祂 再 也 不 吃 藥 了 , 和 藥 說 Bye Bye 。

到 了 1981 年 , 在 浙 江 省 衛 生 廳 的 歷 史 上 , 發 生 了 一 個 很 有 歷 史 意 義 的 事 件 , 也 就 是 在 浙 江 省 省 委 組 織 部 老 幹 部 處 的 領 導 下 , 在 浙 江 省 衛 生 廳 下 屬 的 浙 江 省 中 醫 中 藥 研 究 所 具 體 承 辦 下 , 浙 江 省 省 級 機 關 〝 金 剛 禪 〞 修 持 班 正 式 地 開 班 , 這 個 時 間 是 在 1981 年 4 月 21 日 。

參 與 靜 禪 陀 羅 尼 訓 練 的 有 121 位 省 級 機 關 的 幹 部 , 大 多 患 有 老 年 病 、 常 見 病 、 多 發 病 。 省 級 機 關 的 老 幹 部 , 凡 是 知 道 的 , 都 來 參 加 了 這 個 「 金 剛 禪 」 修 持 班 。 其 時 , 由 浙 江 省 省 委 組 織 部 王 部 長 親 自 委 派 浙 江 省 省 委 組 織 部 老 幹 部 處 處 長 張 戈 利 、 浙 江 省 衛 生 廳 副 廳 長 王 竹 昌 親 自 參 與 金 剛 禪 修 持 班 , 親 身 實 踐 金 剛 禪 , 實 驗 觀 察 測 試 過 程 。

浙 江 省 中 醫 中 藥 研 究 院 中 醫 師 羅 X 、 蘇 X X , 浙 江 省 衛 生 實 驗 院 柴 X X , 分 管 〝 金 剛 禪 〞 修 持 班 的 科 學 實 驗 , 對 121 名 省 級 機 關 的 幹 部 , 實 行 身 體 檢 查 修 持 前 和 修 持 後 的 對 比 檢 查 , 以 及 每 一 次 修 持 前 和 修 持 後 , 身 體 的 血 液 、 唾 液 採 用 生 化 指 標 , 進 行 對 比 , 作 出 科 學 實 驗 結 果 。

...

當 時 的 每 個 項 目 只 需 要 30 名 實 驗 員 就 已 經 可 以 完 成 , 但 是 我 們 的 修 持 班 有 121 名 。 那 麼 作 為 李 愛 儂 女 士 來 說 , 這 是 一 個 大 好 的 機 遇 , 祂 也 以 省 級 機 關 幹 部 的 名 義 參 與 , 因 為 祂 本 來 就 是 在 省 級 機 關 工 作 , 所 以 就 參 加 了 這 個 班 , 而 且 成 為 我 在 辦 班 時 的 輔 導 員 。

當 然 , 作 為 大 部 分 的 學 員 而 言 , 他 們 沒 有 可 能 訓 練 出 法 身 心 語 , 即 是 身 體 能 夠 倒 立 , 但 未 經 綬 紀 聖 密 咒 語 和 殊 勝 儀 規 , 也 沒 有 可 能 自 我 培 養 出 現 法 身 心 語 。 在 宗 下 則 稱 為 自 我 遮 止 , 自 我 遮 止 是 我 慢 的 一 種 , 會 誤 入 幻 覺 歧 途 。 他 們 也 沒 有 可 能 訓 練 出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的 種 種 神 通 力 。 但 是 , 他 們 有 可 能 的 是 , 參 與 動 禪 陀 羅 尼 訓 練 和 靜 禪 陀 羅 尼 訓 練 。

〝 法 身 心 語 〞 除 了 李 愛 儂 女 士 之 外 , 還 有 季 航 、 張 戈 利 以 及 李 x x 、 裘 x x 、 包 x x 、 孫 x x 、 馮 x x 、 馮 x x 等 等 , 在 不 到 十 位 學 員 的 身 上 , 得 到 啟 迪 , 經 過 激 發 、 調 整 之 後 , 〝 固 定 〞 了 以 後 , 能 夠 出 現 生 理 上 的 一 些 特 異 的 能 量 狀 態 , 所 以 都 取 得 了 良 好 的 修 持 效 果 。

而 這 個 121 名 的 學 員 , 大 部 分 有 老 年 病 、 多 發 病 、 常 見 病 , 各 種 各 樣 的 疑 難 雜 症 , 差 不 多 每 個 人 身 上 的 病 , 都 有 不 同 程 度 的 好 轉 。 尤 其 是 李 愛 儂 女 士 的 修 持 狀 態 , 在 境 界 中 的 [ 靈 性 內 息 ] 、 [ 靈 性 內 語 ] 、 [ 靈 性 萬 印 ] 、 [ 靈 性 勝 穴 ] , 表 演 非 常 令 人 震 憾 。 因 為 李 愛 儂 女 士 , 體 弱 多 病 , 人 人 皆 知 , 大 家 就 眼 看 著 祂 白 的 頭 髮 變 黑 ; 眼 看 著 祂 灰 的 臉 色 變 紅 ; 眼 看 著 祂 說 話 有 氣 無 力 , 現 在 變 成 聲 音 洪 亮 、 精 神 十 足 。

〝 金 剛 禪 〞 班 設 在 浙 江 中 醫 中 藥 研 究 院 五 樓 , 爬 到 五 樓 , 跟 祂 自 己 所 講 的 , 〝 上 氣 不 接 下 氣 〞 , 〝 沒 有 全 條 命 去 掉 , 至 少 半 條 命 沒 有 了 〞 , 但 祂 現 在 可 以 很 輕 鬆 地 走 到 樓 上 了 。 所 以 祂 的 現 身 說 法 , 鼓 舞 了 121 名 同 修 。

對 這 一 個 班 , 我 們 曾 經 有 過 一 個 統 計 , 首 期 辦 班 吸 收 的 Cancer 病 人 佔 47.9% , 121 人 裡 有 58 名 是 患 有 各 種 各 樣 的 Cancer 。 女 性 Cancer 有 皮 膚 Cancer 、 乳 房 Cancer 、 陰 部 Cancer , 還 有 內 臟 的 胰 腺 Cancer 、 肝 Cancer 、 胃 Cancer 、 前 裂 腺 Cancer 、 直 腸 Cancer …… , 各 種 各 樣 的 Cancer 病 人 都 有 , 結 果 都 取 得 了 全 面 好 轉 。

甚 至 有 一 位 住 在 玉 泉 的 腦 Cancer 病 人 , 他 Cancer 的 腫 瘤 已 經 豉 出 右 邊 耳 朵 上 方 的 外 面 , 可 以 手 摸 得 到 , 亦 看 得 見 , 右 邊 的 聽 覺 也 開 始 有 所 障 礙 。 但 是 , 能 夠 摸 得 到 的 這 個 Cancer , 金 剛 禪 修 持 班 的 修 持 之 後 , 竟 然 不 藥 而 癒 , 找 不 到 這 個 腫 瘤 , 沒 有 了 , 右 邊 聽 覺 也 隨 之 恢 復 。 本 來 剛 來 的 時 候 很 明 顯 能 夠 看 得 見 、 摸 得 著 的 一 個 東 西 , 而 且 他 來 的 時 候 , 由 於 右 面 這 個 腫 瘤 很 大 , 醫 生 預 期 他 左 手 、 左 腳 會 發 生 問 題 , 總 而 言 之 , 左 邊 將 會 不 自 在 。

事 實 上 , 他 有 沒 有 不 自 在 呢 ? 他 來 修 持 之 前 , 已 經 開 始 有 一 點 不 自 在 了 。 但 是 , 當 兩 個 月 的 修 持 班 已 經 結 束 的 時 候 , 他 竟 然 是 非 常 自 在 。

有 很 多 Cancer 病 人 沒 有 好 , Cancer 還 是 存 在 , 但 是 他 們 都 已 經 〝 好 自 為 之 〞 , 善 待 這 個 Cancer 。 我 主 張 對 這 些 Cancer , 對 這 些 腫 瘤 不 要 用 殺 滅 Cancer 的 藥 , 來 把 它 毒 死 。 它 辛 辛 苦 苦 修 行 幾 代 修 出 一 個 Cancer 來 , 修 出 這 樣 一 個 宇 宙 負 能 量 , 它 也 有 它 的 〝 心 、 血 〞 , 雖 然 它 是 走 了 邪 道 , 是 做 了 個 負 能 量 。 但 是 , 我 們 和 它 和 平 相 處 , 人 不 受 它 的 侵 犯 , 不 受 它 的 損 害 , 病 人 要 活 著 , 讓 Cancer 也 活 著 , 同 樣 在 身 體 內 部 並 存 , 不 去 消 滅 它 。 據 許 多 Cancer 病 人 臨 床 觀 察 , 使 用 開 刀 取 瘤 的 方 法 , 或 者 使 用 化 療 、 放 射 等 方 法 , 顯 示 Cancer 的 病 理 信 息 全 身 幅 射 和 強 烈 反 彈 , 造 成 病 家 臨 終 之 前 的 嚴 重 痛 苦 。

我 的 理 論 是 非 常 奇 怪 的 , 這 個 理 論 , 作 為 病 人 來 聽 , 有 些 病 人 不 以 為 然 , 認 為 : Cancer 總 是 消 滅 好 , 你 消 滅 它 , 我 就 馬 上 健 康 了 嘛 。 你 讓 它 還 是 存 在 , 還 要 拿 出 這 一 套 所 謂 〝 善 良 〞 的 理 論 , 我 不 同 意 。

我 們 在 討 論 的 時 候 , 有 一 個 學 員 , 就 是 這 樣 講 , 他 說 : 〝 我 是 肝 Cancer , 我 希 望 馬 上 能 夠 把 肝 Cancer 移 出 體 外 , 你 儘 量 地 用 你 的 神 通 幫 我 把 它 拿 出 來 。 聽 說 你 還 會 無 刀 取 瘤 是 不 是 ? 不 要 那 麼 保 守 , 你 快 快 地 把 我 這 個 瘤 取 掉 吧   〞 。

那 我 告 訴 他 : 所 有 的 所 謂 奇 蹟 , 都 不 是 我 的 特 異 能 力 , 而 特 異 能 力 是 在 你 自 己 身 上 。 當 你 發 現 了 自 性 , 你 本 身 就 是 一 個 大 佛 。 當 你 是 大 佛 的 時 候 , 你 就 有 足 夠 的 慈 悲 , 你 懷 著 一 顆 慈 悲 的 心 , 就 是 把 你 肝 裡 的 Cancer 取 出 身 體 外 面 , 我 絕 對 沒 有 疑 義 ; 但 是 你 說 是 要 為 了 消 滅 它 這 個 目 的 , 把 它 移 出 身 體 外 面 , 這 個 我 就 有 點 保 留 。

所 以 這 樣 的 理 論 , 沒 聽 過 的 人 還 是 會 感 覺 到 很 奇 的 , 感 覺 到 非 常 震 憾 的 , 竟 然 還 有 這 樣 的 人 , 希 望 跟 Cancer 保 持 和 諧 ! ?

事 實 上 , 當 時 參 加 修 持 班 的 Cancer 病 人 , 確 實 經 過 兩 個 月 的 訓 練 以 後 , Cancer 症 狀 減 輕 了 , 有 的 是 減 小 了 , 可 以 說 效 果 非 常 之 好 。 經 過 統 計 , 整 個 班 的 治 療 有 效 率 達 到 97.7% 。

在 這 裡 , 我 們 可 以 看 到 金 剛 道 儂 長 老 , 祂 所 起 到 的 一 個 正 面 的 、 積 極 的 作 用 。

當 然 , 作 為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在 祂 的 成 長 中 , 是 有 很 多 〝 大 風 大 浪 〞 的 。 日 本 的 一 個 所 謂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的 一 個 武 術 流 派 , 他 們 的 宗 師 是 宗 道 臣 。 在 1979 年 , 在 南 寧 武 會 上 , 他 們 本 來 是 想 大 顯 身 手 的 , 結 果 剛 好 , 我 們 作 為 國 家 體 育 運 動 委 員 會 運 動 系 武 術 處 的 散 打 技 擊 試 點 隊 之 一 , 也 稱 為 是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。 兩 個 不 同 的 流 派 , 名 字 是 一 樣 的 , 差 一 點 發 生 一 些 事 情 , , 據 稱 宗 道 臣 本 人 在 抗 日 戰 爭 時 期 , 是 日 本 關 東 軍 的 高 級 特 務 。 ( 此 資 料 係 根 據 日 本 出 版 的 《 少 林 寺 拳 法 》 ( 日 文 版 ) 一 書 中 , 對 其 宗 師 宗 道 臣 的 介 紹 )

幸 好 金 剛 法 獅 長 老 以 及 他 的 弟 子 40 餘 人 , 進 入 會 場 , 一 身 正 氣 鎮 住 了 當 時 氣 焰 囂 張 的 那 些 所 謂 的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的 日 本 流 派 和 日 本 武 士 , 在 南 寧 武 會 上 , 沒 有 讓 他 們 得 逞 。 從 而 保 衛 了 聖 教 , 悍 衛 了 民 族 尊 嚴 , 保 護 了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──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。

但 在 1983 年 的 時 候 , 有 位 日 本 金 剛 禪 的 二 世 , 所 謂 的 宗 道 臣 二 世 , 直 接 到 中 國 浙 江 省 杭 州 市 來 找 我 。 找 我 的 時 候 , 金 剛 法 獅 長 老 也 隨 侍 在 側 。 因 為 在 1979 年 發 生 了 這 〝 未 遂 事 件 〞 , 他 們 非 常 擔 心 師 父 的 安 全 , 所 以 就 從 那 時 候 開 始 , 一 直 保 護 到 天 臺 山 , 一 直 保 護 到 浙 江 中 醫 中 藥 研 究 所 , 一 直 保 護 到 保 俶 山 。 幾 年 保 護 下 來 , 天 下 太 平 , 沒 有 出 現 什 麼 事 情 , 但 在 1983 年 8 月 份 的 時 候 , 出 現 情 況 了 , 這 個 二 世 來 找 我 了 。

原 來 的 宗 道 臣 一 世 , 在 1980 年 , 他 從 中 國 回 到 日 本 以 後 就 逝 世 了 , 他 把 權 力 交 給 了 他 的 女 兒 , 他 女 兒 號 稱 為 宗 道 臣 二 世 。 宗 道 臣 二 世 派 人 傳 信 來 , 公 開 地 點 名 , 就 是 要 討 論 什 麼 是 「 金 剛 禪 」 ? 相 互 之 間 要 「 切 磋 」 。 懂 得 「 切 磋 」 這 兩 個 字 的 人 , 我 相 信 只 有 武 林 中 的 人 懂 得 。 武 林 中 「 切 磋 」 兩 個 字 , 就 是 說 : 我 們 來 , 是 跟 你 打 過 明 白 的 , 比 一 個 高 下 。

法 獅 長 老 聽 見 了 以 後 , 他 說 : 〝 好 , 我 帶 兄 弟 們 去 , 我 去 『 切 磋 』 ,   師 父 您 不 用 去 〞 !

我 說 : 〝 不 可 以 , 不 可 以 , 千 萬 動 不 得 『 切 磋 』 這 兩 個 字 。 記 得 , 我 們 是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, 而 不 是 去 跟 他 們 所 謂 的 『 切 磋 』 的 〞 。

結 果 , 我 就 帶 上 了 李 愛 儂 女 士 。 那 個 時 候 , 李 愛 儂 女 士 已 經 六 十 歲 出 頭 了 , 但 是 看 上 去 , 因 為 修 「 金 剛 禪 」 了 嘛 , 原 來 七 十 幾 歲 可 以 看 , 現 在 只 有 四 十 幾 歲 可 以 看 。 在 他 們 日 本 人 看 起 來 , 好 像 我 帶 了 一 個 女 孩 子 來 了 。 因 為 李 愛 儂 個 子 比 較 小 , 看 上 去 像 個 女 孩 子 。

到 了 杭 州 當 時 最 大 的 對 外 的 賓 館 —— 杭 州 飯 店 , 宗 道 臣 二 世 派 了 她 的 辦 公 室 的 一 位 助 理 在 門 口 , 他 還 帶 了 一 位 翻 譯 , 就 是 日 本 話 翻 成 中 國 話 的 翻 譯 , 就 在 杭 州 賓 館 門 口 等 我 。

法 獅 長 老 他 們 急 壞 了 , 不 要 我 一 進 去 了 以 後 , 被 他 們 捲 進 去 了 , 所 以 他 們 也 積 極 地 擠 進 杭 州 飯 店 去 。

結 果 對 方 就 問 了 , 他 們 有 照 片 , 就 看 著 這 個 照 片 說 : 「 你 就 是 王 信 得 ? 」

我 說 : 「 是 。 有 何 指 教 ? 」

他 們 就 問 : 「 你 能 告 訴 我 們 什 麼 是 『 金 剛 禪 』 嗎 ? 」

當 時 , 對 這 個 來 勢 洶 洶 的 話 , 來 勢 洶 洶 的 陣 勢 , 已 經 有 一 點 戒 備 了 。 因 為 法 獅 長 老 他 們 已 經 看 見 , 在 他 們 後 面 , 賓 館 門 口 裡 面 的 花 園 門 口 , 站 了 一 大 批 他 們 的 所 謂 的 武 士 , 好 像 隨 時 準 備 要 衝 出 來 。 但 是 , 法 獅 長 老 他 們 人 也 不 少 , 有 五 十 來 個 人 , 四 、 五 十 個 人 , 這 在 數 量 上 、 人 數 上 要 比 他 們 多 ; 在 功 夫 上 , 我 相 信 他 們 是 不 在 話 下 的 。 但 問 題 是 , 〝 我 們 能 不 打 , 儘 量 不 打 〞 , 所 以 我 們 就 盡 量 地 克 制 沒 打 。

當 時 , 我 就 一 個 「 法 身 心 語 」 向 李 老 奶 奶 發 佈 了 靈 性 指 令 , 我 說 : 〝 李 老 奶 奶 , 快 ! 捨 壽 〞 !

李 老 奶 奶 心 領 神 會 , 祂 走 上 去 , 在 他 們 面 前 轉 了 一 個 圈 , 躺 到 地 下 , 馬 上 倒 立 起 來 。

那 個 日 本 人 說 : 〝 哎 , 這 個 女 孩 子 怎 麼 了 ? 發 生 了 什 麼 事 〞 ?

我 說 : 〝 你 們 不 是 問 什 麼 是 『 金 剛 禪 』 ? 這 個 就 是 『 金 剛 禪 』 〞 。

〝 祂 為 什 麼 這 樣 做 〞 ?

我 就 告 訴 他 : 〝 這 個 , 我 們 傳 統 稱 之 為 『 法 身 心 語 』 〞 。

『 法 身 心 語 』 他 翻 不 過 去 , 倒 是 把 他 們 一 句 日 本 話 翻 譯 成 了 中 國 話 , 他 問 : 〝 你 這 個 是 傳 統 的 嗎 〞 ?

我 說 : 〝 我 們 是 傳 統 的 , 我 們 這 個 傳 統 有 本 經 書 的 , 這 本 經 書 就 是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, 經 裡 所 講 的 傳 統 的 『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』 , 『 大 智 本 行 , 遊 戲 神 通 』 〞 。

後 來 我 看 到 日 本 翻 譯 的 嘴 巴 動 來 動 去 、 動 來 動 去 , 一 句 話 都 翻 不 出 。 我 剛 才 前 面 所 講 的 那 句 〝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〞 , 翻 不 出 ; 〝 大 智 本 行 , 遊 戲 神 通 〞 , 他 也 翻 不 出 , 因 為 在 他 的 字 典 裡 可 能 沒 有 這 些 詞 的 , 他 們 那 些 字 典 裡 可 能 只 有 普 通 的 對 話 , 什 麼 「 你 好 」 這 種 , 「 庫 尼 奇 瓦 」 這 種 , 但 是 這 種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──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範 疇 之 內 很 學 術 性 的 詞 語 , 是 沒 有 的 。

那 麼 , 我 就 實 話 告 訴 他 們 : 〝 這 是 一 個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的 精 萃 , 不 是 輕 易 能 夠 學 得 去 的 。 就 是 今 天 我 把 我 們 的 教 相 , 一 句 話 不 漏 地 告 訴 了 你 , 你 也 翻 不 出 ; 把 我 們 的 事 相 , 表 演 給 你 們 看 , 你 也 學 不 去 , 不 知 道 面 發 生 了 什 麼 事 ; 更 不 知 道 我 跟 這 位 李 老 奶 奶 相 互 之 間 有 些 什 麼 溝 通 , 你 完 全 不 知 道 〞 。

在 這 樣 特 殊 的 情 況 下 , 李 老 奶 奶 在 後 來 的 日 子 裡 , 祂 為 捍 衛 聖 教 , 保 衛 祖 國 文 化 的 精 萃 , 作 出 了 許 多 項 的 捨 壽 式 的 卓 越 貢 獻 , 所 以 靈 性 功 德 無 量 , 功 不 唐 捐 。

可 能 有 些 人 會 想 : 李 老 奶 奶 祂 身 體 那 麼 不 好 , 二 十 多 年 沒 有 見 過 師 父 , 師 父 為 什 麼 還 要 對 祂 那 麼 高 的 評 價 ? 因 為 在 Patricia 的 網 站 上 , 發 表 了 三 篇 文 章 。

第 一 篇 文 章 是 李 老 奶 奶 的 兒 女 們 所 寫 的 一 篇 讚 頌 詞 , 這 篇 讚 頌 詞 上 說 ,   阿 達 爾 嘛 佛   大 聖 寶   金 剛 道 儂 長 老 的 音 容 笑 貌 猶 在 眼 前 , 祂 是 我 們 的 好 媽 媽 , 祂 是 我 們 偉 大 的 媽 媽 。 這 是 第 一 篇 。

第 二 篇 是 金 剛 道 曉 長 老 所 寫 的 文 章 , 這 兩 篇 文 章 都 附 有 照 片 。 第 三 篇 文 章 是 我 們 中 國 杭 州 的 一 位 上 師 所 寫 的 , 她 也 寫 得 很 好 。 所 以 我 們 把 這 三 篇 文 章 全 文 刊 出 。 這 三 篇 讚 頌 文 引 起 了 一 定 的 震 憾 。

有 不 少 人 也 紛 紛 來 Email 說 : 想 不 到 師 父 會 對 李 老 奶 奶 有 這 樣 高 的 評 價 。

因 為 祂 作 出 了 捨 壽 , 奉 獻 了 自 己 生 命 中 的 一 切 , 功 不 唐 捐 ; 而 且 祂 已 經 被 迎 接 到 聖 地 , 迎 回 到 聖 地 , 是 一 定 要 轉 世 再 來 的 , 轉 世 到 一 個 聖 緣 成 熟 的 聖 密 家 庭 中 。

雖 然 祂 在 有 生 之 年 , 沒 有 要 求 祂 的 兒 女 們 要 相 信 聖 教 , 甚 至 宣 傳 都 不 宣 傳 ; 但 是 祂 實 際 上 殷 切 地 希 望 聖 密 家 庭 建 立 在 祂 自 己 的 家 庭 中 , 迎 接 祂 轉 世 再 來 , 重 新 來 救 渡 眾 生 , 完 成 歷 史 使 命 !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關 係 , 我 們 暫 時 討 論 到 這 裡 , 因 為 對 於 李 老 奶 奶 的 事 蹟 , 實 在 太 多 , 一 時 還 講 不 完 , 下 星 期 再 見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 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!

我 們 期 待   阿 達 爾 嘛 佛   大 聖 寶   金 剛 道 儂 長 老 在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聖 准 下 , 在 時 輪 具 足 下 回 到 僧 團 中 , 延 續 祂 輝 煌 的 前 世 , 以 利 眾 生 。

我 們 希 望 下 星 期 能 夠 再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  為 我 們 繼 續 聖 示 。

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