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2012 年 1 月 22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 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宗 前 聖 祖   分 三 類 型

 
阿 彌 陀 佛 ! 大 家 好 !

繼 續 昨 天 的 討 論 , 我 們 首 先 準 備 講 一 講 宗 前 聖 祖 。 宗 前 聖 祖 , 主 要 是 分 三 個 類 型 :

第 一 個 類 型 是 “ 宗 前 大 聖 寶 的 帝 師 ” 。

帝 師 , 講 到 〝 宗 前 〞 帝 師 的 時 候 , 最 有 名 的 是 武 則 天 , 但 是 漢 朝 皇 帝 中 跟 唐 朝 皇 帝 中 , 在 〝 宗 前 〞 很 多 是 帝 師 。

第 二 個 類 型 的 就 是 “ 宗 前 的 聖 師 ” ;

第 三 種 類 型 是 “ 宗 前 的 傳 承 的 祖 師 ” 。

講 到 宗 前 的 傳 承 祖 師 , 我 們 一 講 到 武 則 天 的 時 候 , 就 可 能 大 家 就 已 經 想 到 可 能 會 提 出 〝 法 藏 大 師 〞 , 也 就 是   大 聖 寶   法 藏 。

作 為 我 們 的 宗 前 大 師 --- 法 藏 大 師 , 宗 前 的 密 宗 大 師 --- 法 藏 大 師 , 就 要 找 出 我 們 的 歷 史 依 據 。 作 為   聖 宗 而 言 , 他 在 講 歷 史 的 時 候 , 大 部 分 或 者 說 是 絕 大 部 份 , 都 有 歷 史 的 文 獻 作 為 依 據 的 。 這 些 文 獻 包 括 官 修 的 《 舊 唐 書 》 和 《 新 唐 書 》 以 及 《 資 治 通 鑒 》 , 這 些 著 名 的 官 修 唐 書 , 另 外 就 是 有 官 修 的 歷 代 的 《 高 僧 傳 》 作 為 依 據 的 。

佛 教 , 約 在 公 曆 紀 元 前 後 傳 入 中 國 , 在 漢 代 佛 教 被 視 為 神 仙 方 術 的 一 種 , 研 究 隱 態 世 界 。 至 南 北 朝 時 傳 播 於 全 國 , 出 現 了 很 多 學 派 。 隋 唐 時 期 進 入 鼎 盛 階 段 , 形 成 了 很 多 具 有 中 國 民 族 特 點 的 宗 派 。 我 們 不 是 純 粹 學 中 國 歷 史 , 我 們 主 要 是 研 究 中 國 密 宗 的 歷 史 , 研 究 中 國 密 宗 的 學 術 , 研 究 隱 態 世 界 各 種 力 量 的 交 量 , 研 究 隱 態 世 界 的 問 題 。 秦 漢 以 來 , 進 入 大 唐 時 期 , 隱 態 世 界 一 直 有 許 多 的 表 現 。 人 天 的 瑜 伽 也 有 很 多 相 關 的 天 文 記 載 和 歷 史 記 載 , 有 官 史 的 , 也 有 野 史 的 , 描 寫 得 詳 盡 而 又 具 體 。 所 以 , 要 研 究 就 必 需 要 解 密 隱 態 世 界 。

在 講 這 一 個 問 題 的 時 候 , 我 們 先 要 講 一 講 當 時 的 歷 史 背 景 對 佛 教 是 怎 麼 看 的 。 其 實 佛 教 流 傳 進 中 國 的 時 候 , 佛 教 是 受 很 大 的 限 制 的 。 祂 建 築 的 廟 宇 , 這 些 廟 宇 是 官 修 , 官 修 的 廟 宇 僅 僅 是 作 為 政 府 聯 絡 境 外 的 少 數 民 族 , 或 者 是 境 外 的 、 鄰 邦 國 家 的 , 外 交 上 友 誼 的 需 要 , 但 是 人 民 是 不 允 許 相 信 佛 教 , 也 不 允 許 參 與 佛 教 的 活 動 , 如 果 參 與 了 那 就 是 違 法 。 尤 其 是 當 中 國 的 道 家 興 起 之 後 , 〝 儒 、 道 〞 兩 家 相 互 之 間 的 鬥 爭 , 道 家 略 顯 下 風 。 略 顯 下 風 的 具 體 表 現 就 是 儒 家 思 想 往 往 就 是 把 道 家 看 作 是 “ 旁 門 左 道 ” 。 所 以 從 漢 代 開 始 , 凡 屬 於 “ 旁 門 左 道 ” 的 一 些 修 行 方 法 , 包 括 道 家 的 一 些 修 行 方 法 , 甚 至 包 括 佛 教 的 一 些 修 行 方 法 , 只 要 被 認 定 是 “ 旁 門 左 道 ” 的 , 那 麼 就 不 准 修 習 , 或 者 是 有 一 些 已 經 是 授 了 沙 彌 戒 , 甚 至 是 俱 足 戒 的 , 一 個 正 式 的 僧 伽 只 要 被 懷 疑 他 是 在 修 “ 旁 門 左 道 ” , 就 是 所 謂 的 “ 蠱 術 ” 。 蠱 , 蠱 惑 民 眾 的 蠱 , 上 面 三 個 “ 蟲 ” 字 , 下 面 一 個 “ 皿 ” 字 。 只 要 被 認 定 是 , 或 者 是 被 懷 疑 在 修 煉 “ 蠱 術 ” 的 , 都 也 不 能 夠 公 開 地 活 動 , 或 者 是 在 民 間 進 行 傳 播 他 的 教 義 。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之 下 , 為 了 限 制 〝 旁 門 左 道 〞 , 朝 廷 下 了 一 道 又 一 道 的 禁 令 。

這 就 講 到 武 則 天 。 武 則 天 , 大 家 知 道 的 , 武 則 天 是 唐 高 宗 李 治 的 夫 人 , 就 是 因 為 幫 助 唐 高 宗 治 理 國 家 , 從 中 學 到 了 統 治 的 技 術 , 唐 高 宗 李 治 死 亡 以 後 , 武 則 天 就 慢 慢 地 , 一 步 一 步 獲 得 了 這 個 權 利 。 但 是 武 則 天 她 原 來 是 什 麼 呢 ? 她 原 來 是 唐 太 宗 正 式 的 嬪 姘 , 我 們 現 在 人 叫 “ 妻 子 ” 。 因 為 唐 太 宗 是 皇 帝 , 他 的 嬪 姘 有 幾 十 房 , 當 時 她 是 被 當 作 “ 才 人 ” 選 進 宮 。 才 人 , 顧 名 思 義 就 是 有 才 華 的 女 子 , 就 稱 為 “ 才 人 ” , 漢 、 唐 時 , 才 人 為 女 官 名 。 那 麼 , 作 為 當 時 唐 朝 的 制 度 , 皇 帝 一 般 有 三 種 等 級 的 太 太 : 一 種 是 正 宮 , 就 是 皇 后 ; 第 二 種 叫 “ 妃 ” ; 第 三 種 叫 “ 嬪 姘 ” , 嬪 姘 比 妃 還 要 低 一 檔 , 嬪 姘 的 數 量 也 多 。 “ 武 才 人 ” 她 屬 於 第 三 等 , 她 屬 於 第 三 等 的 第 一 名 , 所 以 她 在 皇 宮 中 地 位 低 下 。

明 朝 時 , 才 人 為 太 子 姬 妾 的 最 高 封 號 , 僅 次 於 正 室 。

作 為 唐 朝 的 才 人 , 不 知 道 幾 個 月 能 夠 見 到 皇 帝 一 次 , 心 裡 沒 有 數 的 。 見 到 皇 帝 當 時 是 有 一 個 特 別 的 用 詞 , 就 稱 為 “ 臨 幸 ” 。 臨 , 光 臨 的 臨 , 也 就 是 說 , 皇 帝 來 到 你 的 寢 宮 給 了 你 很 大 的 幸 運 和 恩 惠 , 所 以 簡 稱 “ 臨 幸 ” 。 她 其 實 是 這 樣 一 個 低 檔 次 的 唐 太 宗 的 太 太 , 但 是 , 是 正 式 的 。 唐 太 宗 後 來 也 圓 寂 了 , 唐 太 宗 也 是 〝 帝 師 〞 。 唐 太 宗 圓 寂 就 按 照 唐 朝 的 殯 葬 制 度 , 皇 帝 圓 寂 , 他 這 個 正 宮 的 太 太 , 也 就 是 正 式 的 太 太 她 要 陪 葬 。 這 個 “ 陪 葬 ” 不 是 死 掉 陪 葬 , 也 不 是 殺 掉 陪 葬 , 她 是 活 活 地 陪 葬 , 〝 活 葬 〞 是 非 常 殘 酷 的 。 第 二 等 是 妃 子 , 妃 子 一 般 是 四 個 , 這 四 個 也 是 要 陪 葬 。 所 以 皇 帝 死 了 是 要 四 、 五 個 女 人 陪 葬 。 武 才 人 〝 幸 運 〞 , 因 為 她 是 屬 於 第 三 等 的 太 太 , 所 以 是 要 去 陪 葬 還 沒 有 這 個 資 格 , 所 以 她 就 這 樣 活 下 來 了 。 唐 太 宗 李 世 民 中 國 歷 史 上 的 評 價 是 一 位 好 皇 帝 , 稱 為 “ 千 古 一 帝 ” 。 他 的 兒 子 李 治 是 唐 太 宗 的 親 生 兒 子 , 李 治 生 性 比 較 柔 軟 , 也 比 較 容 易 動 感 情 , 唐 太 宗 李 世 民 一 死 , 其 他 都 要 忙 大 事 了 , 忙 進 忙 出 。 唐 高 宗 李 治 就 只 做 一 件 事 , 做 什 麼 事 ? 就 是 哭 , 一 天 到 晚 哭 , 哭 他 的 父 親 , 非 常 地 悲 傷 。 就 在 唐 太 宗 垂 危 之 期 、 彌 留 之 際 , 就 遺 留 下 這 一 個 財 產 , 就 把 這 〝 武 才 〞 人 給 了 李 治 , 當 然 他 留 下 的 還 有 這 個 大 唐 江 山 。 但 是 這 個 唐 太 宗 對 李 治 , 對 這 個 兒 子 是 很 不 放 心 的 , 為 什 麼 很 不 放 心 ?

因 為 跟 隨 唐 太 宗 打 天 下 的 , 有 幾 個 非 常 有 本 事 的 人 , 其 中 有 一 個 就 叫 長 孫 無 忌 。 長 , 是 長 短 地 “ 長 ” ; 孫 , 孫 子 的 孫 , 他 是 雙 姓 ; 有 無 的 “ 無 ” ; 禁 忌 的 “ 忌 ” ; 長 孫 無 忌 。 這 個 人 非 常 有 本 事 , 跟 隨 唐 太 宗 兩 個 人 一 同 打 天 下 的 , 也 就 是 說 唐 太 宗 李 世 民 天 下 打 下 來 , 這 個 長 孫 無 忌 功 勞 是 有 一 半 , 所 以 和 唐 太 宗 李 世 民 關 系 好 得 不 得 了 。 所 以 天 下 奪 下 來 以 後 , 這 一 個 長 孫 無 忌 得 到 了 很 多 的 大 官 的 官 轄 , 基 本 上 對 於 長 孫 無 忌 的 權 利 沒 有 一 個 人 能 夠 控 制 得 了 , 只 有 唐 太 宗 李 世 民 , 只 有 他 一 個 人 可 以 控 制 這 個 長 孫 無 忌 , 其 他 人 根 本 控 制 不 了 。 而 且 唐 太 宗 李 世 民 雖 然 對 這 一 個 堂 兄 弟 非 常 地 器 重 , 但 是 唐 太 宗 李 世 民 為 了 保 住 這 個 大 唐 江 山 , 就 傳 位 給 唐 高 宗 李 治 , 因 為 唐 高 宗 李 治 他 有 一 個 字 , 這 個 字 就 叫 做 善 良 的 “ 善 ” 字 , 他 的 心 真 的 是 非 常 善 良 。

而 中 國 的 歷 史 上 評 論 唐 高 宗 李 治 的 史 家 , 說 : “ 這 個 唐 高 宗 在 唐 朝 21 個 皇 帝 中 , 李 治 最 無 能 , 最 沒 有 治 國 之 才 。 ” 那 麼 究 竟 是 不 是 這 樣 ? 究 竟 我 們 就 要 來 分 析 分 析 看 怎 麼 樣 ? 他 確 確 實 實 是 在 唐 太 宗 圓 寂 以 後 , 在 政 治 上 遇 到 了 很 大 的 困 難 。 首 先 , 他 要 處 理 他 的 皇 后 的 問 題 , 因 為 唐 高 宗 早 就 已 經 有 皇 后 了 , 這 個 皇 后 是 什 麼 人 ? 正 是 長 孫 無 忌 的 妹 妹 於 〝 隱 態 能 量 〞 所 控 制 之 下 的 王 皇 后 , 長 孫 無 忌 , 一 方 面 奪 得 了 唐 太 宗 許 多 的 權 利 , 另 外 又 利 用 王 皇 后 控 制 著 唐 高 宗 李 治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武 則 天 的 日 子 好 過 不 好 過 ? 當 然 不 好 過 。

貞 觀 十 年 ( 636 ) 六 月 , 長 孫 皇 后 彌 留 之 際 , 與 唐 太 宗 最 後 訣 別 。 她 用 盡 氣 力 對 太 宗 說 : 「 我 的 家 族 並 無 甚 麼 大 的 功 勳 、 德 行 , 只 是 有 緣 與 皇 上 結 為 姻 親 , 才 身 價 百 倍 。 要 想 永 久 保 持 這 個 家 族 的 名 譽 、 聲 望 , 我 請 求 陛 下 今 後 不 要 讓 我 的 任 何 一 個 親 屬 擔 任 朝 廷 要 職 , 這 是 我 對 陛 下 最 大 的 期 望 。 我 活 著 的 時 候 對 國 家 並 沒 有 絲 毫 功 績 , 所 以 死 後 也 千 萬 不 要 厚 葬 , 僅 因 山 而 葬 , 不 起 墳 墓 , 不 用 棺 槨 , 所 須 器 物 , 都 用 木 、 瓦 製 作 , 儉 薄 送 終 。 如 能 這 樣 , 就 是 陛 下 對 我 的 最 大 紀 念 。 」 說 完 不 久 , 就 死 在 後 宮 立 政 殿 。 同 年 十 一 月 , 葬 於 昭 陵 。

我 們 再 來 說 說 這 個 武 則 天 , 武 則 天 就 在 唐 太 宗 過 世 的 時 候 被 發 配 到 《 感 業 寺 》 院 去 當 尼 姑 , 《 資 治 通 鑒 》 記 載 , 貞 觀 二 十 三 年 ( 公 元 649 年 ) 五 月 二 十 六 日 , 唐 太 宗 李 世 民 去 世 遺 詔 , 命 武 才 人 出 家 於 感 業 寺 , 「 唐 高 宗 永 徽 五 年 ( 公 元 654 年 ) 三 月 奉 詔 回 宮 」 。 武 則 天 在 感 業 寺 度 過 五 載 晨 鐘 暮 鼓 、 青 燈 古 佛 、 遠 離 塵 世 、 面 壁 修 佛 的 比 丘 尼 生 活 。 她 親 眼 看 見 皇 家 的 寺 院 , 對 尼 姑 的 一 種 非 常 殘 酷 的 非 人 生 活 。 “ 禮 佛 ” 非 常 之 早 , 早 上 3 點 就 已 經 開 始 了 , 還 不 僅 僅 是 3 點 鐘 , 還 有 更 早 。 她 們 一 大 批 的 宮 女 被 〝 解 放 〞 到 尼 姑 庵 的 時 候 , 武 則 天 親 眼 看 見 有 些 尼 姑 由 於 不 能 夠 忍 受 尼 姑 庵 的 生 活 , 所 以 上 吊 了 、 自 殺 , 她 都 看 見 了 。 在 這 五 年 中 , 武 則 天 由 於 她 特 別 的 靈 性 宿 世 的 智 慧 , 也 感 受 到 了 隱 態 世 界 的 能 量 及 其 變 化 。

武 則 天 是 一 個 胸 懷 大 志 的 女 孩 子 , 雖 然 她 心 頭 非 常 地 不 滿 , 但 是 她 也 是 忍 受 著 寺 院 的 非 常 生 活 。 因 為 寺 院 , 尼 姑 的 〝 頭 〞 最 拿 手 的 就 是 這 個 鞭 子 要 打 的 , 要 打 人 的 。 有 一 個 小 尼 姑 因 為 生 活 受 不 了 了 , 上 吊 自 盡 了 , 結 果 怎 麼 樣 ? 結 果 就 是 把 上 吊 自 盡 的 尼 姑 用 四 個 人 , 四 個 其 他 身 強 力 壯 的 尼 姑 來 鞭 打 , 鞭 屍 。 把 她 的 衣 服 全 都 打 破 , 還 不 夠 , 把 她 打 到 四 肢 不 合 , 全 身 皮 肉 都 爛 了 , 真 是 慘 不 忍 睹 。 所 以 她 決 心 要 離 開 這 一 個 《 感 業 寺 》 , 她 心 祈 盼 著 李 治 , 她 想 李 治 一 定 會 來 救 她 。 她 除 了 看 到 尼 姑 庵 黑 暗 的 一 面 , 但 是 她 每 天 早 上 禮 佛 , 都 要 比 其 他 人 早 。 這 一 天 , 她 就 是 凌淩 晨 , 子 時 剛 過 一 點 , 她 就 在 樹 林 之 外 , 在 那 打 坐 , 她 在 修 煉 有 一 個 導 師 教 她 的 密 法 。 這 一 天 , 她 突 然 在 非 常 安 靜 的 夜 空 中 , 發 現 遠 處 的 樹 林 中 , 有 大 鳥 從 一 棵 樹 飛 到 另 外 一 棵 樹 , 她 感 到 很 奇 怪 : “ 這 個 鳥 怎 麼 半 夜 會 飛 ? ” 因 為 半 夜 飛 的 夜 鳥 一 般 是 很 少 的 , 但 是 仔 細 一 看 , 原 來 這 個 不 是 鳥 , 從 這 棵 樹 飛 到 另 外 棵 樹 那 麼 簡 單 , 原 來 是 一 個 人 。 那 麼 她 就 大 叫 “ 什 麼 人 ? ” 她 叫 在 叫 , 自 己 心 也 在 怕 。 這 一 聲 叫 就 不 知 道 會 產 生 什 麼 。 哪 知 道 這 只 大 鳥 朝 她 飛 過 來 , 飛 下 來 就 站 在 她 的 身 後 。 她 發 現 好 像 在 我 的 背 後 , 她 轉 過 身 去 一 看 原 來 是 一 個 人 , 是 個 什 麼 人 ? 原 來 是 一 個 和 尚 。 她 就 問 他 : “ 你 是 比 丘 還 是 尼 姑 ? ” 那 個 人 說 : “ 我 是 比 丘 。 ” 從 這 個 時 候 她 就 感 覺 到 佛 門 雖 然 有 非 常 嚴 酷 的 戒 律 、 規 定 , 但 是 也 是 有 能 人 的 , 就 是 有 本 事 的 人 。 因 為 她 是 一 個 有 大 志 的 人 , 她 是 希 望 找 一 些 真 正 有 本 事 的 , 因 為 她 只 有 在 很 多 傳 說 中 聽 說 有 這 樣 的 人 , 實 際 上 沒 看 見 過 , 今 天 給 她 碰 到 了 , 剛 想 向 他 問 清 楚 : “ 你 尊 姓 大 名 ? ” “ 能 不 能 留 下 尊 姓 大 名 ? ” 聽 見 “ 弗 ” 一 下 , 他 已 經 從 她 的 頭 頂 飛 過 去 了 , 消 失 了 。 這 下 子 她 就 知 道 到 這 個 廟 來 , 大 有 〝 因 緣 〞 , 她 想 我 就 是 這 一 生 一 世 都 在 這 個 廟 , 我 也 是 值 得 的 , 看 到 今 天 這 個 驚 人 的 一 幕 , 她 感 覺 到 這 是 不 可 思 議 , 不 同 尋 常 。   聖 宗 講 這 些 故 事 , 講 這 些 有 關 武 則 天 的 故 事 , 雖 然 現 在 社 會 上 很 多 關 於 武 則 天 , 但 是   聖 宗 所 講 的 是 武 則 天 關 於 佛 教 的 故 事 , 主 要 是 解 密 隱 態 世 界 。 尤 其 是 武 則 天 如 何 從 隱 態 世 界 取 得 畢 生 奮 鬥 力 量 、 勇 氣 、 謀 略 和 智 慧 。 五 年 後 武 才 人 又 被 唐 高 宗 李 治 叫 回 去 了 , 叫 回 到 皇 宮 中 去 了 。 她 看 到 李 治 那 麼 善 良 , 那 麼 懦 弱 , 她 就 想 , 最 好 能 夠 像 那 天 晚 上 她 看 見 的 , 這 樣 一 個 有 本 事 的 人 來 保 護 唐 高 宗 多 好 。 她 心 在 想 , 她 到 哪 去 哪 找 ? 而 且 她 是 在 皇 宮 不 容 易 找 得 到 的 。 而 且 當 時 的 大 唐 的 法 律 她 是 知 道 的 , 不 允 許 和 尚 訓 練 這 種 密 宗 的 武 功 的 。

因 為 這 是 一 個 密 宗 的 武 功 。 宗 下 管 他 叫 “ 動 禪 陀 羅 尼 ” , 是 不 允 許 練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, 動 禪 陀 羅 尼 在 當 時 代 被 誤 解 為 廣 義 的 所 謂 〝 旁 門 左 道 〞 。 其 實 , 動 禪 陀 羅 尼 和 旁 門 左 道 是 沒 有 關 係 。

〝 旁 門 左 道 〞 是 “ 蠱 術 ” 。 但 是 武 則 天 也 運 不 運 用 這 個 法 律 ? 因 為 當 時 她 也 發 現 唐 高 宗 李 治 大 權 旁 落 , 怎 麼 大 權 旁 落 呢 ? 皇 宮 中 有 “ 三 省 ” , 三 個 “ 省 ” 就 好 像 中 央 的 發 令 機 構 、 審 查 機 構 和 頒 布 機 構 。 作 為 皇 帝 , 他 隨 便 不 可 以 去 發 布 命 令 , 他 一 定 要 通 過 這 個 三 省 。 這 個 三 省 全 部 都 是 全 中 國 最 好 的 儒 生 , 所 謂 “ 儒 生 ” 就 是 書 生 , 讀 書 人 , 都 寫 得 一 手 好 毛 筆 。 現 在 社 會 上 能 買 得 到 的 一 本 字 帖 , 有 本 叫 《 褚 遂 良 字 帖 》 , 在 唐 朝 的 時 候 就 是 一 個 著 名 的 書 法 家 , 這 個 褚 遂 良 就 是 我 們 剛 才 所 講 地 長 孫 無 忌 的 〝 好 兄 弟 〞 , 結 拜 兄 弟 。 所 以 他 們 兩 個 人 勾 結 在 一 起 , 把 握 了 李 治 王 朝 的 大 部 分 的 形 勢 的 命 脈 。 武 則 天 這 個 時 候 雖 然 已 經 被 召 進 宮 了 , 但 是 要 成 為 正 宮 , 還 有 很 長 一 段 人 生 之 路 。 長 孫 無 忌 的 妹 妹 ── 長 孫 皇 后 在 隱 態 世 界 , 控 制 王 皇 后 , 這 個 皇 后 怎 麼 樣 ? 王 皇 后 有 一 個 很 大 的 缺 點 , 一 個 什 麼 缺 點 呢 ? 她 不 會 生 孩 子 。 根 據 她 不 會 生 孩 子 這 一 條 , 武 則 天 就 跟 李 治 說 : “ 廢 了 這 個 〝 王 皇 后 〞 ” , 那 個 時 候 的 王 皇 后 使 出 一 個 計 , 甚 麼 計 ? 就 是 請 了 一 批 〝 蠱 〞 家 -- 弄 蠱 術 的 人 , 期 望 〝 蠱 術 〞 可 以 遙 控 發 生 作 用 。 比 如 做 個 小 人 , 小 草 人 或 者 布 哇 哇 之 類 上 面 寫 上 什 麼 什 麼 人 的 名 字 , 比 如 說 “ 唐 高 宗 李 治 ” 的 名 字 寫 上 去 , 然 後 拿 刀 往 這 個 小 人 身 上 刺 , 然 後 念 咒 , 這 個 就 叫 “ 蠱 術 ” 。 弄 了 一 批 蠱 術 的 人 進 入 皇 宮 中 , 希 望 能 夠 好 像 現 在 講 的 所 謂 的 “ 遙 控 ” , 希 望 把 李 治 和 武 則 天 弄 死 。 這 一 個 消 息 被 武 則 天 偵 測 到 了 , 偵 測 到 了 就 報 告 李 治 , 李 治 開 始 的 時 候 並 不 相 信 , 李 治 一 般 都 把 人 想 地 蠻 好 的 : “ 這 個 王 皇 后 雖 然 不 可 以 生 孩 子 , 跟 我 兩 個 的 關 系 不 錯 的 , 哪 會 弄 這 樣 的 事 情 來 謀 害 我 呢 ? 這 個 可 能 性 不 大 ! ” 武 則 天 也 知 道 李 治 這 樣 慈 悲 的 心 , 不 會 隨 便 地 去 相 信 王 皇 后 會 謀 害 他 。 就 在 宮 中 分 配 了 一 批 宮 女 埋 伏 , 結 果 那 一 天 皇 宮 中 果 然 來 了 弄 蠱 術 的 人 , 因 為 他 在 弄 蠱 術 , 等 於 說 好 像 也 是 要 做 一 個 什 麼 〝 場 〞 一 樣 。 結 果 在 現 場 被 活 活 的 抓 住 , 綁 到 李 治 面 前 , 給 李 治 看 , 經 過 審 問 , 如 實 招 供 。 李 治 這 個 時 候 才 轉 變 將 信 將 疑 , 以 為 人 家 不 會 謀 害 他 。 但 是 捉 到 這 個 人 的 故 事 看 起 來 , 武 則 天 她 是 反 對 歪 門 邪 道 的 , 反 對 蠱 術 , 反 對 旁 門 左 道 , 反 對 修 密 法 的 , 你 如 果 是 修 密 法 的 時 候 , 他 不 同 意 了 。 但 武 則 天 總 是 勸 李 治 , 修 煉 這 種 密 法 的 人 也 有 好 有 壞 的 , 有 好 的 就 好 了 , 好 的 就 是 來 做 你 的 保 鏢 , 做 你 的 左 右 手 , 這 個 就 好 了 , 你 不 要 一 概 全 部 都 否 定 了 。 因 為 武 則 天 曾 在 感 應 寺 的 修 行 , 遇 到 過 本 領 高 強 的 能 人 。

這 一 下 子 , 王 皇 后 這 件 事 情 敗 露 了 , 要 治 罪 了 , 因 為 李 治 是 很 慈 悲 的 人 , 也 沒 有 治 她 怎 麼 樣 , 也 沒 有 讓 王 皇 后 怎 麼 樣 。 因 為 王 皇 后 雖 然 不 會 生 孩 子 , 而 且 犯 了 這 個 法 , 這 個 法 是 很 大 的 罪 , 那 個 抓 住 的 人 也 老 實 交 代 要 弄 什 麼 人 什 麼 人 。 他 們 想 弄 什 麼 人 ? 他 們 想 弄 武 則 天 。 因 為 他 們 發 現 李 治 這 個 人 好 對 付 , 就 武 則 天 不 好 對 付 , 所 以 要 把 武 則 天 弄 死 。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這 個 人 抓 住 了 應 該 是 治 罪 了 , 但 是 唐 高 宗 李 治 他 沒 有 治 罪 , 他 很 慈 悲 , 他 說 不 要 治 。 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我 們 這 次 聖 密 龍 講 就 到 這 結 束 , 我 們 下 一 次 繼 續 。 下 一 次 我 們 將 會 講 什 麼 呢 ? 下 一 次 , 怎 麼 樣 武 則 天 從 一 個 相 對 的 劣 勢 , 李 治 從 一 個 相 對 的 劣 勢 , 長 孫 無 忌 以 及 這 個 王 皇 后 怎 麼 樣 從 相 對 的 強 勢 走 到 了 反 面 , 劣 勢 的 取 得 了 勝 利 。 同 時 武 則 天 確 立 了 一 個 〝 國 師 〞 , 這 個 國 師 就 是 修 煉 密 法 的 法 藏 大 師 , 這 個 就 是 宗 前 的 , 一 個 中 國 漢 傳 佛 教 密 宗 的 一 個 大 師 , 這 個 大 師 怎 麼 樣 能 夠 稱 之 為 中 國 漢 傳 佛 教 密 宗 的 “ 大 師 ” 。 現 在 社 會 上 不 都 說 他 是 華 嚴 宗 的 “ 三 祖 ” 嗎 ? 這 個 華 嚴 宗 的 三 祖 是 後 人 追 認 的 , 不 是 當 時 代 是 這 樣 的 , 當 時 代 的 歷 史 的 真 實 , 我 們 不 是 要 講 宗 教 的 真 實 與 歷 史 的 真 實 相 結 合 嘛 , 所 以 在 這 個 問 題 上 , 我 們 要 把 歷 史 的 真 實 還 原 給 聽 眾 , 所 以 這 個 究 竟 怎 麼 樣 , 要 下 一 次 聖 密 龍 講 我 們 再 來 討 論 。 阿 彌 陀 佛 !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。 大 家 新 年 好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