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201 次
2012 年 11 月 3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 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讀 史 明 智   極 無 見 地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我 們 今 天 很 有 聖 緣 ,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來 到 我 們 電 臺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, 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入 滅 後 , 很 多 教 內 、 教 外 的 人 士 , 對   大 聖   佛 祖 的 弟 子 中 間 發 生 的 所 謂 教 義 上 的 〝 分 裂 〞 有 很 多 不 同 的 認 識 。 今 天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以 這 一 個 問 題 , 對 收 音 機 旁 邊 的 聽 眾 有 在 〝 超 越 界 〞 意 義 上 的 教 導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 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上 次 聖 密 龍 講 是 聖 密 龍 講 開 講 以 來 , 第 200 次 ; 而 這 一 次 , 就 是 201 次 。

對 於 10 月 27 號 、 28 號 兩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許 多 聽 眾 、 行 者 , 甚 至 有 法 師 寫 來 了 一 些 感 想 和 體 會 。

有 的 就 請 教 說 :

「 在 《 異 部 宗 輪 論 》 中 間 , 〝 大 天 五 事 〞 也 有 提 及 ; 好 像 在 27 號 、 28 號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間 , 卻 沒 有 聽 到 這 一 件 事 。 〞

〝 大 天 五 事 〞 這 一 件 事 情 確 實 是 需 要 好 好 地 討 論 的 。

聖 宗   薄 伽 梵   至 極 Vimalakirti   淨 悟 老 法 王 , 祂 對 〝 大 天 五 事 〞 , 以 及 關 於 〝 僧 團 分 裂 , 而 在 宗 下 又 是 稱 為 大 團 結 、 大 和 諧 、 大 進 步 〞 , 有 重 要 的 聖 密 龍 講 開 示 。 正 因 為 此 , 我 們 將 會 有 專 題 地 討 論 〝 大 天 五 事 〞 , 從 而 也 專 題 地 討 論 :

是 〝 大 團 結 〞 還 是 〝 大 分 裂 〞 ?
是 〝 大 和 諧 〞 還 是 〝 大 諍 紛 〞 ?

這 些 問 題 , 如 果 我 們 不 是 以 宗 下 〝 超 越 界 〞 的 觀 點 來 看 , 不 是 以 〝 不 二 法 門 〞 的 高 度 來 觀 照 , 那 可 能 就 會 得 出 完 全 相 反 的 結 論 。

但 是 , 我 們 還 是 要 暫 時 地 按 下 不 表 , 先 來 朗 讀 幾 篇 有 代 表 性 的 體 會 文 章 ── 特 別 是 唸 一 些 法 師 寫 來 的 文 章 :

「 首 先 , 弟 子 感 恩   師 父 聖 賜 了 這 兩 次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。 弟 子 理 解 , 這 是   師 父 在 繼 〝 曼 荼 羅 〞 的 教 法 、 《 足 本 經 》 、 〝 薄 伽 梵 〞 聖 義 解 密 , 而 又 開 始 地 , 又 一 次 為 〝 聖 教 回 歸 神 州 〞 而 作 的 聖 法 鋪 墊 , 也 是 具 體 地 解 答 了 一 些 眾 生 的 提 問 。

從 弟 子 個 人 的 理 解 , 弟 子 覺 得 《 足 本 經 》 〝 薄 伽 梵 〞 聖 義 的 闡 釋 , 其 實 就 是 〝 不 二 聖 境 〞 , 其 實 就 是 〝 至 極 無 見 地 〞 , 只 不 過 是 從 不 同 的 角 度 和 側 面 去 加 以 闡 述 。 而 在 《 大 藏 經 》 中 , 正 是 了 義 佛 法 所 宣 導 的 究 竟 境 界 。

在 關 於 〝 道 德 〞 的 問 題 上 , 了 義 經 中 , 其 實 不 妨 取 消 所 有 〝 對 待 〞 , 回 歸 宇 宙 本 然 的 認 識 。

所 以 , 弟 子 其 實 很 驚 訝 , 有 人 會 擔 心   師 父 對 《 足 本 經 》 解 密 , 可 能 引 起 佛 教 界 的 爭 論 。

但 弟 子 後 來 也 想 , 提 出 這 樣 的 問 題 , 這 是 眾 生 的 需 要 。 而 且 在 教 界 , 確 實 也 一 直 存 在 的 問 題 , 就 是 對 了 義 佛 法 的 宣 導 , 確 實 是 非 常 地 不 夠 ; 對 佛 法 的 基 本 原 則 也 宣 導 得 不 夠 。

師 父 的 每 一 次 講 法 , 都 是 最 直 接 地 體 現 了 佛 法 的 真 諦 , 就 是 所 有 的 法 皆 是 因 緣 而 起 , 為 了 解 決 眾 生 的 煩 惱 , 幫 助 眾 生 去 除 執 著 的 一 個 方 便 , 而 以 此 為 緣 , 這 個 問 題 的 討 論 , 實 際 上 也 恰 恰 是 針 對 中 國 教 界 現 實 存 在 的 一 些 可 能 性 的 預 測 和 引 領 。

「 讀 史 可 以 明 智 」 , 歷 史 本 來 就 是 相 續 的 , 也 是 彼 此 關 聯 的 , 師 父 因 此 援 引 歷 史 , 回 顧 歷 史 的 目 的 , 是 為 了 人 們 更 好 地 解 決 現 實 的 問 題 , 解 決 現 實 中 眾 生 可 能 的 執 著 煩 惱 。 弟 子 理 解   師 父 聖 密 解 讀 《 異 部 宗 輪 論 》 , 其 目 的 也 正 是 在 於 此 。

在   師 父 的 聖 示 中 , 弟 子 瞭 解 到 , 對 於 佛 教 歷 史 中 , 〝 部 派 佛 教 〞 時 期 各 流 各 派 的 形 成 , 是 有 著 翔 實 的 歷 史 記 載 。 這 些 記 載 , 說 明 了 〝 部 派 佛 教 〞 的 時 期 , 〝 大 眾 部 〞 與 〝 上 座 部 〞 的 分 裂 , 以 及 各 流 各 派 的 形 成 和 差 異 。

  師 父 聖 示 到 , 《 異 部 宗 輪 論 》 , 為 古 印 度   世 友 菩 薩 所 撰 。 在 漢 譯 《 大 藏 經 》 中 , 是 有 三 個 譯 本 :

玄 奘 三 藏 法 師 的 《 異 部 宗 輪 論 》 、
鳩 摩 羅 什 聖 祖   師 所 寫 的 《 十 八 部 論 》 、
真 諦 大 師 所 翻 譯 的 《 部 執 異 論 》 。

一 如   師 父 所 聖 示 , 這 些 不 同 的 譯 本 , 其 不 同 的 題 目 , 或 許 就 已 經 蘊 含 著 一 個 信 息 , 那 就 是 :

「 有 可 能 還 存 在 著 各 位 大 師 們 對 於 《 異 部 宗 輪 論 》 的 論 典 內 容 , 由 於 站 的 立 場 不 同 、 角 度 不 同 , 從 不 同 的 時 空 點 、 不 同 側 面 來 加 以 認 知 和 理 解 ; 並 且 希 望 以 最 簡 明 的 方 式 方 法 、 最 簡 明 的 語 言 來 加 以 表 述 這 部 論 典 的 內 容 。 〞

也 就 是 說 , 祂 們 各 自 認 識 , 或 者 還 有 一 點 點 細 微 差 別 。 而 作 為 論 典 , 從 祂 的 題 目 , 我 們 也 是 可 以 得 到 許 多 關 於 論 典 本 身 內 涵 的 瞭 解 。

師 父 的 這 一 聖 示 , 對 弟 子 也 是 一 個 很 好 的 教 育 。 令 弟 子 明 白 , 就 是 論 文 和 報 告 的 題 目 , 也 是 需 要 非 常 〔 嚴 峻 〕 地 抉 擇 使 用 。

師 父 聖 示 說 :

「 作 為 論 典 而 言 , 我 們 對 這 部 論 典 題 目 意 義 的 掌 握 , 當 然 是 瞭 解 一 部 經 、 學 習 一 部 經 、 解 釋 這 一 部 經 的 入 門 的 鑰 匙 ; 有 了 這 一 個 鑰 匙 , 我 們 就 可 以 由 此 而 進 入 這 部 論 的 大 門 。 〞

但 綜 合 理 解 , 上 述 三 部 同 經 而 異 名 異 譯 的 論 典 題 目 , 弟 子 從 其 中 得 到 了 以 下 的 信 息 :

一 、 論 典 所 記 載 的 是 〝 部 派 佛 教 〞 時 期 的 歷 史 和 觀 點 ;

二 、 〝 部 派 〞 時 期 , 形 成 了 許 多 不 同 而 有 差 異 的 觀 點 及 流 派 ;

三 、 〝 十 八 〞 ── 當 時 形 成 了 起 碼 〝 十 八 部 〞 、 或 者 〝 十 八 部 〞 以 上 的 流 派 , 及 其 不 同 的 〝 十 八 〞 和 十 八 種 以 上 相 異 的 觀 點 。

四 、 〝 執 〞 , 就 是 〝 部 派 佛 教 〞 站 在 各 個 立 場 的 教 派 、 流 派 都 各 自 執 自 己 的 立 場 、 觀 點 , 以 提 出 相 同 或 者 是 不 相 同 的 一 些 論 點 。

弟 子 理 解 , 這 裡 的 〝 執 〞 應 該 是 執 持 的 執 , 是 〝 執 持 〞 的 意 思 ; 另 一 方 面 , 還 蘊 藏 著 譯 者 的 批 評 ── 正 如   真 諦 譯 師 開 篇 所 言 :

「 佛 滅 百 年 以 後 , 弟 子 部 執 異 損 如 來 正 教 及 眾 生 利 益 。 〞

五 、 〝 輪 〞 , 佛 教 內 部 不 同 宗 , 像 〝 輪 子 〞 一 樣 地 轉 動 ── 「 所 謂 的 〝 輪 子 〞 那 樣 的 轉 動 , 就 是 相 互 的 討 論 、 切 磋 、 交 涉 和 辯 論 。 〞

說 明 當 時 是 有 一 些 辯 論 的 , 但 〝 輪 〞 似 乎 是 一 個 相 對 正 面 的 評 論 。

六 、 〝 論 〞 , 很 顯 然 , 這 是 對 這 部 著 作 的 定 位 。

相 對 而 言 , 弟 子 感 覺 上 , 似 乎   鳩 摩 羅 什 聖 祖 的 譯 題 , 對 當 時 的 〝 部 派 〞 爭 論 和 分 流 所 持 的 態 度 , 是 最 為 平 和 的 。

由 此 , 弟 子 在 想 ,   師 父 對 〝 分 裂 〞 一 詞 的 正 面 認 識 , 是 不 是 也 是 有 這 樣 〝 一 脈 相 承 〞 的 淵 源 呢 ?

師 父 聖 示 說 :

「 這 我 們 所 講 〝 分 裂 〞 兩 個 字 , 實 際 上 我 們 首 先 要 把 它 解 密 , 要 解 讀 它 ── 它 是 佛 教 內 部 的 〝 大 和 諧 〞 、 〝 大 團 結 〞 的 一 種 特 別 形 態 , 是 通 過 爭 論 , 通 過 對 教 義 、 教 法 的 爭 論 來 確 立 這 一 教 法 的 〝 團 結 〞 。 但 是 , 沿 用 世 間 法 的 觀 點 , 就 稱 之 為 〝 分 裂 〞 。 〞

當 然 , 我 們 還 看 到 在 社 會 上 , 甚 至 在 國 際 上 , 還 有 以 下 一 種 完 全 相 反 的 評 論 , 其 中 也 有 講 到 說 :

「   佛 祖 ( 滅 度 ) 百 年 以 後 , 祂 的 弟 子 們 發 生 教 義 上 的 分 裂 。 」

但 是 , 由 此 有 關 的 評 論 , 就 作 出 這 樣 完 全 相 反 的 評 論 , 說 :

「 教 義 上 的 分 裂 就 意 味 著 這 一 個 宗 教 的 滅 亡 。 」

其 實 , 並 不 是 如 此 。 〝 部 派 佛 教 〞 分 裂 以 後 ── 所 謂 的 〝 分 裂 〞 , 實 際 上 促 使 了 佛 教 的 大 和 諧 、 大 團 結 ; 實 際 上 萌 生 了 〝 大 乘 佛 教 〞 。

我 們 繼 續 唸 這 位 法 師 的 感 想 。 他 說 :

「 弟 子 很 歡 喜   師 父 的 這 一 段 聖 示 。 從 弟 子 個 人 的 理 解 而 言 , 弟 子 會 覺 得   大 聖   佛 祖 的 教 法 , 最 根 本 的 就 是 要 破 除 執 著 。

其 實 , 我 們 一 般 而 言 凡 夫 的 輪 迴 , 其 原 因 並 非 任 何 其 它 , 其 根 本 實 在 就 是 〝 執 著 〞 。

當 然 , 更 多 時 候 我 們 是 會 把 〝 輪 迴 〞 的 原 因 表 述 為 〝 業 〞 ; 但 弟 子 越 來 越 體 會 到 , 佛 法 所 闡 述 所 有 的 一 切 , 皆 是 〝 無 自 性 〞 的 。 而 一 旦 執 著 , 無 論 是 執 著 於 什 麼 , 乃 至 於 我 們 所 以 為 的 〝 善 〞 , 〝 業 〞 就 是 產 生 了 。

當 你 不 執 著 的 時 候 , 雖 然 也 可 以 借 用 一 個 〝 業 〞 的 名 言 安 立 來 表 達 , 其 實 , 實 在 不 是 一 般 意 義 的 〝 業 〞 。 所 以 , 在 聖 密 宗 就 方 便 地 設 置 一 個 假 名 安 立 , 將 它 叫 做 〝 聖 業 〞 。 而 〝 聖 業 〞 的 因 , 令 我 們 得 到 〝 寂 靜 涅 槃 〞 的 果 ; 在 究 竟 的 意 義 上 , 甚 至 〝 涅 槃 〞 也 是 〝 無 自 性 〞 的 。

聖 密 宗 的 修 行 , 是 要 站 立 在 這 樣 一 個 立 場 來 修 行 的 ; 正 因 為 此 , 所 以 聖 密 宗 認 為 , 〝 定 業 〞 可 以 轉 。 〝 定 業 〞 可 以 轉 並 非 〝 斷 見 〞 認 為 因 果 關 係 不 存 在 , 而 是 要 去 除 〝 常 見 〞 、 破 除 對 它 的 實 執 性 。

正 因 為 這 樣 , 才 有 可 能 談 到 修 行 成 佛 。 任 何 一 種 執 著 , 其 實 都 非 常 危 險 。

可 以 說 , 〝 至 極 無 見 地 〞 完 全 合 契 於 我 們 的 聖 祖   龍 樹 菩 薩 提 出 的 〝 八 不 中 道 〞 , 都 是 說 明 一 落 對 待 就 是 六 識 思 維 , 而 失 去 了 〝 聖 識 〞 的 真 義 ; 而 生 命 的 本 來 真 相 實 在 是 :

不 生 不 滅 、
不 常 不 斷 、
不 一 不 異 、
不 來 不 去 。

但 可 能 〝 至 極 無 見 地 〞 也 更 強 調 了 這 不 僅 僅 是 一 個 教 法 名 相 , 而 更 是 一 種 事 相 修 持 ; 這 是 一 種 需 要 行 者 直 趨 而 入 的 境 界 , 並 且 〝 八 不 中 道 〞 其 實 是 可 以 在 《 阿 含 經 》 中 找 到 相 對 應 的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的 聖 示 。

《 中 論 》 中 又 說 :

「 佛 能 滅 有 無 , 於 化 迦 旃 延 , 經 中 之 所 說 , 離 有 亦 離 無 。 〞

這 是 出 自 《 雜 阿 含 經 301 》 。 包 括 講 到   印 順 大 師 也 是 由 《 中 論 》 為 《 阿 含 》 之 通 論 ; 都 側 面 地 證 明 了   師 父 曾 經 聖 示 的 :

「 大 乘 教 法 都 可 以 在 《 阿 含 經 》 中 找 到 祂 的 源 頭 。 〞

所 以 , 〝 至 極 無 見 地 〞 實 在 就 是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的 聖 教 。 但 是 , 從 這 個 意 義 上 講 , 似 乎 佛 法 還 是 有 一 個 抉 擇 的 , 還 是 會 有 〝 符 合 〞 與 〝 不 符 合 〞 的 問 題 。 但 為 什 麼   師 父 卻 說 :

「 分 裂 的 結 果 是 另 外 一 種 特 別 形 態 的 和 諧 〞 ?

弟 子 回 想 起 自 己 所 學 習 過 的 佛 經 , 裡 面 所 記 載 的 , 都 是   大 聖   佛 祖 對 於 不 同 的 眾 生 〝 法 不 孤 起 , 依 境 方 生 〞 的 聖 法 引 導 。

而 以 弟 子 的 理 解 ,   大 聖 佛 祖 所 說 的 所 有 教 法 , 其 實 都 是 為 了 對 治 面 前 這 一 位 眾 生 的 執 著 。

為 了 幫 助 他 破 除 某 種 令 他 墮 落 輪 迴 陷 阱 的 根 本 , 所 以 , 面 對 於 執 著 錢 財 的 眾 生 , 可 能   大 聖   佛 祖 賜 予 的 解 脫 聖 法 , 就 是 告 訴 他 :

「 佈 施 就 可 以 成 就 。 〞

而 這 一 個 眾 生 , 因 為 去 除 了 他 的 執 著 , 也 就 證 得 成 就 了 。

而 面 對 所 有 的 對 境 ,   佛 祖 就 會 說 :

「 你 要 認 識 到 這 個 世 界 的 無 常 、 無 我 。 〞

那 是 因 為 太 多 眾 生 , 都 是 太 執 著 於 〝 顯 態 世 界 〞 , 視 幻 化 為 實 有 。

又 譬 如 , 有 的 眾 生 聽 聞 了   大 聖   佛 祖 的 教 誨 ── 〝 觀 身 不 淨 〞 , 但 是 走 向 了 極 端 , 變 成 了 想 要 自 殺 ;

〝 觀 受 是 苦 〞 , 如 果 執 著 於 其 中 , 就 變 成 了 〝 厭 惡 人 生 〞 …… 等 等

如 同 〝 渡 河 之 舟 , 法 尚 應 捨 , 何 況 非 法 。 〞

佛 祖 又 會 跟 眾 生 講 述 相 應 的 對 治 法 門 , 包 括 戒 律 , 也 同 理 地 因 緣 而 制 戒 。 但 即 使 是 對 於 同 樣 的 對 境 , 在 〝 別 解 脫 戒 〞 中 , 是 這 樣 制 , 在 〝 菩 薩 戒 〞 中 又 是 那 樣 說 。

在 弟 子 心 裡 ,   大 聖   佛 祖 如 此 純 粹 地 幫 助 眾 生 解 除 他 們 的 執 著 和 煩 惱 , 所 以 在 祂 的 教 法 中 , 非 常 明 顯 的 一 個 情 況 , 就 是 祂 有 時 候 對 這 一 個 眾 生 說 此 、 有 時 候 對 那 一 個 眾 生 說 彼 ; 對 於 同 一 個 問 題 ,   大 聖   佛 祖 往 往 有 著 不 同 的 引 導 。

如 果 不 圓 融 〝 小 、 大 、 密 〞 三 階 , 也 難 以 理 解   大 聖   佛 祖 到 底 希 望 眾 生 做 什 麼 ? 這 一 些 , 在 後 來 也 成 為 一 些 人 攻 擊 佛 教 的 理 由 。

而 至 所 以 產 生 這 一 種 攻 擊 , 純 粹 是 因 為 批 評 者 並 不 理 解   大 聖   佛 祖 的 大 悲 情 懷 , 以 及 祂 救 渡 眾 生 的 浩 如 蒼 窮 的 宏 願 , 而 用 了 哲 學 的 、 學 術 的 眼 光 來 評 價   大 聖   佛 祖 。

可 看 見 到 的 結 果 是 , 永 遠 是 〝 攝 僧 〞 而 不 能 夠 處 置 它 的 靈 魂 , 也 不 會 明 白 為 什 麼   大 聖   佛 祖 會 在 講 法 五 十 年 以 後 , 跟 祂 的 弟 子 說 :

「 我 什 麼 法 也 沒 有 立 。 〞

換 言 之 ,   也 就 是   大 聖   佛 祖 說 : 「 我 什 麼 也 沒 有 說 。 〞 因 為   大 聖   佛 祖 預 見 到 了 眾 生 最 容 易 犯 的 執 著 的 毛 病 , 很 可 能 也 會 在 祂 的 言 教 方 面 產 生 ; 事 實 上 ,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是 如 此 地 無 我 , 因 為 無 執 著 , 所 以 〝 無 窮 大 〞 。

從 祂 〝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與 智 慧 〞 的 大 覺 性 海 泊 泊 流 淌 的 無 量 義 、 無 量 教 法 , 滋 潤 眾 生 、 光 明 眾 生 。

因 而 , 弟 子 們 追 隨 祂 , 祂 也 教 導 這 一 些 弟 子 , 慢 慢 地 , 僧 團 就 這 樣 逐 漸 地 形 成 了 。

在 祂 涅 槃 以 後 , 也 形 成 了 後 來 的 《 大 藏 經 》 ; 一 如   師 父 所 聖 示 的 :

「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最 初 教 導 的 教 法 , 可 以 這 樣 講 , 祂 是 非 常 地 樸 素 、 非 常 地 樸 實 ; 祂 是 比 較 少 地 具 有 宗 教 化 的 色 彩 。

甚 至 可 以 說 :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在 住 世 時 期 , 並 沒 有 教 授 具 有 宗 教 色 彩 的 戒 律 , 祂 是 比 較 樸 素 地 教 導 祂 的 弟 子 怎 麼 樣 做 人 。

正 因 為 此 , 當 時   佛 祖 為 了 管 理 好 僧 團 所 設 置 的 戒 律 ── 所 謂 的 〝 制 戒 攝 僧 〞 , 每 一 條 戒 律 的 確 立 , 也 是 很 樸 素 的 , 也 是 沒 有 宗 教 色 彩 的 。 〞

如 果 , 不 會 明 白 為 什 麼   大 聖   佛 祖 會 在 講 法 五 十 年 以 後 , 跟 祂 的 弟 子 說 :

「 我 說 法 五 十 年 , 沒 有 立 一 法 。 〞

因 為 祂 預 見 到 了 眾 生 , 最 容 易 犯 的 執 著 , 很 可 能 也 會 在 祂 的 言 教 方 面 產 生 ── 從 弟 子 自 己 來 說 , 弟 子 會 選 擇 修 習 大 乘 佛 教 、 修 習 藏 傳 佛 教 、 也 修 習 聖 密 法 , 當 然 , 也 是 有 弟 子 自 己 的 習 氣 和 偏 好 在 其 中 。

就 好 像 多 年 前 , 有 一 位 朋 友 跟 弟 子 爭 論 一 個 問 題 , 他 覺 得   師 父 的 講 法 〝 太 不 系 統 〞 ; 譬 如 也 沒 有 系 統 地 講 解 一 下 〝 中 觀 〞 , 所 以 , 他 會 寧 願 選 擇 一 個 會 跟 他 系 統 地 講 解 《 中 論 》 的 師 父 。

但 是 , 弟 子 卻 覺 得 , 雖 然   師 父 沒 有 這 樣 講 , 但 是 如 果 悉 心 地 去 體 會 , 是 能 夠 從   師 父 教 育 眾 生 的 特 點 風 格 中 , 感 性 地 體 會 到 〝 中 觀 〞 的 運 用 ; 這 種 活 用 《 中 論 》 會 令 弟 子 覺 得 受 益 更 大 。

當 然 , 可 能 也 是 因 為 弟 子 實 際 上 , 自 己 原 來 就 看 過 〝 中 觀 〞 的 相 關 係 統 理 論 , 所 以 就 放 下 了 他 所 具 有 的 執 著 。

而 對 於   師 父 的 講 法 , 可 能 很 多 人 會 從 內 容 的 本 身 , 感 覺 講 得 很 好 , 卻 不 一 定 能 夠 體 會 到   師 父 這 一 種 〝 因 緣 設 施 〞 所 體 現 的 〝 中 觀 〞 勝 義 。 其 實 , 會 講 〝 中 觀 〞 理 論 的 人 , 未 必 會 運 用 〝 中 觀 〞 理 論 , 未 必 真 的 融 入 了 〝 中 道 〞 ; 會 用 的 人 , 卻 一 定 體 會 到 了 其 中 的 〝 三 昧 〞 , 並 且 融 入 了 祂 。 這 就 是 根 本 的 區 別 所 在 。

也 因 為 此 , 弟 子 更 為 喜 歡 聖 密 宗 提 出 的 量 身 訂 製 的 聖 法 授 受 、 量 身 訂 製 的 〝 宗 教 過 程 〞 。 弟 子 會 覺 得 這 是 更 符 合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的 原 宗 旨 的 , 事 實 上 , 也 是 更 能 夠 令 眾 生 解 決 自 身 所 具 的 煩 惱 。

師 父 的 〝 聖 言 量 〞 , 縱 然 平 常 地 道 來 ; 細 細 地 體 味 , 也 是 會 覺 得 非 常 地 符 合 佛 法 的 。 」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我 們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明 天 再 見 。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教 法 聖 示 。 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