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2012 年 1 月 7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 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人 文 素 養 體 現 生 命 價 值
模 糊 數 學 並 不 模 糊

錄 音 記 錄 整 理 稿

 
阿 彌 陀 佛 !

聽 眾 朋 友 們 ,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2 年 的 第 二 次 廣 播 , 今 天 學 習 一 篇 很 重 要 的 文 章 。 這 篇 文 章 是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榮 譽 院 長 樓 宇 烈 教 授 所 撰 寫 的 , 它 刊 登 在 新 華 網 , 在 12 月 29 號 的 新 華 網 上 , 文 章 的 題 目 是 《 人 文 素 養 體 現 生 命 價 值 需 反 思 現 代 科 技 》 。 樓 宇 烈 教 授 現 為 北 京 大 學 哲 學 系 、 宗 教 學 系 教 授 、 博 士 生 導 師 , 北 京 大 學 佛 學 研 究 院 、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博 士 研 究 生 班 的 導 師 , 教 育 部 社 會 科 學 委 員 會 委 員 , 全 國 古 籍 整 理 出 版 規 劃 小 組 成 員 , 全 國 宗 教 協 會 顧 問 , 國 際 儒 學 聯 合 會 顧 問 , 樓 教 授 長 期 從 事 中 國 哲 學 史 、 中 國 佛 教 史 方 面 的 教 學 和 研 究 工 作 , 在 中 國 傳 統 哲 學 文 化 、 佛 教 思 想 研 究 領 域 頗 有 建 樹 、 廣 有 影 響 。

樓 宇 烈 教 授 先 後 發 表 了 《 玄 學 與 中 國 傳 統 哲 學 》 、 《 中 國 儒 學 的 歷 史 演 變 與 未 來 展 望 》 、 《 佛 學 與 近 代 中 國 哲 學 》 、 《 中 國 佛 教 與 人 文 精 神 》 、 《 儒 家 修 養 論 今 說 》 等 多 部 有 關 傳 統 哲 學 和 佛 學 方 面 的 論 著 。

《 人 文 素 養 體 現 生 命 價 值   需 反 思 現 代 科 技 》 全 文 如 下 :

“ 現 代 科 學 的 發 展 , 特 別 是 今 天 高 科 技 的 發 展 , 使 得 整 個 世 界 在 物 質 文 明 、 技 術 手 段 方 面 發 生 了 巨 大 的 變 化 。 這 些 變 化 一 方 面 給 人 們 的 生 活 帶 來 了 方 便 、 舒 適 , 另 一 方 面 也 給 人 們 的 思 想 、 精 神 帶 來 了 很 多 問 題 。 人 的 主 動 性 和 能 動 性 , 相 當 一 部 分 隨 著 科 技 的 發 展 反 而 受 到 了 很 大 的 制 約 。 在 機 械 工 業 時 代 , 人 們 就 提 出 來 : 人 不 要 淪 為 機 器 的 奴 隸 。 現 時 我 們 已 經 跨 越 了 機 械 時 代 , 到 了 信 息 時 代 , 實 際 上 我 們 現 在 面 臨 一 個 非 常 大 的 危 機 , 就 是 我 們 很 可 能 成 為 信 息 的 奴 隸 。 這 一 切 也 就 是 哲 學 上 講 的 「 異 化 」 。 人 越 來 越 被 自 己 所 創 造 的 環 境 和 創 造 物 所 制 約 , 而 現 在 這 種 情 況 越 來 越 嚴 重 。 「 異 化 」 總 是 與 物 質 生 活 聯 繫 在 一 起 , 它 促 使 人 們 的 物 慾 不 斷 膨 脹 。

那 麼 , 隨 著 科 學 的 發 展 、 物 質 文 明 的 發 展 , 人 怎 樣 採 取 自 己 的 主 動 性 , 不 至 於 被 機 器 、 信 息 、 物 慾 牽 著 鼻 子 走 呢 ? 這 是 一 個 非 常 大 的 問 題 。

科 學 的 反 思

在 科 技 與 物 質 文 明 高 度 發 展 的 同 時 , 怎 樣 來 發 揚 人 文 的 精 神 ? 發 揚 一 種 什 麼 樣 的 人 文 精 神 ? 人 需 不 需 要 人 文 素 養 ? 這 些 都 是 我 們 現 在 需 要 研 究 討 論 的 現 代 文 明 與 科 技 緊 張 與 協 調 的 問 題 。

中 國 傳 統 文 化 裡 , 強 調 人 的 主 動 性 , 一 方 面 要 減 弱 神 對 人 的 控 制 , 另 一 方 面 強 調 人 對 物 慾 要 有 主 動 性 。 正 因 為 這 樣 ,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裡 對 於 物 慾 與 倫 理 討 論 得 特 別 多 , 解 決 好 這 個 問 題 對 於 提 升 人 格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。 《 荀 子 · 修 身 》 云 : 「 君 子 役 物 , 小 人 役 於 物 。 」 在 荀 子 心 目 中 , 君 子 與 小 人 是 不 同 層 次 的 。 君 子 是 主 動 去 控 制 、 去 利 用 這 個 物 , 而 小 人 呢 , 是 被 物 所 支 配 、 控 制 。 這 個 問 題 可 以 從 很 多 層 次 來 討 論 : 被 物 役 , 還 是 去 役 物 , 這 是 從 教 育 修 養 上 來 講 的 ; 在 實 踐 角 度 講 就 是 義 和 利 的 問 題 , 是 見 利 忘 義 , 還 是 見 利 思 義 的 問 題 ; 進 一 步 提 高 到 理 論 上 來 討 論 , 就 是 天 理 和 人 欲 的 問 題 。

20 世 紀 後 半 期 , 隨 著 西 方 的 科 技 文 明 高 速 發 展 , 西 方 掀 起 了 一 股 新 人 文 主 義 思 潮 。 人 再 度 淪 為 機 器 的 奴 隸 的 可 能 , 使 得 西 方 思 想 家 重 新 來 到 東 方 尋 找 東 方 的 人 文 精 神 所 在 。 對 於 天 理 和 人 欲 、 思 義 與 見 利 、 役 物 還 是 役 於 物 的 問 題 , 他 們 都 非 常 感 興 趣 , 認 為 新 人 文 主 義 還 是 要 到 東 方 文 化 裡 去 找 源 頭 。 因 此 , 人 文 精 神 被 提 到 一 個 與 科 技 文 明 同 步 發 展 的 狀 態 上 來 。

由 於 現 代 社 會 的 分 工 越 來 越 多 、 學 科 劃 分 越 來 越 細 , 我 們 每 個 人 在 知 識 結 構 方 面 也 越 來 越 褊 狹 。 過 去 , 教 育 分 為 三 方 面 : 家 庭 教 育 、 社 會 教 育 和 學 校 教 育 。 這 三 方 面 都 應 該 是 以 對 人 的 素 質 教 育 為 主 , 技 能 教 育 為 輔 。 唐 代 文 學 家 韓 愈 寫 過 一 篇 《 師 說 》 , 「 師 者 , 所 以 傳 道 、 授 業 、 解 惑 也 。 」 「 授 業 」 比 較 接 近 於 今 天 所 說 的 傳 授 專 業 知 識 ; 「 傳 道 」 、 「 解 惑 」 , 都 是 人 文 素 質 培 養 方 面 的 問 題 。 作 為 教 育 者 , 應 該 把 「 傳 道 」 、 「 解 惑 」 放 在 第 一 位 , 其 後 才 是 「 授 業 」 。 教 師 是 人 類 靈 魂 的 工 程 師 , 可 是 我 們 現 在 教 員 的 工 作 越 來 越 多 地 變 成 只 是 授 業 了 。 這 不 僅 僅 是 中 國 的 教 育 問 題 , 也 是 整 個 世 界 的 教 育 問 題 。 我 們 的 教 育 是 不 是 要 培 養 在 某 個 技 能 方 面 非 常 突 出 、 其 他 的 什 麼 都 不 管 的 人 呢 ? 是 不 是 培 養 對 某 一 領 域 鑽 研 得 很 深 、 對 其 他 領 域 卻 一 無 所 知 的 人 呢 ? 這 個 問 題 現 在 是 越 來 越 嚴 重 了 , 已 經 引 起 了 全 世 界 對 教 育 有 思 考 的 人 的 反 思 。 在 科 技 與 物 質 文 明 高 度 發 展 的 同 時 , 怎 樣 來 發 揚 人 文 的 精 神 ? 發 揚 一 種 什 麼 樣 的 人 文 精 神 ? 人 需 不 需 要 人 文 素 養 ? 這 些 都 是 我 們 現 在 需 要 研 究 討 論 的 現 代 文 明 與 科 技 緊 張 與 協 調 的 問 題 。

這 個 問 題 與 我 們 對 於 科 學 的 理 解 是 有 很 大 關 係 的 。 中 國 上 世 紀 20 年 代 有 過 一 次 關 於 「 科 學 與 人 生 觀 」 的 大 討 論 。 當 時 認 為 科 學 能 夠 解 決 一 切 問 題 的 人 , 認 為 人 生 觀 的 問 題 也 可 以 通 過 科 學 來 解 決 。 另 一 派 則 認 為 , 人 生 觀 不 屬 於 科 學 這 一 範 疇 , 人 生 觀 的 問 題 還 是 要 用 傳 統 的 形 而 上 的 東 西 來 解 決 。 我 們 今 天 回 過 頭 來 考 慮 這 一 問 題 , 應 該 說 這 兩 者 既 有 牴 觸 , 又 有 協 調 。 不 應 該 把 兩 者 截 然 對 立 起 來 , 認 為 人 生 觀 的 問 題 解 決 了 , 科 學 問 題 也 就 解 決 了 , 或 者 有 了 科 學 的 思 維 方 式 , 人 生 觀 的 問 題 也 迎 刃 而 解 , 這 都 是 不 全 面 的 。

現 代 人 們 越 來 越 看 到 , 其 實 兩 者 是 屬 於 不 同 領 域 的 問 題 , 科 學 的 思 維 方 式 和 研 究 方 法 與 人 文 是 有 很 大 差 異 的 。 按 傳 統 科 學 來 講 , 它 是 一 種 實 證 科 學 , 是 在 一 種 靜 態 的 關 係 中 來 研 究 的 。 比 如 在 實 驗 室 裡 進 行 的 科 學 實 驗 , 它 的 結 論 要 有 普 適 性 , 要 有 可 重 複 性 、 可 驗 證 性 。 但 人 文 學 科 是 在 動 態 中 研 究 的 , 它 永 遠 在 變 動 中 。 在 動 態 研 究 裡 , 就 有 很 多 不 確 定 的 東 西 , 尤 其 是 模 糊 的 方 面 。 在 相 當 長 一 段 時 間 裡 , 主 要 是 從 上 世 紀 20 年 代 開 始 , 人 文 學 科 的 研 究 大 量 借 助 於 自 然 科 學 的 方 法 , 對 人 文 學 科 所 遇 到 的 問 題 作 定 性 、 定 量 的 分 析 。 這 個 過 程 從 歷 史 的 角 度 來 看 , 它 是 有 進 步 意 義 的 , 推 動 了 人 文 學 科 的 發 展 。 但 從 根 本 來 講 , 它 又 不 能 真 正 觸 及 人 文 科 學 的 底 蘊 或 者 精 神 。 人 文 學 科 始 終 是 動 態 的 , 靜 態 的 研 究 方 法 可 能 會 忽 略 一 些 重 要 問 題 。 因 為 任 何 的 清 晰 總 是 對 某 一 個 方 面 的 清 晰 , 越 是 清 晰 , 它 的 適 用 範 圍 有 時 候 反 而 越 窄 。 到 了 20 世 紀 後 半 期 , 也 就 是 70 年 代 以 後 , 人 們 感 到 這 種 機 械 的 方 法 在 自 然 科 學 方 面 也 不 夠 用 了 , 需 要 借 鑒 人 文 科 學 的 研 究 方 法 。 所 以 自 然 科 學 理 論 裡 面 提 出 了 很 多 非 線 性 的 理 論 。 比 如 模 糊 性 的 問 題 , 就 是 借 鑒 人 文 科 學 的 一 些 思 維 方 式 運 用 到 自 然 科 學 裡 去 。 人 們 發 現 , 有 時 候 模 糊 了 , 反 而 更 接 近 事 物 的 本 來 面 貌 。 所 以 我 們 不 能 把 科 學 與 人 文 對 立 起 來 看 。 ”

全 文 念 完 畢 , 我 們 的 榮 譽 院 長 樓 宇 烈 教 授 寫 得 很 精 練 , 也 寫 得 很 精 彩 。 這 提 到 了 很 重 要 的 方 面 , 也 就 是 說 , 「 人 文 素 養 體 現 生 命 的 價 值 , 需 反 思 現 代 科 技 」 。 我 們 的 榮 譽 院 長 樓 宇 烈 教 授 他 提 出 了 一 個 非 常 尖 銳 的 問 題 , 提 出 了 一 個 全 人 類 都 非 常 值 得 注 意 的 問 題 , 為 人 類 的 科 技 發 展 , 以 及 人 文 科 學 的 研 究 指 出 了 方 向 , 指 明 了 方 向 。 同 時 , 也 提 到 了 一 個 科 學 上 的 模 糊 問 題 和 人 文 數 學 修 養 方 面 的 研 究 的 模 糊 的 問 題 。 模 糊 問 題 , 實 際 上 在 數 學 就 有 一 個 叫 「 模 糊 數 學 」 , 有 這 樣 的 一 個 情 況 , 這 個 是 人 們 運 用 得 比 較 多 的 、 接 觸 得 比 較 多 的 一 種 方 法 。

有 人 說 , 數 學 不 是 很 精 確 嗎 ? 數 學 難 道 也 有 模 糊 數 學 嗎 ? 其 實 我 們 平 時 所 用 的 「 模 糊 數 學 」 例 子 , 實 際 上 就 是 很 多 。 比 如 說 , 華 人 大 部 分 都 是 住 在 中 國 , 說 你 是 住 在 澳 洲 的 , 那 澳 洲 在 哪 裡 呀 ? 他 一 時 就 講 不 清 楚 了 。 但 也 可 以 這 樣 回 答 , 澳 洲 啊 , 澳 洲 就 在 南 邊 , 就 在 那 個 南 方 。 南 方 在 哪 裡 ? 就 是 在 向 南 那 個 方 向 一 點 。 這 個 就 是 一 個 模 糊 數 學 所 運 用 的 一 個 普 遍 的 一 個 例 子 。 平 時 , 兩 個 人 要 約 會 , 說 你 什 麼 時 候 有 空 啊 ? 噢 , 我 大 概 在 下 個 月 的 中 旬 我 才 有 空 。 這 個 也 是 一 個 模 糊 數 學 所 運 用 的 例 子 。

模 糊 數 學 運 用 得 好 , 還 不 僅 僅 是 這 些 日 常 生 活 中 的 俚 語 、 口 頭 語 , 日 常 生 活 中 所 經 常 碰 到 的 問 題 , 它 與 「 精 確 數 學 」 可 能 是 不 能 分 開 的 孿 生 兄 弟 。 比 如 說 我 們 的 聖 祖 , 大 唐 聖 祖 大 聖 寶 一 行 阿 闍 黎 , 祂 是 著 名 的 天 文 學 家 , 祂 就 是 運 用 這 個 模 糊 數 學 , 推 算 出 了 地 球 和 太 陽 的 關 係 , 因 而 制 定 了 歷 史 上 著 名 的 《 大 衍 曆 》 。 這 個 曆 法 的 制 定 , 其 中 某 些 公 式 , 某 些 曆 法 的 知 識 和 宇 宙 規 律 , 至 今 還 在 被 人 們 運 用 。 《 大 衍 曆 》 有 曆 術 七 篇 , 講 具 體 計 算 方 法 , 結 構 嚴 謹 。 曆 議 十 二 篇 ( 其 中 略 例 三 篇 ) , 講 曆 的 法 論 , 條 理 分 明 , 是 我 們 的 聖 祖 , 大 聖 寶 一 行 阿 闍 黎 , 為 《 大 衍 曆 》 寫 的 論 文 , 通 稱 《 大 衍 曆 議 》 。 《 大 衍 曆 》 的 制 定 是 經 過 實 際 觀 測 確 定 基 本 天 文 數 據 , 這 是 〝 模 糊 數 學 〞 的 科 學 方 法 。 《 大 衍 曆 》 的 制 定 , 對 太 陽 月 亮 運 動 不 均 勻 現 象 有 了 〝 模 糊 數 學 〞 的 正 確 全 面 的 瞭 解 。 在 計 算 方 法 上 , 《 大 衍 曆 》 創 不 等 間 距 二 次 差 內 插 法 〝 模 糊 數 學 〞 的 公 式 , 通 過 實 際 觀 測 , 破 除 了 一 千 年 來 流 傳 的 「 寸 差 千 里 」 的 謬 說 , 在 世 界 上 第 一 次 計 算 出 了 子 午 線 的 長 度 。

所 以 這 個 〝 模 糊 數 學 〞 不 一 定 就 是 人 們 普 通 概 念 上 的 〝 模 糊 〞 。

其 實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面 所 講 的 許 多 概 念 , 比 如 「 三 密 加 持 」 , 比 如 「 隱 態 世 界 」 , 比 如 「 大 智 本 行 」 , 又 比 如 「 法 身 心 語 』 , 這 些 都 與 模 糊 概 念 有 一 定 的 聯 繫 。 應 用 模 糊 數 學 , 比 如 說 , 運 用 人 體 和 宇 宙 的 溝 通 , 7400 萬 脈 道 , 人 體 的 7400 萬 脈 道 與 宇 宙 的 7400 萬 脈 道 相 互 聯 繫 起 來 作 系 統 的 運 算 , 這 個 也 要 運 用 上 模 糊 數 學 。

比 如 , 人 體 的 7400 萬 脈 道 , 和 一 個 國 家 、 一 個 地 區 的 7400 萬 脈 道 , 他 們 之 間 的 關 係 , 這 一 個 運 作 , 也 要 運 用 上 模 糊 數 學 。 雖 然 我 們 講 , 宇 宙 能 量 、 量 子 運 動 , 這 一 個 量 子 運 動 也 要 運 用 模 糊 數 學 的 運 算 規 律 。 這 一 個 模 糊 數 學 , 不 是 越 計 算 越 模 糊 , 而 是 越 計 算 越 清 晰 、 越 明 白 。

比 如 , 我 們 可 以 注 意 到 , 2012 年 1 月 1 號 在 某 一 個 國 家 所 發 生 的 地 震 。 這 個 地 震 , 運 用 模 糊 數 學 , 是 可 以 把 它 計 算 出 來 , 而 且 能 夠 得 到 預 先 的 警 告 和 證 明 , 但 是 , 從 心 底 不 懂 得 宇 宙 的 模 糊 數 學 , 如 果 不 懂 得 這 一 個 模 糊 數 學 面 體 現 的 因 果 規 律 , 那 麼 就 會 藐 視 宇 宙 力 量 。

宇 宙 力 量 是 值 得 敬 畏 的 , 不 僅 要 敬 畏 , 而 且 要 懂 得 它 的 規 律 , 防 止 人 們 有 大 的 損 失 。 你 懂 得 宇 宙 規 律 , 能 夠 減 少 人 們 的 痛 苦 , 減 少 至 少 一 個 國 家 或 者 一 個 地 區 的 一 個 大 痛 苦 。 在 這 一 點 上 , 是 值 得 人 們 加 以 深 思 、 加 以 研 究 、 加 以 考 察 的 。

在 以 前 的 我 們 聖 密 龍 講 中 , 曾 經 也 講 到 , 我 們 可 以 對 宇 宙 的 能 量 , 以 及 人 生 、 宇 宙 相 互 之 間 的 關 係 , 特 別 是 我 們 所 講 的 靈 性 功 德 , 可 以 作 定 量 、 定 性 的 研 究 。 借 用 現 代 科 技 的 一 個 名 詞 , 借 用 這 個 〝 定 量 、 定 性 〞 , 主 要 是 啟 發 人 們 對 靈 性 的 能 量 、 對 宇 宙 的 規 律 、 對 人 體 7400 萬 脈 道 和 宇 宙 間 7400 萬 脈 道 的 相 互 瑜 伽 , 並 且 找 出 規 律 性 的 東 西 , 認 識 到 〝 模 糊 數 學 並 不 模 糊 〞 , 模 糊 數 學 頭 所 研 究 、 探 索 而 得 出 一 些 有 益 於 我 們 現 代 人 們 的 生 存 有 利 的 東 西 , 拯 救 和 挽 救 全 世 界 的 眾 生 , 救 度 一 切 眾 生 。

這 一 切 眾 生 , 不 僅 僅 是 包 括 萬 物 之 靈 的 人 , 也 包 括 萬 物 之 中 的 生 物 、 動 物 和 植 物 。

這 一 切 , 實 際 上 都 包 含 在 我 們 樓 宇 烈 院 長 、 樓 宇 烈 教 授 的 這 一 篇 文 章 中 。

這 一 篇 文 章 很 精 煉 , 但 是 它 的 價 值 無 與 倫 比 。 它 說 「 人 文 素 養 體 現 生 命 價 值 」 , 講 得 何 其 好 , 何 其 有 力 量 , 具 有 不 可 動 搖 的 真 理 性 , 同 時 也 提 醒 人 們 需 要 反 思 現 代 科 技 。 這 一 個 反 思 , 能 夠 幫 助 我 們 , 把 現 代 科 技 和 人 文 素 養 這 兩 者 結 合 起 來 、 瑜 伽 起 來 、 使 用 起 來 , 把 我 們 生 命 的 價 值 真 正 地 加 以 重 視 , 並 且 加 以 控 制 , 對 宇 宙 真 正 地 加 以 敬 畏 、 崇 敬 , 認 識 它 的 規 律 , 為 我 們 人 類 謀 幸 福 。

今 天 , 我 們 的 分 享 暫 時 到 這 結 束 , 明 天 再 見 。 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