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中 國 來 信 、 傳 真 選 載

選 載 來 函 之 一

 
尊 敬 的 師 尊   菊 美 多 杰 仁 波 切

          您 好 !

          弟 子 U , 生 於 1 9 x x 年 。 1 9 x x 年 x 月 , 我 當 時 由 於 身 體 較 弱 , 於 是 在 H 先 生 的 介 紹 下 很 有 幸 參 加 了 R 老 師 舉 辦 的 金 剛 禪 學 習 班 的 學 習 。 經 過 一 段 時 間 的 練 功 實 踐 , 我 對 金 剛 禪 有 了 初 步 的 覺 受 , 身 體 也 得 到 了 較 大 的 改 善 。 同 時 , 有 機 會 聽 聞 老 學 員 們 介 紹 當 年   金 剛 禪 宗 師 王 信 得 師 尊 在 J 親 自 傳 授 金 剛 禪 時 , 發 生 在 他 ( 她 ) 們 身 上 的 種 種 神 奇 、 不 可 思 議 的 事 蹟 之 後 , 不 禁 對 金 剛 禪 產 生 了 深 深 的 嚮 往 。 於 是 , 在 L 老 師 的 帶 領 下 , 我 從 最 基 本 的 佛 學 理 論 學 起 , 學 習 基 本 經 典 , 如 《 心 經 》 、 《 六 祖 壇 經 》 、 《 金 剛 經 》 、 《 法 華 經 》 、 《 楞 伽 經 》 、 《 楞 嚴 經 》 、 《 維 摩 詰 經 》 等 。 受 《 五 皈 依 》 、 《 百 字 明 》 、 行 禮 。 參 加 初 級 閉 關 , 學 習 上 師 相 應 法 等 。

          看 到 R 老 師 整 天 為 弘 揚 金 剛 禪 忙 碌 、 奔 波 , 我 真 想 為 她 分 擔 一 點 , 希 望 能 幫 上 一 點 忙 , 為 金 剛 禪 出 一 點 力 。 我 世 間 法 的 工 作 是 x x x x x 後 在 家 搞 x x x x x x 工 作 的 , 比 較 自 由 。 剛 好 N 老 師 家 當 時 需 要 一 位 年 青 的 金 剛 禪 姐 妹 來 做 些 服 務 工 作 。 於 是 , 在 1 9 x x 年 x 月 間 , 我 受 諸 位 金 剛 禪 兄 弟 姐 妹 的 囑 托 , 也 在 他 ( 她 ) 們 羨 慕 的 眼 光 下 , 與 Y 先 生 一 起 到 了 R 老 師 家 閉 關 。 我 慢 慢 地 意 識 到 自 己 應 拋 棄 世 間 法 的 一 切 , 一 心 一 意 地 投 入 到 這 個 新 的 環 境 中 來 。 於 是 在 N 老 師 及 M 的 關 心 和 教 導 下 , 平 時 幫 著 照 料 家 內 、 外 的 法 務 , 看 經 、 學 法 、 修 持 。 我 的 本 意 是 , 讓 R & N 老 師 從 繁 瑣 的 事 務 中 解 脫 出 來 , 有 更 多 的 時 間 與 精 力 來 做 弘 揚 金 剛 禪 的 工 作 , 這 就 是 我 所 願 的 了 。

          幾 年 來 , 我 參 加 了 多 次 的 閉 關 及 護 關 , 還 多 次 跟 N 老 師 到 外 地 弘 法 。 我 雖 然 未 曾 見 到 過   師 尊 的 色 身 法 相 , 但 是 能 感 受 到   師 尊 對 我 的 親 切 關 懷 。 熟 悉   菊 美 多 杰 仁 波 切 、 王 信 得 師 尊 的 能 量 與 信 息 。 從 x x 年 初 到 x x 年 底 的 兩 年 中 , 我 的 修 持 儘 管 有 種 種 的 挫 折 與 考 驗 , 但 總 的 說 是 一 路 風 光 、 一 帆 風 順 的 。 當 我 處 在 金 剛 禪 的 能 量 場 中 , 領 受 阿 達 爾 嘛 佛 的 能 量 加 持 , 與   菊 美 多 杰 仁 波 切 、 王 信 得 師 尊 感 應 道 交 、 心 靈 溝 通 時 , 往 往 一 個 個 奇 蹟 、 一 件 件 不 可 思 議 的 事 情 在 我 身 上 發 生 。 身 心 發 生 了 極 大 的 變 化 。 這 一 切 都 拜 受 於   菊 美 多 杰 仁 波 切 、 王 信 得 師 尊 的 恩 賜 , 我 銘 記 著   菊 美 多 杰 仁 波 切 、 王 信 得 師 尊 對 我 的 諄 諄 教 誨 。

          當 我 學 習   蓮 花 紅 上 師 《 修 持 金 剛 禪 心 路 歷 程 》 一 書 後 , 我 從 內 心 悲 喜 交 集 , 眼 淚 止 不 住 一 遍 又 一 遍 流 下 , 對   蓮 花 紅 上 師 從 心 產 了 無 比 的 崇 敬 和 仰 慕 。

          《 修 持 金 剛 禪 心 路 歷 程 》 告 訴 了 我 如 何 在   菊 美 多 杰 仁 波 切 、 王 信 得 師 尊 的 加 持 下 去 實 修 實 証 , 破 除 我 、 法 兩 執 , 轉 五 毒 為 五 智 。 也 終 於 明 白 種 種 覺 受 非 究 竟 , 只 有 實 証 , 現 世 涅 槃 , 才 是 究 竟 , 使 我 懂 得 , 密 內 密 法 決 不 是 內 三 密 法 。 領 悟 到 慈 、 悲 、 喜 、 捨 的 內 涵 。 每 次 聆 聽 N 老 師 及 M 等 老 學 員 講 述   菊 美 多 杰 仁 波 切 、 王 信 得 師 尊 在 J 的 事 蹟 時 , 在 我 的 內 心 深 處 都 有 一 種 震 撼 與 鼓 勵 。 我 業 障 深 重 , 有 時 , 在 修 持 上 略 微 嘗 到 一 點 甜 頭 , 就 沾 沾 自 喜 , 不 知 天 高 地 厚 。 我 種 種 的 貪 心 、 嗔 心 、 我 慢 心 一 切 一 切 的 壞 習 氣 都 應 向   菊 美 多 杰 仁 波 切 、 王 信 得 師 尊 反 省 。

          現 在 我 有 一 急 事 , 請 求   菊 美 多 杰 仁 波 切 、 王 信 得 師 尊 解 救 我 。 我 很 慚 愧 , 打 擾 百 忙 中 的   師 尊 。 事 情 是 這 樣 的 , 在 1 9 x x 年 底 , 我 的 一 個 親 戚 生 了 喉 癌 , 住 院 開 刀 , 在 住 院 期 間 , 他 曾 多 次 要 求 練 功 。 我 到 醫 院 去 看 他 , 當 我 看 他 這 麼 痛 苦 時 , 我 在 意 念 上 給 他 放 了 一 下 功 。 當 時 , R 老 師 不 在 J , 我 就 沒 有 告 訴 她 這 件 事 。 當 我 離 開 醫 院 時 , 我 嘔 吐 不 止 , 感 到 嘴 巴 有 無 數 小 蟲 在 爬 , 再 加 上 我 當 時 心 有 障 礙 , 惡 信 息 很 難 排 乾 凈 , 回 到 家 後 , 我 的 甲 狀 腺 開 始 痛 起 來 了 。 通 過 幾 天 的 練 功 , 才 感 覺 人 輕 鬆 起 來 。 正 在 這 個 時 候 , 某 種 特 殊 的 因 緣 要 我 去 上 班 , 當 時 我 想 , 我 已 決 定 拋 棄 世 間 法 的 一 切 , 而 獻 身 於 金 剛 禪 事 業 。 對 世 間 法 的 一 切 已 毫 無 追 求 了 , 在 生 活 上 只 要 求 最 低 的 水 準 。 況 且 , 當 我 觀 察 自 己 的 心 態 時 , 還 不 能 入 世 啊 。 然 而 世 間 法 的 因 緣 難 違 , 我 只 好 隨 緣 了 。 當 時 我 非 常 敏 感 , 身 體 不 能 適 應 這 種 環 境 。 儘 管 我 拚 命 觀 照 自 己 , 回 家 後 也 加 強 練 功 , 但 修 持 還 是 止 不 住 地 走 下 坡 路 。 修 持 時 已 很 難 與   師 父 的 法 性 溝 通 , 身 心 產 生 了 較 大 的 障 礙 , 我 終 於 意 識 到 這 樣 下 去 是 不 行 了 。 兩 個 月 的 上 班 , 我 就 如 做 了 一 場 惡 夢 , 身 心 疲 憊 不 堪 。 回 家 後 我 認 認 真 真 向   師 父 反 省 自 己 , 檢 查 自 己 的 過 失 , 然 而 我 修 持 的 境 界 卻 怎 麼 也 回 復 不 到 以 前 的 狀 態 。 就 在 我 沒 有 完 全 恢 復 的 時 候 , J 接 二 連 三 地 發 生 了 事 情 。 後 來 , D 師 兄 生 病 住 院 , 師 兄 弟 到 x x x 醫 院 輪 流 陪 護 他 , 我 去 陪 了 兩 天 半 的 時 間 , 給 他 放 功 。 每 次 回 家 , 我 全 身 都 痛 癢 難 受 , 後 來 胸 部 的 淋 巴 也 開 始 腫 起 來 。 口 腔 、 鼻 腔 難 受 , 全 身 好 像 有 無 數 的 毛 毛 蟲 在 叮 咬 , 這 真 像 全 身 長 刺 一 樣 的 難 受 。 我 想 這 總 會 過 去 的 , 然 而 , 也 許 是 我 執 太 重 , 也 或 是 有 其 它 別 的 原 因 , 我 想 盡 辦 法 , 苦 苦 反 省 , 卻 都 沒 有 解 決 問 題 。 相 反 , 卻 越 來 越 嚴 重 , 發 展 到 連 五 臟 六 腑 都 難 受 。 現 在 在 咽 喉 部 、 鼻 腔 底 長 出 一 顆 顆 的 東 西 , 好 像 針 刺 一 樣 , 甲 狀 腺 、 胸 、 背 頸 疼 痛 難 受 。 自 己 感 覺 到 惡 信 息 似 乎 在 我 細 微 的 脈 結 中 纏 繞 著 , 很 難 清 除 , 一 年 多 了 , 我 已 被 身 上 時 時 反 複 發 作 的 惡 信 息 痛 苦 地 煎 熬 著 , 嚴 重 影 響 了 我 的 修 持 與 生 活 , 我 的 身 心 已 快 承 受 不 住 了 。

          我 祈 求   菊 美 多 杰 仁 波 切 、 王 信 得 師 尊 加 持 我 , 救 渡 我 於 水 火 之 中 , 也 祈 請   師 尊 能 否 開 示 種 種 事 情 的 因 緣 。

          我 很 想 很 想 回 到 阿 達 爾 嘛 佛 的 懷 抱 , 想 回 家 , 回 真 正 的 家 。 我 從 內 心 呼 喚 阿 達 爾 嘛 佛 的 恩 賜 , 祈 求 阿 達 爾 嘛 佛 把 密 內 密 法 恩 賜 予 我 們 吧 ! 我 們 苦 苦 的 修 持 , 都 是 等 待 有 一 天 能 擔 起 弘 揚 金 剛 禪 的 任 務 。

          人 世 間 的 榮 華 富 貴 對 我 已 無 吸 引 力 , 但 我 要 寶 貴 此 生 命 , 我 決 心 拋 棄 我 的 一 切 , 全 身 心 的 投 入 到 修 持 和 弘 揚 金 剛 禪 中 去 。 我 非 常 嚮 往 澳 大 利 亞 的 塔 斯 馬 尼 亞 金 剛 禪 總 部 , 嚮 往 到 敬 愛 的   菊 美 多 杰 仁 波 切 、 王 信 得 師 尊 身 邊 學 習 、 修 持 , 嚮 往 到 金 剛 禪 大 學 來 進 行 系 統 的 學 習 與 實 踐 。 我 想 , 只 有 當 自 己 能 夠 即 身 驗 証 涅 槃 大 道 時 , 才 能 真 正 擔 當 起 弘 揚 金 剛 禪 普 渡 眾 生 的 重 任 。 根 據   菊 美 多 杰 仁 波 切 、 王 信 得 師 尊 的 指 示 , 上 金 剛 禪 大 學 必 須 考 試 通 過 , 才 能 具 有 入 學 資 格 。 因 此 , 我 向 總 部 金 剛 禪 大 學 提 出 申 請 , 請 求 參 加 金 剛 禪 大 學 入 學 考 試 。 敬 請 金 剛 禪 大 學 惠 寄 考 試 卷 。 來 信 請 寄 : X 省 X 市 X 路 X 號 X X X X 所 X X X 收 轉 , 電 話 : 0 x x x - x x x x x x x 。

                    敬 祝

法 安

弟 子      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     
U                              
叩 拜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
19xx年x月x日